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长城修在高山峻岭之间,蜿蜒曲折好似长龙!”

    “用青石垒成,坚固无比,怎么可能被一个女子的几滴泪水哭倒?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长城也不会被称为铜墙铁壁了!”

    听着吕太公的解释,司徒刑不由轻轻的点头。

    大秦动员百万民夫,耗时十几年,修成的堡垒,怎么可能那么的脆弱?

    不过,他的心中还有着难免的好奇。既然长城不是被孟姜女哭倒,那究竟是怎么崩塌的呢?

    “那长城为什么会崩塌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说来就要久远了。。。。上古时期的纪元之子,并不是三皇五帝,也不是广成子,云中子等宗门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是一条大蛇!”

    “这条大蛇,身形蜿蜒曲折有万里之长,而且,他的身形像极了今天的道字!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也有人将她成为大道之子!”

    吕太公眼神幽幽,流露出忆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道之子!”

    “天蛇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。旁人可能不知道天蛇的存在,但是他怎么可能不了解?

    要知道他的根本典籍就是天蛇吞息功,每日每夜都要观想天蛇的道韵。。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上古的时候,天蛇才是最强大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三皇五帝,还是宗门大能,都没有办法和他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随着人族的崛起,妖族的泯灭,在有心人的遮掩下关于天蛇的记载也慢慢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天蛇最后一次出现,是在中古,老冉观天蛇而悟道!”

    吕太公以为司徒刑不知天蛇的由来,详细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也拆穿,乐意吕太公误会。

    “老冉以天蛇为师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宗门虽然再三否认,但是,老冉当年的确观天蛇而悟道!”

    “后来,老冉将心得传给孔丘!”

    “孔丘结合仁爱思想,创立儒家!”

    “从这个角度来说,道家和儒家,都和天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不夸张的说,天蛇才是亘古以来,最强大,最不朽,最本源的存在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获得了他传承,定然能够成佛作祖!”

    吕太公满脸的恭敬之色,有些艳羡,又有些遗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中古之后,天蛇破碎虚空而去,从那以后,就在也没有人见过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辈最遗憾的地方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中古之后再无破碎虚空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老冉和孔丘就没留下传承么?”

    “梦神机已经半步虚空,未尝不可能再进一步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吕太公的讲解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本以为吕太公不过是老生常谈,却没有想到,吕太公竟然知道如此辛密。

    “老冉和孔丘的确有传承,只可惜传承出现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老冉的太上鼎炉经和孔丘的微言大义,一个不知道所踪。一个遁入界。”

    “常人根本没有资格修行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老冉的道是老冉的道,孔丘的道是孔丘道,并不是众生的道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半步虚空和破碎虚空,虽然只有一线之隔,但却是天壤之别!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梦神机,洪玄机,还是我们的陛下乾帝盘都已经抵达这层境界,但是想要捅破这层窗户纸,却是千难万难!”

    “不知多少人穷极一生,都在寻找大道!”

    吕太公听到司徒刑的询问,不无感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,实在是太难!”

    “老冉之后,道家只有庄梦蝶体悟大道,破碎虚空而去!”

    “孔丘之后,儒家也只有孟轲成功脱离樊笼,打破虚空,见到神灵!”

    “其他百家,再无人破碎虚空,悟道之难,可见一斑!”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那些羽化真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破碎而去?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那不过是宗门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!”

    “破碎岂能那么容易?”

    “羽化的人,大多转世,度过胎中之谜后,会被宗门重新迎山中修炼。这也是宗门每一代都有惊才艳艳弟子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的人不想要兵解转世,在宗门的帮助下,谋得一尊神位,享受百姓祭祀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不论是转世之人,还是封神之主,都算不得解脱。最终还会陨落,不能长生久视!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唏嘘的吕太公,司徒刑的脸上也不由的升起感慨之色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说,破碎之路实在是艰辛。

    千余年来,天骄无数,惊才艳艳之辈更是如同过江之鲫。

    但就是如此,只有两人破碎。

    这样的难度,真的让人感到绝望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司徒刑的心智早就磨砺的好似磐石一般,岂会因为吕太公的几句话就动摇。

    既然,只有两人破碎,那么我司徒刑必定是第三人!

    吕太公看着司徒刑明亮的眼睛,不由暗暗的点头,虽然他不认为司徒刑有破碎的可能,但是,这份心境是值得肯定的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种不怕打击的人,才能够成就一番大业。

    “太公,你还没告诉我,这些和长城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上古时期,有一个神秘的部落,他们崇拜天蛇,并且用天蛇作为整个部落的图腾!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首领非常的聪明,曾观天蛇而悟道,不过他不论从见识,还是智慧上,都比老冉差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他并没有破虚而去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他留下的经典天蛇吞息功可是无上经典,论地位,恐怕不再老冉的太上鼎炉经,孔子的微言大义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,中古纪元来临,上古的部落文明慢慢的被百家文明所取代!”

    “这个神秘的部落,也变成了中古大教天蛇教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司徒刑重重的点头,在他的传承中的确有这方面的记载。

    秦帝嬴政觊觎天蛇教的传承,裹挟百家,共同讨伐。。。

    天蛇教圣女巫月耗尽自己的生命,为天蛇教留下一丝传承!

    吕太公的讲述虽然有些出入,但是大体上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天蛇教虽然灭亡了!”

    “但是天蛇教的种子却发芽了!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