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听到大长老询问,冯宝华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,满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巫破天本是世上少有的天骄,也是先秦之后,历代教主中最强大的存在。。。。更有可能打破桎梏,成为半步虚空!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他太重情。”

    “谁也没想到,最后他竟然死在自己的圣女手中,真是让人不免唏嘘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死的好!”

    “如果巫破天不死,我等岂不是更无机会!”

    听着冯宝华的感慨,大长老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愤恨之色。

    “巫族之人,统统该死!”

    “他们以为救了本长老,就能对我呼来喝去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等本长老成为地仙高手,一定让他们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现在先忍上一段时间,以后,有他们好看!”

    冯宝华看着大长老阴狠的目光,身体不由的一僵,心中更是浮现出一丝恐惧。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大长老,可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大长老谨慎的看一眼四周,并且用灵识仔细的观察半晌,没有发现任何被监视的痕迹,他这才一字一顿的说道:

    “巫族人实在是太小看本长老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将本长老当做一条狗,呼来喝去,岂不知本长老一直都在谋划他们的基业!”

    “你可曾听说过鸠占鹊巢?”

    “鸠占鹊巢?”

    冯宝华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“此事怪不得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词语记载于儒家典籍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诗经召南鹊巢:“维雀有巢,维鸠居上。”阅微布谷鸟布谷鸟草堂笔记如是我闻四:“我自出钱租宅,汝何得鸠占鹊巢?”诗经小雅黄鸠:“黄鹊威威,禽鸠亮亮。将之浮云,佐其树渊。”

    “鸠占鹊巢”成语里的两种鸟,鹊和鸠,其中争议比较小的是鸠,这里的鸠不是指鸠鸽类的斑鸠。而是指俗称布谷鸟的一种杜鹃,古称鸤鸠。陆玑撰毛诗陆疏广要说:“鸠,鸤鸠也。今谓布谷。”诗经曹风里也有用鸤鸠四处下蛋,来比喻儿子不在身边的篇章:“鸤鸠在桑,其子在梅鸤鸠在桑,其子在棘鸤鸠在桑,其子在榛。””

    听着大长老的解释,冯宝华的眼睛慢慢的亮起,有些兴奋的说道:

    “长老的意思是,我玉清道就是鸠,而巫族就是鹊?”

    见冯宝华体会明白自己的想法,大长老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难掩的兴奋: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巫族虽然是天生的战士,但是心思却粗鄙不堪。。。只要我等将巫族祭祀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在略施小计,就可以让他们自我攻伐,等他们元气大伤之时,我等在突然杀出,坐收渔利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接收了巫族的千年基业。何愁我玉清道不能重振?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巫族的祭祀手段十分的诡异,而且他们的祖神十分的强大,我等根本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虽然大长老的计谋非常的精彩,但是冯宝华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没底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本长老岂会不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一直隐忍到现在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司徒刑的到来,倒是让本长老看到了一丝希望!”

    大长老被冯宝华质疑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不由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长老,那司徒刑现在有大秦金人傍身,非是弟子等畏死,而是悬殊太大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到大长老的话,冯宝华的脸色顿时大变,满脸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收起那点小聪明!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思本长老还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会让你们和司徒刑硬拼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苦涩,眼睛中带着恐惧的冯宝华,大长老的嘴角不由的上翘,嗤笑一声,有些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心思被戳破的冯宝华脸上不由的一僵。不过,大长老显然不想追究,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:

    “司徒刑虽然强大,但却并非无敌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此人行事太过高调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!”

    “你想办法通知成郡王,以及无生道的掌教,我想他们对于司徒刑定然非常感兴趣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长老!”

    “弟子还是有些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成郡王因为政见不合,和司徒刑关系紧张,但是这和无生道又有什么关联?”

    冯宝华有些迟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无生教虽然也是宗门之一,但是因为喜欢蛊惑人心,每一代教主都想要造反,所以名声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就算是宗门中人也不愿意和他们有着太多的联系。

    所以冯宝华本能的不想和无生教有所牵连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无生教的人都是疯子!”

    “他们所谋甚大。”

    “每当朝廷动荡,国祚不稳之时,无生道的人就会揭竿造反!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历代朝廷对于无生道一直都是打压。恨不得将他们斩草除根。。。就连宗门中人对他们疯狂的举动也多有非议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没有办法,本长老也不愿意和他们有所瓜葛!”

    大长老仿佛知道冯宝华心中所想,面色冰冷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长老圣明!”

    “是弟子多想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冯宝华见大长老脸上有几分不悦,急忙上前请罪道。

    “罢了!”

    “此事也怪不得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无生道人的确让人头疼!”

    “你有所不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无生道和司徒刑也有过节,而且是天大的过节!”

    “当年无生道的人在知北县安插了刘子谦作为内应,想要借着天下大乱,夺取大乾和外域的咽喉之地!”

    “只是没有想到,到最后还是司徒刑技高一筹,不仅将知北县尽收囊中,并且将刘子谦斩杀当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罢了!”

    “就连无生道的一位实权长老,也莫名其妙的失踪!”

    “后来经过仔细勘察,司徒刑和长老的失踪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无生道恨不得杀司徒刑以后快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