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计划非常的完美。

    但是,哈密尔王的出现,彻底让他的算盘落空。

    要说不恼怒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且,哈米尔王的不死大军非常难缠,按照传统的兵家手段,根本没有办法抗衡。。。

    这也是司徒刑无比头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对于鬼神!”

    “兵家和朝廷自古以来,都是以龙气镇压!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因为有龙气的关系,不论是阴间的鬼神,还是深山的妖邪,都不敢太放肆。。。只有等龙气衰弱,国家大乱之时,才敢冒头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大家常说的,国之将亡,必有妖孽的原因!”

    吕太公听到司徒刑的话,轻轻的捋着胡须,眼睛幽幽好似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朝有圣人,妖孽不生!”

    “当今虽然算不得圣人,但也是雄才大略之主,龙气好似水煎油烹一般。妖孽根本不敢放肆,就算偶尔有几个小妖,也成不了气候!”

    听到吕太公的话,司徒刑不由重重的点头,满脸的认同。

    “只是,这阔叶城乃是乌兹国国土,我大乾龙气根本没有办法下垂!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哈米尔王才敢如此的放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大人所言极是!”

    吕太公重重的点头。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兵家先辈,将兵家血勇之气和符咒结合起来,形成专门克制妖邪的箭枝!”

    “这次远征的兵马,被阔叶城所阻,伤亡很大!”

    “虽然还能形成血云,但是只能自保,根本没有办法攻入内城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眉头紧皱,吕太公所言之法,他何尝不知,但是,几万兵马的气血,根本没有办法将鬼气点燃。

    而且,阔叶城因为修建的时候,加入了大量的骨血,就是一座鬼城。

    普通的气血,根本没有办法浸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本来自信满满的吕太公,眼睛中也流露出了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阔叶城的邪门,远超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一座铁城,不如说是一座用尸骨垒起来的鬼城。

    “今日请你过来,就是为了此事!”

    司徒刑示意下人上茶,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,满脸的头疼。

    吕太公的表情也比他好不了那里去!

    棘手!

    实在是太棘手了!

    “难道太公对此也没有办法?”

    看着吕太公紧皱的脑门,司徒刑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好,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难!”

    “阔叶城本就是一座鬼蜮,现在又有哈米尔王和他的数十万鬼军坐镇!”

    “别说我等只有几万兵马,就算几十万兵马结成阵势,共同推动气血,恐怕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破城!”

    虽然感觉有负所托,但是吕太公还是决定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只要攻下阔叶城,乌兹国就是我等掌中之物,这样放弃,着实不甘!”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难看的坐在那里,有些不甘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没有别的办法,也只能如此了!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等下次乌兹国有了戒备,我等就不能这般轻松了!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司徒刑不甘心,吕太公更不甘心。

    吕太公虽然因为刘季的事情,被司徒刑排除在政治核心以外。以前亲密的故友,也慢慢的和他变得疏远。

    如果是常人,恐怕早就一蹶不振,或者是自暴自弃。

    但是,吕太公却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反而,他将所有人的希望,都放在吕雉的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说,现在谁最想促成吕雉和司徒刑的婚事,那一定非吕太公莫属。

    吕太公打算的更加长远。。。

    他要为未来的外孙铺路。。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,司徒刑的一切,在他看来,最后都会变成他外孙的,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吕家的资产。

    所以,听司徒刑有放弃之意,他比谁都着急。

    放弃!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?

    听到司徒刑的话,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一缩,急忙站起,有些焦急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莫要着急!”

    “等老朽府邸查查先祖的记载,总有办法解决!”

    “也罢!”

    “也罢!”

    “有劳太公了!”

    看着吕太公焦急的神色,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不明白,对于此事,怎么吕太公比自己还要上心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吕太公自告奋勇,他自然不会打击积极性。

    “请大人静候佳音!”

    得到了司徒刑的允许,吕太公的紧提着的心顿时放心。

    对于能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吕太公并不太担心。。。。

    吕家可是上古王族,更有吕尚,吕不韦这样的人杰圣人,虽然中古之后,因为得罪人王导致家道中落,但是吕家的底蕴,丝毫不在一些世家之下。

    家族所藏典籍,说是汗牛充栋一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正是这样的底蕴,才给了他无比的信心!

    心中有事情的吕太公不欲多留,和司徒刑寒暄几句之后就起身告退,没想到,在后花园,竟然正好遇到吕雉,吕素姐妹。

    两姐妹的打扮都非常艳丽,站在花丛之中,竟然有人比花娇之感。

    司徒刑和吕雉虽然尚未确定名分,但是早就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吕雉早早的就搬到了府衙,恐别人流言蜚语,吕素也在这里陪伴。

    今日两姐妹到后花园赏花,没有想到,正好遇到从花厅出来的吕太公。

    “阿爹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吕雉看着面有风尘之色的太公,满脸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有事找阿爹!”

    吕太公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花园中的百花开了!”

    “姐姐和我一起在这里赏花!”

    吕素年龄略小,性子也是天真烂漫,见吕太公询问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吕素的话刚出口,吕雉就知坏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刚才还是笑语晏晏的吕太公,脸色瞬间变得阴沉: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“大人为了外域之事夜不能寐,尔等不仅不知分忧!”

    “反而在此嬉闹,如果影响到大人思虑,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看着面目阴沉,声音肃穆的吕太公,吕素的眼睛瞬间湿润,脸上更是浮现出委屈之色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