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父亲,你别生气,是我喊大妹赏花的!”

    见吕素脸上流露出委屈之色,吕雉急忙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见大女儿上前,吕太公也不好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吕雉和吕素不同,自幼性格刚毅,有主见,就算是自己,也很难说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样,她也不会顶着压力,和司徒刑缔结百年之盟。

    “大女,你和为父来一下,为父有话要嘱托你!”

    看着柔柔弱弱的二女吕素,吕太公心中不由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二女儿,和吕雉简直是两个模板,整日柔柔弱弱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吕雉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吕太公,但还是顺从的和他来到假山之处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不知何事唤女儿前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!”

    “你给为父说句实话,你和司徒大人有没有肌肤之亲?”

    吕太公眼睛灼灼的看着女儿,逼问道。

    听着吕太公的问话,吕雉的脸色顿时变得赤红,哪有这样问女儿的。

    “有还是没有?”

    吕太公也知道这样问话有些不妥,但是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些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你把女儿当做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“你把司徒大人当做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“在没有拜堂成亲之时,我等绝对不会做有违背礼法的事情!”

    吕雉本不想答,但是吕太公不停的追问,只能有些扭捏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,吕太公不仅没有流露出欣慰的表情,反而有些失落的重重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阿爹!”

    “你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吕雉顾不得羞涩,有些好奇的看着吕太公。她知道,其中必定有了什么样的变故,否则,太公不会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刚才为父在司徒大人那里看到了一道乾帝盘的圣旨!”

    吕太公知道吕雉素来聪慧,隐瞒肯定是隐瞒不住,索性敞开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中的内容对女儿不是很有利?”

    吕雉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圣旨上敕封司徒大人为藩王,并且以公主下嫁!”

    吕太公声音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吕太公之言,吕雉的眼睛不由的一缩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公主下嫁!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知道,阿爹为什么如此焦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乾帝盘的公主地位尊贵,远在我等商贾之上。一旦公主下降,必定是正妃,就算司徒大人对你在是宠爱,也没有办法改变此事!”

    “好在,现在公主还远在神都,只要你和司徒大人有了肌肤之亲,在怀上贵子!”

    “阿爹在外面奔走,联合本地豪族,你的地位必定安如泰山,就算公主下嫁入府,也奈何不了你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吕雉没有想到吕太公竟然说的如此露骨。心中难免羞涩,不过,她并不是普通平常女子,否则司徒刑也不会将她带在身边,耳提面命。

    “阿爹说的,的确是一个上策!”

    “但是,司徒大人乃是一个谦谦君子,不会做有悖礼法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公主出身皇族,背后势力之大,远非我等可比。恐怕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女儿你虽然聪慧,但终究没有经过太多沉浮!”

    “皇族固然势大,但是我等也是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你背后不仅有吕家,还有地方豪族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司徒大人也必定会多加照拂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生下长子,阿爹必定会想办法将他推上世子宝座!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吕太公已经为没有出生的外孙进行谋划。

    乾帝盘何尝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现在的司徒刑已经有了几分反心。并且形成尾大不掉之势。

    公主下嫁,固然有驱狼吞虎之心。

    但也有另外一重想法,那就是扶持自己的外孙登上世子宝座。

    只要这样,大乾皇族和北郡之间就有了一个天然的纽带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将不利的局面,变成有利的局面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的前提是公主有身孕,并且诞生麒麟儿。

    可以说,就在乾帝盘决定公主下嫁的那一瞬间,北郡的布局就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不知道,公主尚未下嫁,府宅之中已经开始了诸多谋算。

    不论是以吕太公为代表的本地新兴豪族,还是乾帝盘为代表的老牌皇族。

    都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布置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更何况,司徒刑现在家大业大,觊觎之人更多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,就是秉持公心,将一碗水端平,只有这样才不会出现狗血宫斗剧,以及兄弟阅墙的惨事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吕太公顶着黑眼圈进入花厅,满脸的疲惫之色。

    “给太公上茶,上好茶!”

    看着吕太公脸上的疲惫,司徒刑的心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感动,不用问,吕太公定然挑灯夜战,否则不会疲倦至此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!”

    吕太公看着司徒刑眼睛中的感动,心中不由的升起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疲惫之色,是挑灯夜战的关系。但是何尝不是他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效果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吕太公也是聪明之人,自然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。

    就坐之后,丝毫不提辛苦,反而直奔主题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老朽昨夜翻看先祖手札,已经找到了答案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看着吕太公自信的笑容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亮,有些兴奋的追问道:

    “太公辛苦,还请速速说来!”

    “启禀大人!”

    “先祖在手札中曾经记载过类似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当年,秦帝嬴政派百万农夫修建长城,尸骨累累,饿殍遍野,更有传言,长城之下,全部都是累死的白骨!”

    吕太公没有买关字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的确有这样的传闻!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点头,满脸认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,此事和阔叶城又有何等联系?”

    “先祖在手札中曾经记载了一段轶事!”

    “当年修建长城之时,有一个民夫叫做闻喜良,他有一妻,名为孟姜女!”

    听着吕太公的讲述,司徒刑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“孟姜女哭长城?”

    “大人也知道这个轶事?老朽还以为这段秘闻,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呢。不过在先祖的记载中,长城不是被她哭倒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吕太公的眼睛不由大睁,有些震惊好奇的说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