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人是老的精,鬼是老的灵!”

    “此话诚不欺我!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立即答,只是目光炯炯的盯住吕太公,就在吕太公有些坐立不安之时,他才满脸感慨,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谬赞了!”

    听到司徒刑的夸奖,吕太公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潮红。眼睛中跟更是流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也许大家会感觉诧异。吕雉虽然没有嫁给司徒刑。

    但怎么说,吕太公也是司徒刑未来的岳丈,两人的关系怎么会如此的别扭呢?

    其实,一切都是因为地位使然。

    司徒刑现在虽然不是郡王,也不是王侯,但是雄踞北郡,大势已成。

    就算成郡王,随侯等人,也不敢轻视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司徒刑身上威严日重。就算是吕雉和他相处之时,也会不由自主的小心对待,生恐触怒。

    司徒刑虽然不喜,说过多次,但吕雉还是依然如此。

    司徒刑也就不在多说什么。只能在心中暗暗的感慨,高处不胜寒,同时对寡家孤人,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    怪不得古往今来的帝王大多都是孑然一身,没有亲情,没有友情,没有爱情。。。

    原来,都是地位惹得祸。

    司徒刑虽然明白这一切,但也是没有办法,毕竟这种变化不会因为谁的意志而转移。。。

    “那乾帝盘也打的好算盘!”

    “驱狼吞虎之计!”

    “想要本官和太上道的人死磕,他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想到乾帝盘的打算,不由的轻轻冷哼一声,满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大人还。。。”

    见司徒刑明白乾帝盘恶毒的心思,吕太公不由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本官为什么还要答应是吧?”

    吕太公心中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,但是司徒刑还是明白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他想要驱狼吞虎,本官何尝不想要火中取栗!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还要看谁的手段高明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神幽幽,满脸斗志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大人,这次召见老朽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吕太公见司徒刑心情不错,急忙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看看这份战报!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答吕太公的问题,而是将一份战报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兵发乌兹国!

    这在知北县,乃至北郡都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知北县府兵乃是天下雄兵,也正是这个原因,没有人会认为,知北县会失败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战报上的数字,还是让吕太公眼角不由的就是一跳。

    大军被阔叶城阻,损伤数千兵马。

    疑似哈密王复活,数万鬼军盘踞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看着求援的战报,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开始也是不信!”

    “但是,杨寿,萧何等人绝对不会谎报军情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地狱之门被打开,数百年前的哈米尔王,还有他的亡灵军团真的来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神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哈米尔王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“他生前驱使百姓,在易守难攻之地修建了今日的巨城阔叶,并且凭借阔叶城,抵挡住了大乾数次兵锋,甚至趁着大乾兵力不足之时,率领军队数次南下,劫掠百姓,无恶不作!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当年的北郡,到了听哈密王色变的程度!”

    “最后还是太宗亲自乞和,并且称诺给他丰厚的报偿,哈米尔王这才退兵!”

    “这次乞和被太宗皇帝视为一生污点,自然不愿意让天下知晓。在他有意的安排下,正史野史中少有人记载。几百年后的今日,知道人的更是知之甚少!”

    “恐怕,只有一些悠久的宗门中才有关于这段轶事的记载!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这个哈米尔王,我等真的有大麻烦了!”

    吕太公脸色大变,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看着如数家珍的吕太公,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之色,这就是底蕴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吕家虽然没落日久,但毕竟是当年的王族,并且出了吕尚,吕不韦这样的圣人,论底蕴,不亚于世家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的家族,才会有如此详细的记载。

    吕太公对哈米尔王的事情,能够如数家珍,并不值得意外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请吕太公前来的原因,在整个知北县,乃至北郡,论见识,少有人能够超过吕太公。

    “正是那个哈米尔王!”

    “他死后,获得了异域神灵冥王哈迪斯的垂青,让他掌管亡者军队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哈米尔王,论实力,要比生前更加的可怖,而且,亡者大军不怕受伤,不惧死亡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刀枪,根本没有办法伤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杨寿等人求援的原因!”

    司徒刑声音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兵家有秘法,可以对付鬼神!”

    “杨寿乃是将门虎子,不应如此才是?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背后说人,有些不当,但吕太公还是满脸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其中,还有吕某不知的变化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那哈米尔王比生前还是残暴!”

    “他竟然将阔叶城变成了一方鬼蜮,阴气冲霄,就算是用军中秘法,也难破除!”

    想到秘谍报,司徒刑不由的冷哼一声,有些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阔叶城可有几十万百姓,难道那哈米尔王竟然丧心病狂到那种地步?”

    听到司徒刑的话,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圆睁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虽不至于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城中除了贵族,以及教廷势力,被他全部屠戮,也正是因为这样,整个阔叶城都变成了一座鬼城!”

    “鲜血染红地面,到处是鬼哭神嚎!”

    司徒刑脸色铁青的说道。阔叶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雄城,论规模,论防御,论经济,都远在知北县之上。

    司徒刑多少动了几分心思,如果将行政中心,也就是自己的王城搬到阔叶城。

    如果司徒刑真的被敕封为藩王,他是有资格建立的自己的王城的。

    王城虽然不如都城,但也是得是一座大城。

    知北县虽然地理位置险要,更是连通北郡和外域的桥头堡,但是论规模和历史,终究差上不少。

    如果挪到阔叶城,就没有这些弊端。

    而且阔叶城位于北郡和外域中间,比邻知北县,司徒刑在此可以兼顾北郡和乌兹国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