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不是那样的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樊狗儿急忙将心中这个危险的想法熄灭。不敢再往深里琢磨。。。

    樊狗儿这等粗人都能想到,韩信这等一时俊杰岂能想不明白?正是因为知道司徒刑的打算,所以对于雷蒙,他们都表现出异乎寻常信任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和其他降将一般剥夺他的兵权,反而给了他很多便利,甚至允诺,事成之后,给他提升官衔,让他衣锦还乡!

    不是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。韩信和杨寿都是沉默以对,被逼问的烦了,他们就会冷冷的说上一句:莫要和死人一般见识!

    不错!

    在他们的心中,雷蒙早就是一个死人。不是死在外域人的刺杀中,就是被司徒刑找个由头处死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人会喜欢一条疯狗。。。

    雷蒙尚不知道自己的命运,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杀!

    还有一种大权在握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看着以前他需要仰视的存在,现在却好似鹌鹑一般跪在他面前瑟瑟发抖,他的心中竟然有着一种变态的满足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这条疯狗,不将他斩杀,我等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龟缩在城主府附近的伊索等人,看着高高的人头京观,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还有这样的趣人,论杀性竟然不在本王之下!”

    全身被血光缠绕,好似魔王一般的哈米尔王看着高高的京观,眼睛中竟然流露出迷醉之色。

    哈米尔王天生嗜杀,活着的时候,竟然以杀人为乐。

    铸人头京观,是他非常喜欢的一个活动。。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天醒来,竟然遇到一个同道中人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看着哈米尔王嗜血的目光,哈米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。

    伊索的目光不由就是一缩,他的心中第一次有了后悔的情绪。自己将哈米尔王从地狱中释放出来,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可惜,不论对错,都容不得他反悔。。。

    “哈米尔王,请遵循我们的约定,将大乾人全部杀死!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们催促,本王真想和这个小子比试一下,看看谁杀的人多!”

    哈米尔王舔着自己的嘴唇,满脸遗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!”

    “两个疯子!”

    看着哈米尔王的神色,哈米等人的脸色顿时大变,心中暗暗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如你们所愿!”

    “鬼军开拔!”

    “将对面的大乾人,全部杀光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眼睛猩红,全身被红光笼罩的鬼军,得到哈米尔王的命令后,瞬间启动,黑色的迷雾,也因为鬼军的移动变得浓郁起来,到最后更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天突然黑了!”

    正在大杀特杀的雷蒙眼睛不由的一黑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前方,好像有兵马埋伏!”

    副将看着前方影影绰绰,还有马蹄声音,脸色不由的微变。急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城中怎么可能有骑兵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城主府最后的底牌,铁面?”

    听着副将的提醒,雷蒙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他虽然地位不高,但毕竟出身雷家。

    对城中的兵马数量,以及布置早就了如指掌。。。

    现在突兀的冒出一只骑兵,心中难免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末将也是不知。。。这种兵马好像是凭空出现,根本没有半分痕迹!”

    听到雷蒙的询问,副将的眼睛中也是流露出一丝茫然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!”

    “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但是雷蒙却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城中的兵马早就损伤殆尽,就算是哈尔巴亲来,他都没有丝毫畏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经过不停的厮杀,雷蒙身后的兵甲早就杀红眼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雷蒙命令,哪里还能忍得住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兵卒们大声称诺,没有任何畏惧的冲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阔大厚重的宝剑重重的砍下,对面的士兵被从头到尾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高兴,那个已经死亡的士卒竟然诡异的复原,完好如此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一个个士卒眼睛圆睁,好似见鬼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,对面的士兵怎么好似有着不死之身,根本没有办法斩杀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对面眼睛猩红,好似恶鬼的一般的士卒,嘴巴不由的上翘。。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死人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死人,怎么会被杀死呢?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士卒眼睛圆睁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的鬼军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表情很快就凝滞了,因为一柄陶瓷做的长刀直直插在他的胸口,赤红的血液好似喷泉一般涌出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随着鬼兵的出现,一个个骄兵悍将死在陶瓷做的弓箭,长刀之下。

    “鬼啊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杀不死的鬼兵!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跑!”

    更多的人却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悍不畏死,但并不代表他们真的不怕死。

    当他们知道,自己面对的,不是人类时,紧绷着的心瞬间崩塌。。。

    无数的人扔下兵器,扭头就跑,任凭雷蒙如何呼喊,也没有办法阻止大军的溃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弱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弱了!”

    哈米尔王坐在白骨王座之上,将人头骨做成的酒樽高高的举起,痛饮人血,满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后辈真是太弱了!”

    “竟然被这样的军队打败,真是丢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被哈米尔王羞辱的伊索等人脸色不由变得难看,但是却没有人敢站出来。

    无他,哈米尔王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他也有这个资格来羞辱大家。

    要知道,哈米尔王生前不仅将大乾拒于千里之外,更时不时的南下侵袭。

    在白马之战中,更是坑杀大乾军队数万,让整个大乾肉疼很久。。。

    到最后,就连那位雄才大略的太宗皇帝,也只能屈尊前来求和。

    现在他统帅的是不死鬼兵,实力要远超生前,所以他完全有资格说这样的大话。

    “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“本王要让大乾人做血食,犒劳三军!”

    哈米尔王将头骨酒樽中的血液倾倒而出,眼睛中血光不停的浮动,声音好似夜枭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