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此事已经脱离我等掌握,末将也是力所不逮!”

    韩信脸色铁青,虽然不愿承认失败。但是,哈米尔王带着数十万鬼军从地狱归来,将整个阔叶城都变成鬼蜮。

    这么重大的变化,就算他心有不甘,也没有任何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“此事萧某也知道,怪不得诸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萧某这就修,派人八百里加急,告知大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只需在此等待,静候佳音就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萧何看着诸位将领脸上的难色,自然明白他们的顾忌,不由轻轻的点头,体谅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!”

    诸人见萧何如此的通情达理,心中不由的长松一口气,满脸堆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知北县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和往常一般坐在花厅,而是在县衙内不停的踱步。

    服侍的下人知道,司徒刑只有遇到了难决断之事,才会有这样的表现。所以他们也不上前打扰,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眼观鼻,鼻观心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司徒刑的声音幽幽传来:

    “请太公到府中一叙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下人急忙应道。

    在知北县能够被称作太公的,只有吕太公一人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上次投靠刘季的事情,司徒刑对吕太公心有隔阂,两人关系早不如以前那么密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吕家还有一个吕雉,恐怕早就失去了上宠。

    吕太公也知道司徒刑对他有了看法,多次试图弥补,消除误会,但都没有任何成效。

    到最后他索性闭门谢客,安心的做一个富贵闲人。

    其他家族的人也知道他请客,不再叨扰,慢慢的吕太公竟然真的淡出知北县上层。。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当吕太公听下人说,司徒刑让他过府一叙时,他是感到诧异震惊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吕太公的眼睛睁得老大,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下人,有些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公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有请!”

    下人也不恼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司徒大人有请?”

    虽然下人说的说明白,但是吕太公还是有几分不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您就是给小的几个胆子,我也不敢乱说,的确是司徒大人有请!”

    下人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老夫这就更衣!”

    “还请上使稍等!”

    再三确定之后,吕太公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兴奋之色。爽朗的笑声,整个院子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不失去,不知道珍贵。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大势已成,越来越多的依附在他的麾下。

    吕太公的地位也从举足轻重变成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司徒刑态度的变化,导致吕太公在知北县的日子并不是太好过。

    这点从门可罗雀就能看出一斑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么鲜明的变化,让更多人明白司徒刑的地位。

    更知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的道理。

    司徒刑虽然不是天子,也不是藩王,但是在知北,他就是天,他就是王,没有人胆敢忤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,忤逆的人,都已经死了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威严,是用钢刀杀出来的。

    知北县曾经的豪族,不知有多少被司徒刑破门灭族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无不战战兢兢,生恐忤逆了上意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却不敢愤恨,因为司徒刑开商路,发展工业,重振知北县经济。

    让整个知北县的势力大涨,各大豪族也跟着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很多家族的产业在短短的一年里,翻了一倍还多。所以,他们对司徒刑,感激还来不及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愤恨呢!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些变化,吕太公才越发的失落。。。

    吕家以前可是知北县四大豪族之一,和胡家,白家,以及司徒家并列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他失宠的关系,导致吕家势力缩水的严重,现在很多新晋家族的实力,都已经超过了吕家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吕家还有吕氏姐妹。

    恐怕早就被挤出了一流豪族的行列。。。

    现在司徒刑再次召见,让吕太公看到了希望。所以他比任何人都重视这件事。急忙命令人给他沐浴更衣,梳洗打扮。。。

    传令的人也不着急,也不催促,静静的坐在那里,吃着点心。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地位的提升,现在传令的人,待遇也跟着大大的提升不少。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权柄日重,知北县的豪族没有一个人胆敢轻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,所以他早就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而且每次到了豪族那里,都会被好吃好喝的招待,走的时候,还会封上一点赏银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点不着急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吕太公,他也不敢太过为难。

    毕竟,整个北郡都知道,司徒刑和吕家大女儿吕雉之间早有情愫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政务太过繁忙,又因为吕雉年龄的干系,两人才一直没有完婚。

    司徒刑虽然对吕太公不是很感冒,但吕太公毕竟是他未来的岳丈。

    就凭这个,他也不敢太过为难。

    现在传令兵成了司徒府中的肥差,没有一定背景,没有一定关系的人,是没有资格传令的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自己的倨傲,得罪了吕雉大小姐。

    枕边风说几句,自己恐怕就要丢掉这个肥差了。

    司徒刑对于此事也早有耳闻,本想整顿,但是他也明白水至清则无鱼,人之常情不过的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轻轻的敲打了内府总管几次。

    同时,让金万三做好自查工作,莫要被害群之马,损害了府库的利益。

    也许因为长久没有见过司徒刑,这次吕太公的装扮格外庄重,特意修整了胡须,博服高冠,尽显士子风流。。。

    就算是见多了各家家主的传令,重新见到吕太公时,在心中也不由暗暗的叫好。

    好一个风流倜傥的吕家家主,年轻时候必定也是一时人杰。

    怪不得吕雉姐妹貌美如花,就连司徒刑大人那样的谪仙都是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“太公!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,让司徒大人久等不好!”

    传令兵看了一下天色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还请上使带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让上使久等了!”

    吕太公脸色肃穆,不再见喜色,显然是已经调整好的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