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黑云滚滚,樊狗儿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其他人的眼睛也是不由的一缩,有些茫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黑漆漆的阴森森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是鬼兵!”

    “是鬼兵过境,生人避!”

    看着黑漆漆的云雾,有人惊恐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鬼兵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阔叶城,人口超过数十万的所在,怎么可能有鬼兵这等生物?”

    听到这人的说法,樊狗儿本能的感到不信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的一切,却容不得他不信。

    因为眼睛赤红的鬼兵已经开始攻击,陶瓷做的飞羽好似雨滴一般落下。

    好在玄武军装甲比较厚实,又有巨大的盾牌作为遮挡,这才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“击!”

    樊狗儿悍不畏死的上前,手中的流星锤在气血的滋养下,变得赤红,好似烙铁一般,所过之地,无不焚毁。

    鬼军虽然是阴性物质,无形无质,但是对气血却非常的畏惧。

    所以,樊狗儿流星锤所过之地,竟然有不少鬼军被直接点燃,变成好似火把一般的存在。。。

    “鬼军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有了樊狗儿的示范,后面的士卒心中的畏惧之情顿时大减。

    他们按照往常训练,齐刷刷的向前,长枪从盾牌的缝隙中刺出。

    好似泥塑一般的鬼军行动要比常人慢上一些,顿时被长枪刺中。

    不过,说来也是奇怪。

    这些鬼军的身体竟然好似金石一般坚硬,任凭长矛如此突刺,都没有办法将他们斩杀。

    反而因为突刺的缘故,鬼军和士卒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一个个知北县府兵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鬼兵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眼睛猩红的鬼兵挥舞手中的长刀,重重的劈下。

    那些已经腐朽,看起来锈迹斑斑的长刀,没想到却出奇的锋利,就算是府兵最坚固的铠甲,也没有办法挡住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的长刀上面,还带着很多黑气。常人只要碰触到一点,身体就会好似遇到硫酸一般,瞬间被腐蚀。

    “这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是死气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小心,不要被死气缠身,否则,就算再高明的大夫也救不了你们!”

    看着空中的死气,樊狗儿顿时屏住呼吸,有些恐惧的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,不是所有人都有樊狗儿这样的修为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长时间不呼吸。

    虽然经过樊狗儿提醒,但还是有很多士卒被黑气缠绕,最后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那些死亡的兵甲竟然又十分诡异的站了起来。对着他昔日的同袍悍然出手。。。

    “魔鬼!”

    “这是魔鬼的领地!”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“快撤出阔叶城。。。”

    在樊狗儿遇到困境的时候,雷蒙也被鬼兵困住。

    无数眼睛猩红的鬼兵,悍不畏死冲锋,不停的消耗着他的兵力。好在,雷蒙因为是外域人的关系,对这种鬼兵多少有些了解,处理起来,并不像樊狗儿那么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用圣水!”

    “骑士挡在外面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鬼兵害怕一切神圣的东西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靠近他们,千万不要被他们身上的死气感染,死亡的人,马上砍掉头颅!”

    “不要让他们十遍。”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“退到外面去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阔叶城完了。”

    雷蒙有些恐惧的后退,兵甲在他的指挥下,将一瓶瓶圣水抛出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不害怕刀兵,根本不会死亡的鬼兵,被圣水淋到,竟然好似阳光下的白雪,瞬间溶化成虚无。

    鬼兵好似十分厌恶圣水的气息,因为有圣水的存在,鬼兵们进攻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也给雷蒙创造了逃脱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相对于雷蒙的幸运,樊狗儿这里就要惨烈的很多,鬼兵的身体都是泥塑陶俑。根本不害怕普通的刀兵。

    只有炽热的鲜血才能够灼烧他们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一个个兵甲都用长刀割伤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,每时每刻,还是有甲丧命。。。

    在鬼兵的追赶之下,樊狗儿好似丧家之犬一般逃出城池,跟随他的五千兵马,逃的不足一半。

    败!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大败!

    看着士气低落,全身带伤的兵甲,樊狗儿的眼睛圆睁,咬碎钢牙,恨不得以身相待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知道,现在不是冲动之时。

    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。。。

    知北县大营

    杨寿和韩信端坐上首,薛礼,李陵等人分列两侧,盔甲残破,浑身带血的樊狗儿单膝跪倒在地,面色阴沉,满脸的心痛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“末将无能,还请将军处置!”
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“此事怪不得樊将军,谁知道那伊索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,召唤出阴世的鬼军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准备不足,吃了大亏,也是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李陵急忙上前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樊将军这次败仗,非战之过!”

    一身银色盔甲的薛礼也走出人群,主动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杨寿和韩信对视一眼,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睛中的为难。按照本心,他们是不愿意处罚樊狗儿的,除了日夜相处的情意之外。还因为此事真的怪不得樊狗儿。

    毕竟,鬼兵过境,这是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坚持处罚樊狗儿,不仅容易让樊狗儿心生不满,更容易让其他人心存恐惧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不处罚,日后恐怕有人会闲言碎语,对二人的威信会有不小的损伤。

    左右为难!

    真是左右为难。。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处置,都会对自己的声望有所损伤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论是杨寿还是韩信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只有文官爱护自己的羽毛,武将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军中之人大多是骄兵悍将,没有足够名望资历,很难节制。

    这也是薛礼等人,只是将,而不是帅的原因,非是能力,而是名望不足的关系。。。

    “萧先生!”

    “您深得司徒大人信赖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此事应该如何处置才好?”

    看着坐在上首,老神在在,一言不发的萧何,杨寿顿时有了主意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