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沼泽术!”

    “缠绕术!”

    “泥泞术!”

    因为要阻拦司徒刑等人前进的速度,所以玉清道人非常默契的使用缠绕类的法术。

    司徒刑只感觉脚下泥土一湿,瞬间变得泥泞起来,更有一个泥土大手,死死的攥着他的脚踝,不让他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人定然会惊慌失措,但是他可是宗师武者。

    这点小小的泥泞岂能拦住他?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司徒刑身上的罡气席卷,不论是泥泞之地,还是黄色的大手被瞬间震碎。

    玉清道人并没有感到意外,一个个法术好似不要命的抛出。

    赤红的火焰!

    绿色的藤条!

    寒气刺骨的冰霜。。。瞬间裹挟而至。

    就算是司徒刑气血强大,身上也不免出现了一层白雾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能阻挡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宗师级武道强者,全身气血炽热起来,不亚于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,少许严寒又能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手掌大张,向前一探,好似遮天魔手一般。不论是无形的水火,还是有形状的岩石,藤条尽数被他攥在手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随着一声闷响,所有的一切,都彻底的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你们统统该死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阴郁的看着前方,不论是冯宝华,还是其他玉清道的弟子,只感觉自己被一头蛮荒凶兽盯住,全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战栗。

    心中更有着说不出的畏惧之情,不过他们也知道,就算在害怕也不能退去。

    因为那样,只会死的更快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炼体的宗门武士趁机冲出,挥舞好似山峦一般沉重的刀剑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,还没等他们手中刀剑落下,就被司徒刑身上的罡气震飞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司徒刑的拳头好似山峦一般沉重。

    每一次落下,必定有一个或者是几个宗门武士被轰成肉泥。

    别说是玉清道的弟子,就算是隐藏在后方的大长老脸色也不由的大变。

    司徒刑竟然恐怖如斯!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成郡王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到,在这样下去,宗门的种子都会被司徒刑斩杀殆尽。就算最后,将司徒刑击杀在这里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大长老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急色。

    旁边的众位长老,也是一脸的苦涩。

    玉清道接二连三受到重创,不仅高端战力玉清老道陨落,就连天才弟子也死亡大半。

    现在的这些弟子,是他们最后的种子,也是最后的希望,每一个都是宝贵无比。。。

    “不能在这样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诸位师兄,诸位师弟,是我等出手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大长老看着一个个弟子陨落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心痛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长老自然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他们也知道,个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抗衡司徒刑,想要阻止他的屠戮,必须将所有人的力量凝聚在一起。共同发作!

    “寒风肆虐!”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共同发动,一道道青光从他的手中冒出,最后在空中形成一道刺目的光柱。

    冯宝华等弟子看到空中的光柱,竟然不顾司徒刑等人,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是大规模的法术!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小心!”

    看着玉清道弟子的反应,吕太公等人心中不由的就是一惊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他们做做出反应,空中已经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只看空中天色陡然变得暗淡起来,一朵朵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司徒刑下意识的停住脚步,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空中凝聚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声,苍穹好似破开一个大洞。刺骨的寒风裹挟着晶莹的白雪从坡口中肆虐,好似银河一般倒灌而下。

    不论是空间,时间,还是苍穹,亦或者大地,都好似被寒风冻结。

    寒风还没临身,司徒刑全身气血就有一种想要凝结成冰的感觉。。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看着气势惊人的咒法,司徒刑的脸色不由的微变。

    他全身气血升腾,头顶的精气狼烟凝聚。

    这样的寒流,根本不可能将他冻伤,但是他身后的众人却没有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如果不做处置,恐怕不论是吕太公还是其他人,都很难扛得住!

    真是阴损!

    没想到,玉清道的人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。

    不过,这股寒流虽然可怕,但是,并不足以让他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大蛇吞天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亮起,全身精气升腾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更是诡异扭曲,一块块肌肉膨胀收缩,好似一片片鳞甲开合。

    两条好似铁柱一般坚硬的手臂更是诡异的交叉大张,远远的看去,就好似一条巨蟒的张开的大嘴。

    斯!

    斯!

    斯!

    司徒刑背后更是有气血升腾,形成一条巨大的蟒蛇,形成吞天之势。

    鲜红分叉的信子突出发出蛇类特有的嘶鸣声。

    大长老等人听到那个声音,脸色不由的难看起来。他们知道,这种嘶鸣声,并不是司徒刑口技了得。而是他已经掌握了吞天巨蟒的神韵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的拳势中自然而然的,就带了一种蛇类特有的嘶鸣声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的拳意不是遮天魔手还有七杀刀意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又掌握了吞天巨蟒的拳势?”

    大长老看着空中,嘴巴大张,想要吞天的大蛇,脸色不由的大变,有些愤恨,又有些无奈的咒骂道。

    在上古传说中,有巨蛇名吞天,最是贪婪,整日嘴巴大张,想要将天地吞噬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传说中的生物,一旦长大成熟,虽然不至于吞掉天地,但是见日月吞掉却是正常。

    有一次他真的将太阳吞掉。

    上古数月未曾见到日光,大地陷入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还是上古人王,联合诸多部落勇士,共同出击,才将这头大蛇击败。

    太阳重现光芒!

    司徒刑已经掌握了吞天巨蟒的拳意。

    自然也有吞噬日月之能。。。

    大长老等人联手,制造的法术虽然强大,但终究比不得空中的日月。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,众人只见一条大蛇腾空,嘴巴大张,深深的喉管好似深不见底的黑洞。

    不论是苍穹,还是日月,亦或者是冰霜寒气,都被他瞬间吞噬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司徒刑调动吞天拳意的时候,巫族大寨之中,那条连绵不知几千米长的白蛇,紧闭的眼睛陡然睁开。。。猩红的眸子中竟然流露出一丝难掩的喜色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