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加油!”

    “快到了!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加油声,奚落声,质疑的声音当中,程牛儿扛着立木来到了城门,并且按照萧何的指示,将立木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就在程牛儿转身即将离去的时候,萧何突然叫住他,并且从怀中取出一个布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布袋落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众人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。

    这声音。。。

    怎么像是银钱碰撞时发出的声音?

    程牛儿有些难以置信的将布袋捡了起来,手指微颤的打开布袋,只见一抹金光陡然射出,让他的眼睛一时难以适应。

    “这是黄金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黄金千两?”

    程牛儿好似疯魔一般,呢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看着程牛儿手中的金条,眼睛顿时大睁,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不少。

    这可是千两黄金。

    足够三口之家逍遥的过上数十年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购买田产,转身就能成为一方员外!

    这可怎么可能?

    移动那么一块立木,就给这么多奖赏?

    看着围观众人脸上都流落出震惊,狐疑,难以置信,后悔的神色,萧何布偶的清了清嗓子,上前一步,面色肃穆的说道:

    “也是诸位心中定然疑惑,不知官府为何给予这么高的奖赏?”

    “正如诸位看到的那样,移动这块立木算不得什么,根本不值得重金奖赏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事情妇孺都能做到,根本不值得奖赏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百姓听到萧何的话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认同之色。

    看着交头接耳的百姓,程牛儿下意识的将手中的钱袋攥紧,眼睛中更流露出担忧之色。生恐萧何将奖励收。

    好在,他最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。。。

    反而萧何给出了一个完美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移动立木算不得什么,但为什么还要给这么高的奖赏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司徒大人一诺千金!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听到萧何的解释,围观的百姓顿时好似沸腾的热水,心中不停的翻腾起来。

    更有相熟的人交头接耳,小声的议论。

    显然今日之事,对他们的内心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城门立木,好一个一诺千金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高高竖起的立木,以及面色肃穆的萧何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震惊。

    “恐怕今日之后,司徒刑的任何一道命令,都没有人胆敢质疑!”

    “千金立信,这钱花的值。。。”

    楚凤儿眼睛迷离的看着榜文,满脸的震惊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司徒刑城门立木的背后竟然隐藏着这样的深意,真是让人感到震惊。。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有令!”

    萧何见众人的情绪稳定之后,这才环顾四周,面色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萧何的声音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魔力,刚才还是吵杂的广场,瞬间变得安静起来。

    和刚才的不以为然不同,现在每一个人的眼睛中都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“城北三十里处,有外域的一个哨所,大约有敌军一队十余人!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登上哨所者,白身赐伍长,有功勋者,官升一阶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萧何的命令,眼睛不由的亮起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有人怀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声音刚出口,就被旁边的人大声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呱噪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乃是信人,岂能诓骗尔等,还不速去。。。机会只有一次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只有十个外域士兵,想要拿下非常容易。根本用不到府兵,我等兄弟就能完成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么多干什么?还不赶紧,莫要被其他人拔了头筹!”

    “我家里有骏马几匹,可有人愿意一同前往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身体粗壮的汉子面色焦急的起身,直奔城门,家庭殷实的,更是骑着骏马等牲口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好似潮水一般涌出的百姓,萧何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。

    城北的哨所,是外域观察知北县的眼线。

    因为人数太少,一直以来不值得大动干戈。今日正好,借助百姓的力量,将那个哨所拔出。。。

    要知道,知北县尚武之风浓郁。

    就算是普通百姓也拥有不俗的战斗力,几百个百姓击杀十几个兵卒,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兴奋,好似打了鸡血一般的百姓,楚凤儿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大乾的百姓什么时候这么好战了?

    “功名利禄动人心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好似看出了楚凤儿心中的疑惑,声音很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地方,不是没有类似的榜文。但是响应者却是寥寥。。。”

    楚凤儿虽然知道药鼎老人说的有道理,但是多少还是有几分迷茫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官府威信不够!”

    “百姓担心官府不能兑现承诺,所以才有些畏惧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司徒刑城门立木,让众人明白了一诺千金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们才如此的积极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声音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一诺千金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到药鼎老人的解释,楚凤儿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了然,有些振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信人!”

    看着好似潮水一般离去的百姓,外域的商人对司徒刑这种行为也是交口称赞。

    毕竟,商人一直以来,都是以信字当头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所作所为,深得商家精髓,更让他们有一种难言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亚当是外域的一个队正,管理着十多个士卒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人数太少,大乾一直以来对他们都是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他们的日子也算过的安逸。

    但是,今日,他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!

    只见一个个手持大刀,锤头,镰刀,镐头的百姓竟然好似发疯般向哨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

    “元气大神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,就连其他哨兵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好似蚂蚁般的百姓呼啸着向哨所扑来,那气势,竟然好似海啸一般惊人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