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巫族金蛊!

    看着周体金黄好似黄金铸造的蛊虫,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这个蛊虫肥肥胖胖,好像家里养的蚕虫,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可爱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这个想法很快就改变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蛊虫张开了自己尖锐,好似匕首的巨锷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随着重重的一口,司徒刑的心脏上竟然多了米粒大小的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司徒刑体质异于常人,恐怕这一下,就能让他心悸而死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司徒刑的眼睛也收缩成一条直线,脸上的惊恐之色更浓,眼底深处更有着说不出的绝望。

    巫族金蛊虫!

    没有想到,在那个盒子当中,放的的竟然是一枚幼年生的巫族金蛊虫。

    巫族善于养蛊虫。

    而其中,名声最大,也最凶恶的,就是巫族金蛊虫。

    巫族金蛊是蛊虫之王。所有的毒虫,都没有他们凶恶。

    它们通体好似黄金,速度极快,常人肉眼根本难以捕捉,就算是武道圣人,不小心也有可能被他们暗算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就算是巫族的人,也是谈金蛊虫色变。

    而且,巫族金蛊只吃武者心血,培育非常困难,就算真的捕捉到,能够存活下来的也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吱!

    肥肥胖胖,像是蚕虫,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可爱的金蛊虫在司徒刑的心脏内不停的翻滚,肉嘟嘟的头上,伸出两个大大的獠牙。

    好似吃桑叶一般,不停的撕咬司徒刑的心脏。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苍白的站在那里,全身哆嗦,恨不得将自己心挖出来,噬心之痛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!

    这巫族金蛊虫实在是太过恶毒。

    这是要将自己的心脏生吞活剥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体外,司徒刑最少有十多种办法炮制他,但是他现在却在自己的心脏中,就像是进了铁扇公主肚子的孙猴子,根本奶合不了他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,就要被活活的咬死在这里?

    司徒刑脸色苍白,眼睛中透着绝望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打算束手就擒,太上炉鼎经被他高速运转起来,一抹赤色,好似岩浆的力量在司徒刑的经络中逆行。

    这是太上炉鼎经的力量,虽然是内息,但是温度要远超普通火焰。

    也就是司徒刑已经成就武道宗师,经历过易筋洗髓,否则,常人的经络根本承受不住这种高温。

    赤红好似火焰的内息,扑打在他的身上,金蛊虫只是有些茫然的抬头,好像不明白,四周的温度为什么会突然提高。

    对于好似火焰一般的内息,他本能的感到一阵厌恶。

    冰冷的眼睛中,也多了几分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吱!

    金蛊虫好似不满的鸣叫着,身体更是烦躁的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看着金蛊虫的表现,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蛊虫类生物,都怕火。

    而且金蛊虫周体金色,按照五行来说,应该属于庚金,太上炉鼎经的属性是火,火能克金。

    所以,巫族金蛊虫在红色的内息中,流露出难受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出乎司徒刑意料之外的,金蛊虫扭动身体一会之后,竟然慢慢的适应。。。

    他的头很快又垂下,张开好似匕首的双锷不停的开合,继续吮吸司徒刑的心血。

    别看他身体很小,但是胃口却是很大。

    不过瞬息,司徒刑的心血已经被他喝掉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恐怕用不了多久,司徒刑就要灯枯油尽,陨落当场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看着毫无影响大吃特吃的金蛊虫,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不过,最让他感到恐惧的是,金蛊虫进食的速度明显加快。按照这个速速,他的心血很快就会被金蛊虫榨干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,也救不了他的性命,想到这里,司徒刑眼睛中的急色不由的更浓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这个蛊虫怎么这么难缠,就连太上炉鼎经都对他没有任何效果?”

    “按照道理说,不应该啊!”

    “金蛊虫五行属于金,太上鹿鼎经属于火,火能克金。为什么会没有效果?”

    巫族金蛊虫不知道司徒刑心中如何想,就算知道它也不会在乎,它现在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大吃特吃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因为大量失血的关系,司徒刑的脸色越发的苍白,就连皮肤也失去了玉石一般的光泽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司徒刑因为自己注定要陨落之时。

    体内一直没有动静的大蛇吞天功竟然诡异的自己运行起来。

    一抹灰色,近乎透明的气息好似风一般,无形无质,却充满司徒刑身体的每一寸角落。

    特别是经络,本来就十分炽烈的火焰,在大蛇吞天功的催动下,变得异发的汹涌。

    红色的焰火,更是趋于亮白色。

    巫族金蛊虫好似感受到了威胁,胖乎乎的头颅高高的抬起,碧绿色的眸子中流露出恐吓的神色,并且发出一种急促的吱吱声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看着巫族金蛊虫的反应,楚平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不怕你乱动,就怕你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原来,大蛇吞天功才是你的克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,沉下心思,加快大蛇吞天功的运转。。。

    灰色的气息越发的浓郁,好似蝉虫的巫族金蛊虫反应越发的激烈,到最后,它更是好似见到了天敌,畏惧的低下头颅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看着巫族金蛊虫的反应,司徒刑的眼睛顿时亮起。

    大蛇吞天功是上古大教天蛇的无上功法,而巫族是天蛇教的残部,他们的功法和天蛇教可以说是一脉相承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大蛇吞天功才能克制蛊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不在犹豫。灰色的能量好似排江倒海一般冲向心脏区域。。。

    周体金黄,好似黄金一般明亮的蛊虫,好似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险,竟然顾不得吞噬心血,而是嘴巴大张,吐出一根根金色,好似蚕丝近乎透明的丝线。

    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结成一个大大的蚕茧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圆睁,嘴巴大张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这是打算,在我的心脏内安营扎寨了?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