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脱力!”

    看着全身肌肉僵硬,好似木头人一般站立的司徒刑,年岁最大的鹰头祭祀脸色不由的大变。

    “赶紧将他抢来!”

    猪头祭祀等人也是大急。

    狼头祭祀和虎头祭祀对视一眼,两人不再犹豫瞬间窜出。

    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将司徒刑抢大寨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看着巫族的动作,无生道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太过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看来,巫族和司徒刑都是案板上的肉,根本就没有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没有和成郡王两败俱伤,说不得本真君还要有所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现在。。。”

    无生道人的嘴角不由的上翘,眼睛中更流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成郡王重伤频死!

    司徒刑也强不大那里去。

    百战刀法第十刀,岂是那么好挥出的?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金蛊虫分泌的神秘液体存在,恐怕,司徒刑的全身骨骼都会瞬间爆裂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他全身的力量也是贼去楼空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想要在一起,那么就一起去死吧!”

    洞天强者无生道人出手,造成的结果是毁灭性的。

    大地开裂,一道黑色的天堑,好似贪婪的舌头,卷向众人。

    两旁的建筑,更是摇晃倒塌,无数的木材在空中飞舞,最后好似雨滴一般砸落。

    巫族圣女,狼头祭祀等人满脸狼狈的后退。

    但是地面的晃动,让他们好似喝醉了酒,不停的摇摇晃晃,跌跌撞撞。。。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“巫族大寨是保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都撤到禁地。”

    巫族圣女看着不停摇晃,好似随时可能崩塌的大寨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”

    “禁地乃是我巫族的圣地,没有教主的允许,根本不能进入。”

    鹰头祭祀等人听到圣女的命令,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,但是随即又变得暗淡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禁地是历代教主坐化之地,没有教主的命令,任何人不能轻闯,否则以叛教处置!”

    其他祭祀眼睛中流露出意动之色,但是鹰头祭祀说的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我们根本不是天仙大能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样下去,我们会被灭族的。我想就算是历代教主,也不愿意看到此事发生!”

    看着固执的鹰头祭祀,巫族圣女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急色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冒犯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死,我等也不能违背先祖的命令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到圣女的话,鹰头祭祀的眼里闪过一丝意动,但是他最终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做出了殉道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决绝,甚至说有些偏执的众人。

    巫族圣女不由的气急,但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巫族教主的威严已经深入每一个的骨髓。

    他们打定主意不进入禁地,就算她是圣女,也没有办法强制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要有教主命令,你们就可以退入禁地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左右为难之时,已经没有发声的司徒刑,陡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鹰头祭祀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怀中有一封信!”

    “是上代教主的遗命!”

    “按照他的命令,他的传人,就是当代教主!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以教主的身份命令你们退入禁地,保存力量,以待日后!”

    听到司徒刑的话,所有人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,他们见司徒刑用的是百战刀法,还有红颜白骨功,他们心中已经有了几分判断。

    但是,司徒刑亲自说出来,这又是不同。

    “你是教主的传人!”

    鹰头祭祀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,满脸欣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有上代教主的遗嘱,还有令牌为凭!”

    一个巴掌大小雕刻着熊熊烈火的令牌,凭空出现在司徒刑手中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令牌,不论是鹰头祭祀,还是巫族圣女,都下意识的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巫族令牌!

    见令牌如见掌教!

    当司徒刑拿出令牌的一瞬间,众人心中再无疑问。

    上代教主突然陨落,传承令牌也落在了禁地之中。

    没有进入闭关密室的人,是绝对没有办法得到令牌的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,司徒刑的身份再也没有任何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等见过当代教主!”

    “教主圣安!”

    一个个巫族的战士,祭祀跪倒在地,声音肃穆。

    更有人老泪纵横,终于等到这么一天了。

    巫族教主重新出世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众人兴奋之时。

    高耸的大寨瞬间倒塌,不少巫族之人躲避不及,被崩塌的杂物掩埋。

    巫族之人有些惊恐的抬头,只见无生道人悬浮在空中,一个巨大的洞天在他的背后张开。

    无穷无尽的吸力传来,无数的巫族人直接被吸入黑洞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看着肆无忌惮掠夺的无生道人,不论是巫族圣女,还是巫族祭祀都眼角崩裂,满脸的愤恨。

    “我以新任教主的名义,命令!”

    “巫族之人全部退入禁地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无比强大的无生道人,知道现在不是犹豫之时,急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看着鹰头祭祀等人有些迟疑。司徒刑不由的大怒: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不承认我这个教主,还是说想要违背我的命令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!”

    看着豁然色变的司徒刑,不论是鹰头祭祀,还是其他人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。急忙跪倒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“都退入禁地!”

    “本教主今日发誓,今日之仇,我们迟早会报!”

    司徒刑全身肌肉僵硬,脸色异常难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巫族祭祀也知道事不可为,咬着后槽牙大声诺道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指挥下,一个个巫族子嗣通过密道,逃入禁地之中。

    无生道人,也发现了不妥,想要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但是巫族之人岂能让他如意,无数的巫族战士,根本不顾及牺牲,好似发疯一般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给无生道人造成伤害,但是却阻拦了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看着一个个被无生道人轻松捏死的武士,巫族之人不由的心中滴血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族内最强大的战士,就这么没了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更是心痛,恨不得立即出手斩杀无生道人,但是他的肉身力量早就透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巫族金蛊虫,恐怕早就崩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无恨恨的说道:“如果本官的肉身恢复如初,哪能让无生道人在此放肆!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体型较小,却异常秀丽的巫族圣女,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