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听着杨寿的问询,萧何的眼皮不由的微跳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杨寿竟然将这个皮球踢到他的脚下。谁不知道樊狗儿是司徒刑最信任的大将。。。

    现在的樊狗儿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。谁愿意接手?

    萧何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杨寿。杨寿也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地道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讪笑。

    有些气弱的说道:“萧大人,您看此事应该如何处置才好?”

    不过,萧何也不是易于之辈,岂能那么容易被套在毂中,只见他小指微微翘起轻轻的挥动玉扇,满脸儒雅的说道:“将军言重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有严令,文臣不得干预武事。”

    “萧何不过是一介文臣,怎么可以妄议军事?”

    “杨将军,这不是要将萧某陷入不义么?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杨寿听着萧何责怪的语气,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僵。知道萧何心中已经不满,但是他早就打定主意,自然不会因为萧何的几句责怪就放弃。

    “萧何大人,您现在可不是一个单纯的文臣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见杨寿还没有放弃的想法,萧何摇晃扇子的手不由的就是一滞,眼睛中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意味。

    在大乾,将相不和由来已久。

    知北县因为基业初创,上面又有司徒刑这“武能上马定江山,文能下马安社稷”的天骄镇压,文武的冲突并不是很激烈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杨寿的作为,让萧何不由的多了几分想法。

    难道,文武之争,要从今日开始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何的眼睛慢慢的变得锐利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好好先生不假,但并不代表萧何没有脾气。

    如果杨寿真的胆敢挑战自己的底线,说不得今日要给他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“萧大人!”

    “此事非我等推脱,而是的确非常特殊,需要萧大人斡旋!”

    韩信见萧何的脸色微变,眼睛中更有寒芒闪烁,心中不由的就一突。

    他知道,萧何必定是想到了旁处。

    不敢在做壁上观,急忙上前,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早就任命您为监军。”

    “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钦差大臣,代表了司徒大人的威仪!”

    “此事,您有权过问。。。。也只有您能够过问,樊狗儿之事,事关重大,还请萧大人不要推脱才是!”

    看着杨寿恳求的目光,萧何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?

    难道,杨寿和韩信如此的为难,仅仅是因为樊狗儿的身份?

    樊狗儿是最早追随司徒刑的老人之一,而且他和杨寿等人还有区别。

    杨寿等人虽然跟随司徒刑的时间也是不短。

    但是樊狗儿因为是司徒刑的亲卫出身,论关系亲密,远在众人之上。

    常言说的好,打狗还得看主人。

    樊狗儿就是司徒刑最忠实的一条猎犬。

    所以,如何处置他,的确让人为难。。。。

    而且,樊狗儿和杨寿等人都是军中之人,低头不见抬头见。

    不过,正因为樊狗儿身份特殊,才要重重的惩处于他,否则此例一开,他日,众人谁还将国法军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才是真正的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所以杨寿和韩信才打算让萧何出面,这样不论结果如何,都不会伤了大家的和气。

    杨寿和韩信虽然没有明言,但是萧何是通透之人,稍微一琢磨,就明白了其中的诀窍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惩处樊狗儿是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但是谁来执行,就大有学问了!

    罢了!

    罢了!

    反正自己也不是军中之人,也从来没有想过染指军务,自然也不怕得罪樊狗儿,既然如此这个恶人,还是自己来当吧?

    想来,以司徒大人的英明,自然晓得自己的为难,定然不会怪罪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何重重的点头。当仁不让的上前,坐在杨寿和韩信的中间。

    杨寿和韩信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但是他们并没有反对,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感觉诧异,见杨寿和韩信都没有出言反对,他们自然不会多事,

    正如杨寿所说,萧何虽然不是出身军伍,但他是司徒刑亲自敕封的监军。

    论地位不再杨寿和韩信之下,而且某种程度上,他代表了司徒刑,有钳制诸军的权利。。。

    因为萧何不愿意揽权,懂得分寸,知道进退,从来不给干涉军务,这才存在感不高。

    “此事虽然怪不得樊狗儿,但是大错已经铸成,不惩罚,对不起枉死的将士!”

    “本官判处樊狗儿三十军棍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“你可心服?”

    萧何从帅案上取出一支令箭,面色肃穆的看着樊狗儿,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将无能你,累死三军!”

    “末将心服!”

    樊狗儿想到被鬼军屠戮的将士,脸上不由流露出心痛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既然心服,那就执行!”

    “军法官何在?”

    随着萧何的命令,两个身体粗壮的军法官陡然上前,将樊狗儿死死的按在板凳之上,粗壮的板子重重的拍落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军棍是实木制成,表面上蒙上一层铁皮是,十分的沉重,就算是军法官刻意手下留情,棍棒的威力也十分惊人。

    不过几下,樊狗儿的后背已经被绽开,一丝丝鲜血染红了盔甲。

    “真打啊!”

    薛礼等人看着地上的血渍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萧何竟然真的处罚樊狗儿,而且处罚的如此之重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事真的怪不得樊狗儿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也明白,军无戏言。

    樊狗儿领军出征,大败而,而且让很多将士埋骨他乡,不论是从哪个角度考虑,都必须受到责罚。

    否则人心涣散,那可真要出大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萧何下狠手责罚樊狗儿的原因,在军旅之中,最重要的就是纪律,有功要赏,有过也要责罚。

    他惩处樊狗儿,就是要明军纪。

    就是为了让众人感到畏惧,只有这样,将士们才能悍不畏死。。。

    空中本来有些松散的法书包网.bookbao2,也在杖刑中重新变得紧密起来。一道道青铜色的丝线垂下,将整个军营书包网.bookbao2络其中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