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就在阔叶城战事如火如荼之时,北郡也发生了一场不小的骚乱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,和司徒刑也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成郡王携带全部底蕴偷袭司徒刑,本想将他斩杀,谁曾想,最后却被刚刚突破的司徒刑大城重伤。

    虽然武道圣人身体活力要远超常人,但是实力下降的却是厉害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,让刘季看到了反噬的希望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这个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!”

    “我等现在骑兵,那成郡王必定无力镇压!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,这个北郡就是我刘家的天下!”

    刘季眼睛圆睁,满脸的亢奋。

    刘太公面色纠结的坐在那里,一时难以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!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们刘家和成郡王是姻亲,而且,还有同盟之约!”

    “我等此时反叛,恐怕会引来诸多非议!”

    刘季听到太公之言,脸色不由的微变,嘴巴下撇,从鼻孔中发生一声冷哼: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姻亲!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他是怎么想的,将一个远房亲戚收入府中,再以郡主之尊嫁给刘某!”

    “其心可诛!”

    “所谓盟约更是笑话,盟约最大的作用,就是用来撕毁的!”

    刘太公听到刘季之言,脸色也不由的微变,眼睛中更是流露出几分意动。

    毕竟,如同刘季所说,一但成功,整个北郡都是刘家的囊中之物,就算最差,也能够和司徒刑划江而治,南北对峙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刘家的势力,定然会好似滚雪球一般急速扩大。

    “阿爹!”

    “别犹豫了!”

    刘季见刘太公脸上流露出意动之色,心中不由的暗暗欢喜。

    不过,刘太公心中还是充满了犹豫。

    毕竟,收获大,风险也大,成功罢了,如果失败,整个刘家都会遭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此事,还应该从长计议才是!”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机不可失失不再来。”

    见刘太公满脸的犹豫,刘季的脸上不由的升起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“可是一旦失败,这诺大的北郡,都将没有我刘家容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我刘家数百年的基业,都将化为灰烬!”

    和刘季的贪功冒进不同,刘太公考虑的更多则是稳妥。

    毕竟刘家几百年的基业都在北郡,一旦失手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刘季见刘太公偏向于稳妥,脸色不由的大变,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出声,就被刘太公强制打断:

    “先祖创业斯始,举步维艰。几百年的时间才有这等家业,为父身为一族之长深感职责深重,每日都是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生恐辜负祖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常言说的好,逆水行舟不进则退!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些年的图稳,我刘家才慢慢的出现了衰败之色。”

    “北郡刘家已经从一流豪族,堕落成了二流豪族,在这样下去,恐怕用不了百年,我刘家将会脱离豪族之列!”

    刘季见太公不答应自己的要求,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说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孽畜!”

    听到刘季的嘲讽,刘太公的脸色不由的大变。洁白的胡须更是根根炸立,眼睛中更是浮现出恼怒之色。

    北郡刘家衰落在他的手中,一直以来是他心中最大的痛。

    也是他的逆鳞,任何人都不敢提及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刘季竟然如此赤果果的说了出来,刘太公岂能不生气?

    有心惩处,但又担心伤害到父子之情。

    而且,刘季现在已经有了官身,要论地位,还在他这个父亲之上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不处置,族长的威严何在?

    长此以往,谁还畏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太公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为难。

    好在,就在他左右为难之时,刘季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妥,毕竟大乾以忠孝治国,百姓对孝道更是重视。

    自己这般无状,不符合孝道。如果被御使之类知晓,必定会遭到弹劾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是刘季最不愿意看到的,急忙上前躬身行礼,面色诚恳的道歉。

    刘太公也借坡下驴,一场风波消于无形。两人还是父慈子孝。

    但是,两人心里都明白,隔阂已经产生。

    不是两人争权夺势,也不是父子反目,而是理念的问题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个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,我们真的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刘季刚出门,面色黝黑的程家兄弟就靠了过来,有些不满的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不算了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让本官弑父吧?”

    刘季心情本来就不好,见程家兄弟如此不识趣,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声音冷冽的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还请大人明鉴!”

    “我等兄弟怎么敢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?”

    程家兄弟见刘季勃然大怒,脸色顿时变得苍白,有几分喏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本官谅你们也不敢!”

    刘家见程家兄弟脸上流露出担忧害怕之色,这才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正如程家兄弟所说,此次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,真的就这么放弃,他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可是不放弃又如何?

    现在刘家的当家人是刘太公,而不是他刘季。

    就算底下人在拥护,也没有办法调动刘家的私兵。

    而且城中豪族,和刘太公都有深厚的交情,如果刘太公不同意,他们也断然不会相助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总不能真的弑父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季的眼睛顿时变得阴郁,全身上下更透露出一种肃杀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看着刘季的表情变化,程家兄弟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惊色,有些恐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不会是真的想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休要胡思乱想!”

    “本官那样做和畜生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看着程家兄弟担忧的目光,刘季急忙将那个危险的念头抛出脑海。

    大乾之人素来忠孝!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胆敢弑父,别说旁人,恐怕他的手下瞬间都会散去大半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能出此下策!

    既然不能来硬的,那么就只能来软了的。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季的目光慢慢变得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也许,可以这样做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