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收起来!”

    “把这些统统烧掉!”

    雷登看着众人的反应,心中不由升起几分不好,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亲兵得到命令,急忙点头答道,但是大乾投数量之多,是他们想象不到的。

    而且,人的心理的确非常的微妙。

    越是禁止,就会越发的好奇。

    特别是以奴兵最为好奇。

    奴兵是外域军队特有的一个兵种,和知北县的囚徒营有些类似。

    由丧失自由的奴隶,战败的士卒将领,以及犯了罪的百姓组成。。。其中固然有罪大恶极之辈,但也不乏被冤枉的人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奴兵龙蛇混杂,最是桀骜。

    就连雷登平日对他们也是头疼。。。很多时候都是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好在奴兵担任炮灰的角色,每次都损耗很大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奴兵一直以来,都形成不了威胁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城外投,却让雷登感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奴隶对自由的渴望,是远超众人想象的。

    为了自由,谁知道那些奴兵会做什么样的事情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,也是最迫切的,那就是将所有的信件收缴并且统一销毁。

    定然不能让奴兵乱起来。。。

    “快收起来,不要被执法队的人看到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消除奴籍,真的自由?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“不要议论,执法队的过来了,不要被他们发现。。。”

    哈撒见身穿盔甲的长枪兵走了过来,急忙小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急忙点头将纸条收在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不要听信谣言!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乾人的奸计,他们的目的就是动摇我们的军心!”

    “大乾人最是残暴,如果让他们打进城池,别说是你们,就连你们的父母亲人也得跟着遭殃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要想一想,我们和大乾是世仇!”

    “诸位手上多少都有大乾人的血。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能会放过你们么?”

    几个嗓门大亲卫好似传话筒一般,在城头上来走动,尤其在奴兵的位置呆的最久。

    显然雷登也不是酒囊饭袋之辈。

    大乾人使用了攻心之计,他就反其道而行之。

    将脏水泼去。最起码也要将池水搅混。。。

    这样做有没有效果,有多大效果。。

    那就不是雷登所能掌控的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么?”

    “大乾人那里没有奴隶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自由的,不论是城主老爷,还是贵族都不能打杀,否则必定会受到律法的严惩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信上可都说了,司徒刑一诺千金,当众下令释放奴隶。”

    “对其中阳奉阴违的,官府都会给予重罚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几个豪族因为这件事,被军队直接绞杀,鲜红染红地面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我听商人们说过,那个司徒刑的确是一诺千金!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城门立木的故事,讲的就是他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讲讲城门立木的故事!”

    阔叶城沸腾了,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议论之声。

    贵族有学识的人,在意的是废奴背后的意义。

    普通老百姓,则是将这件事当做故事来听。。。

    不论是处于何种目的,司徒刑真的变成了家喻户晓。

    他所主张的废奴,让无数的人愤怒,也让无数的人欢呼雀跃,恨不得生在北郡。

    还有的人心中生出了别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,为了自己的孩子,决定铤而走险,拼死一搏!

    阔叶城和往常一般安静,但是这份安静的背后却是暗流涌动。。。

    哈尔巴有些头疼的站在城主府中,外面的议论声让他有一种焦躁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“彻查!”

    “但凡藏匿议论信件者,以妖言惑众论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身穿白袍的哈米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为难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样做,恐怕会引起城中百姓恐惧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这样做,还有其他别的办法么?”

    “这样议论下去,城中人心惶惶,恐怕不等大乾人攻打,就已经有人投降!”

    哈尔巴眼睛闪烁,满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哈尔巴的话,哈米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哈尔巴的话虽然有些夸大,但并不是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很多奴隶心中已经有了别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太狠毒了!

    司徒刑的计谋实在是太狠毒了。。。

    设身处地,如果自己是奴隶,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?

    只是这么想想,就让人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“命令禁卫全体出动,在大街上缉捕那些散播谣言者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确保城池内的稳定。”

    哈尔巴见哈米不再反对,声音肃穆,满脸冷酷的命令道:

    “但有抵抗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听到哈尔巴的命令,城中的禁卫全部出动,很多百姓尚不知发生什么,就被来势汹汹的禁卫缉拿。

    更有人因为情绪激动,做出不理智的行为,直接被击杀当场。。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有令,任何人不得议论!”

    “但有违背,立即缉拿,如若抵抗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许别人讲话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最残暴的先秦,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一个年老的百姓看着好似虎狼的禁卫,脸色不由的大变,有些愤怒的咒骂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残暴了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议论纷纷,满脸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们的话音落地,那些身穿黑色甲胄,头上带着铁面的禁卫已经抽出了长刀。。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禁卫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跑啊!”

    “禁卫要开始屠杀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长刀刺穿百姓的后背,锋利的刀尖滴着血液。

    一个个百姓眼睛大睁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城中的禁卫竟然当街杀人。

    死了的人,好似破麻袋一般被人拖走,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活着的人心中惴惴,嘴巴紧闭,生恐遭受池鱼之殃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