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可有胆量一试?”

    见没有人主动出来,萧何在人群之中点了几个壮年男子,声音肃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那几个被萧何手指点中的壮年眼睛中都流露出跃跃欲试之色。但是他们的心中,还是有着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事情,真的赏金千两?

    不是骗人的吧?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,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狐疑。

    也因为这份迟疑,竟然没有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这点事情你们都做不了?”

    萧何看着众人眼睛中的迟疑,嘴角不由的上翘,有些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给我知北县大好男儿丢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众人被萧何嘲讽,脸色顿时变得赤红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们害怕?”

    一个急性子的受不得激将,想要跃身而出。不过,还没等他的身体移动,就被旁边的人拉住。

    “莫要冲动!”

    “莫要冲动!”

    “这天上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看看再说!”

    “就是,看看再说,莫要冲动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虽然没有说些什么,但是他们的脸上大多流露出认同之色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几个迟疑之时,一个有些慵懒带着醉意的声音传来:“真是不爽利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块破木头么?”

    “别说是壮汉,就算是妇孺也能够搬动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不想要赏银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程牛儿干了!”

    “程牛儿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豹眼钢须,身体粗壮,好似张飞在世的程牛儿,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有些好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。。。定然不知在哪里喝的烂醉。刚刚睡醒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!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这样的烂人才会如此大胆!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满身酒气的程牛儿,嘴角不由的撇动,满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托付给你!”

    “只要将这根立木搬到西城门,赏金千两!”

    萧何看着身体粗壮,胡须竖起,好似张飞的程牛儿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听到萧何的允诺,程牛儿的眼睛不由的亮起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当真!”

    “此事乃是司徒大人的命令,令牌,榜单都在此处,如果你还有疑义,大可到衙门亲自询问!”

    萧何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程牛儿,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草民不敢!”

    程牛儿见萧何说的郑重,又有榜单,大印等佐证,不敢怀疑。

    “程牛儿,加油!”

    “程牛儿,这可是千两黄金,足够你花一辈子了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见程牛儿真的揭下榜单,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,更有人冷嘲热讽,满脸的讥笑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这个牛儿,真是冲动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冲动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更有人老成持重之辈,用朽木不可雕的目光看着程牛儿,不停的摇头叹息。仿佛,他就是一个莽撞无脑之辈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“这个程牛儿不会真的信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只要将这块木头搬到城西,就能获得千两黄金,这个世界上那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傻子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傻子!”

    “程大傻子!”

    “程大傻子!”

    “如果官府真的给他黄金千两,我就将那块木头吃下去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仁兄,你真能开玩笑!”

    “官府怎么可能真的给黄金。。。莫不是司徒大人也傻了不成?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看着背着立木,缓缓移动的程牛,不无讥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!”

    萧何听着下面人的窃窃私语,眉毛不由的轻皱。

    旁边的衙役跟更是面色铁青,手掌下意识的放在刀兵之上,只等萧何一声令下,就让那些无知的愚民知道,什么叫做祸从口出。

    司徒刑大人岂是他们这些贱民能够议论,诽谤的?

    真是有些不当人子!

    萧何目光冰冷的环顾四周,胸中有一种难言的愤怒。不过,他并没有下令缉拿。。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酷吏,也不是一个残暴之人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明白,防民之口甚于防川。

    不过,他虽然不打算拿人,但是适当的警告还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萧何面色如水,重重的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本来议论正欢的众人,被萧何冰冷的目光扫中,只感觉全身不由的就是一僵。心中更是升起一种难言的惴惴。。。

    大人们被萧何警告,不敢乱说。但是架不住那些懵懂无知的的孩提鹦鹉学舌:

    “傻子!”

    “傻子!”

    “傻子!”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议论,程牛儿的脸色顿时变得臊红,有心将立木放在地上,但又恐受到惩处。最后只能硬着头皮,一步步的向城门方向蹭去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,这路早点走到尽头,这样他的屈辱就会少一些。

    “只要到了城门,本官自然会兑现诺言!”

    萧何仿佛看穿了程牛儿的心思,声音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加油!”

    “加油!”

    几个和程牛儿平日交好的人,也大声的鼓劲道。

    程牛儿本来羞红的脸色慢慢的变得平静。。。。他的速度也一点点的变快。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随着消息的传播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围观的行列。

    到最后,整个朱雀大街两旁都站满了看热闹的人。就连很多外域商人都被惊动。。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凤儿闪烁着好似星辰一般的眼睛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师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但是,根据为师的了解,司徒刑并不是一个莽撞浅薄的人,他这么做必有深意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扛着立木,有些步履蹒跚的程牛儿,眼睛不由的闪烁几下,有些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必有深意?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深意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是玩物丧志,黔驴技穷!”

    楚凤儿见药鼎老人对司徒刑十分的推崇,有些不服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等他到了城西,一切就会分晓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见楚凤儿如此的抵触,不由的想要说点什么,但是嘴巴张开几次,都不知如何解释,最后只能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楚凤儿也知道自己的态度有些问题,重重的点头,理智的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不过,她虽然嘴上说的厌恶,但是不知为何,心中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期待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