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听司徒刑询问不死丹的事情,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随即流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司徒刑阳寿不多的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乾帝盘才对他多加纵容。。。

    毕竟,就算司徒刑再惊才艳艳,再雄才大略,终究是一个必死之人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个,在诸多藩王中,乾帝盘最忌惮,也是最不忌惮的就是司徒刑。

    吕太公将吕雉嫁给司徒刑,想要她赶紧孕育子女,未尝没有摘桃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,司徒刑去世后,他现在的一切,都会由他的子女继承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自己大可借助妻族的身份把持朝政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朽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秦帝政驾崩后,巫行云就不知所踪,有人说她死于战乱,也有人说她隐姓埋名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的都有,家祖的手札中也没有详细的记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在十万大山中,有一群巫族,自称是巫行云的后人。。。有人借此推测,巫行云当年并没有死在乱军之中,而是到了蛮荒!”

    “毕竟,蛮荒才是天蛇教的大本营。”

    吕太公看了一眼满怀心事的司徒刑,声音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等找到巫行云的后人,请他出手,定然能够解除阔叶城之危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唤醒阔叶城横死的百姓,以及修筑阔叶城的死囚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以夷制夷!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自己征伐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哈米尔王残暴,在世之时,对百姓进行了残酷的镇压,并且发动几十万死囚修建阔叶城!”

    “城池完工之日,剩下之人不过数千!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不是被杀害,就是被活活的累死。。。当时的阔叶城,可以说是家家戴白。”

    “论残暴程度,哈米尔王还在秦帝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等唤醒那些冤魂,就算哈米尔王强大无敌,也难免被怨念缠身。。。”

    吕太公眼睛不由的一亮,满脸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的确可行!”

    听到吕太公的描述,司徒刑的眼睛渐渐的亮起。有些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,这个巫家后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需要担心!”

    “随着我知北城的兴起,和蛮荒交流日多!”

    “老朽家中世代通商,在蛮荒中有不少朋友。只要用心打探,几日必定会有音!”

    吕太公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拜托老丈了!”

    司徒刑见吕太公将此事烂了过去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喜色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愿意为大人分忧!”

    吕太公见司徒刑的态度和煦了不少,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隐晦的欣喜。

    现在对他来说,重新获得司徒刑的信任,到权利核心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一身红衣,艳若桃李的吕雉飘然而至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阔叶城的事情可有了对策?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点头,眉宇之间的愁色渐去。

    “你来看看这个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将手中的文牍推了过去,笑着问道:

    “现在知北城已经成为周边八县的核心,每日都有大量客商云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提议减免税赋,将北郡的商人也吸引过来。。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听到司徒刑询问,吕雉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虽然是女子,但却不是没有见地之辈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司徒刑误会,一直以来,她都对各种政事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司徒刑也明白这个道理,轻易不会和她谈论政务。

    今日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司徒刑为什么会主动询问自己的意见?

    是无意,还是试探?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你决断就好!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一个妇道人家,不懂得军国大事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司徒刑究竟有什么打算,但是吕雉还是本能的拒绝的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什么大事,随便聊聊!”

    “以后有时间,我会多和你说说这些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吕雉谨慎的模样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婉儿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吕雉有些茫然的看着司徒刑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不明白,司徒刑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要知道自古以来,为王为帝者,最担心的就是后宫干政。

    前车之鉴,后车之师。

    本朝帝王对于此事更加的防范,因为担心妻族干涉朝政,皇子幼年之时,被统一收养,根本不许和嫔妃见面。

    长大之后,亲政之前,嫔妃也不得参与政事。

    但有违反者,轻则训斥,重则为先帝殉葬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看似残忍的祖训,才保证了大乾三百年江山不至于丧于妇人之手!

    司徒刑鼓励吕雉参与政事,这简直是一反常态,由不得吕雉不多想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阴人不得干政!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乾的祖训。吕雉身为女子,不敢做这等牝鸡司晨之事!”

    吕雉见司徒刑不好似开玩笑,急忙推辞道。

    “牝鸡司晨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这个词用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本官却不这么看,也许千百年后,男女将会平等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将不再是男人的附庸,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!”

    “男人能做到的事情,女人也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微微一笑,好似畅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真会有那么一天么?”

    听着司徒刑的话,吕雉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炽热,有些希冀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肯定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本官的话,你也不信?”

    司徒刑重重的点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生在那个年代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可惜!”

    吕雉满脸羡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是可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文章,上,你尽管拿去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微微一笑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爹胡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吕雉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,有些小心的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看着吕雉担忧的神色,司徒刑不由轻轻的摇头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和太公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“让你接触政事,是本官自己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吕雉有些担忧的看着司徒刑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