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虽然杨寿等人不敢公然违背司徒刑的命令,但是心中多少有几分不安。

    毕竟废除奴隶制度,人人自由平等,这可是开天辟地以来,前所未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孔丘说中庸,老冉说不敢为天下先。

    司徒刑这般做,必定会被天下士族抨击,甚至有可能有可能引起民变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才是真正的大麻烦。。。

    这也是萧何刚开始犹豫迟疑,不赞成的原因。。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司徒刑的政令颁布之后,不论是北郡还是知北县都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无数的悍然反对。

    其中又以从事奴隶生意的人为最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古往今来,奴隶生意利润最大,从事的人数也最多。别说是普通人,就算是王侯将相,都有可能沦为奴隶。

    他们的力量可见一斑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一纸政令,彻底的断了他们的财路。

    古话说的好,断人财路者,如同杀人父母。这样的仇恨,他们岂能轻言放弃?

    好在,司徒刑对此事早有准备,这才没有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,知北县也是动乱了一夜。人头高高堆成京官,血液流淌成溪流。。。

    无数的家庭门前挂上了白帆。

    更有数个家族,彻底的消失在历史的云烟当中。。。。

    就连知北县的力量也损耗不少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次动荡,是司徒刑掌管知北县以来,最剧烈的一次。

    但是,司徒刑并没有任何后悔。

    想要改革,必须要承受阵痛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司徒刑也知道,只要他坚持释放农奴的决定,必定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阻力。

    这些阻力有的来自朝廷,有的来自北郡,还有的来自宗门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,他这种行为是要和天下豪族为敌。

    毕竟,奴仆是豪族的私有财产,可以任意打杀。

    现在司徒刑的一纸政令,让他们失去了绝对的控制。。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成郡王好似发疯似的将一件件古董,珍贵的瓷器摔成碎片,声若炸雷的怒声吼道。

    一个个奴仆吓的全身哆嗦,跪在地上,头颅低垂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生恐自己遭了池鱼之灾。

    从司徒刑的政令到达北郡,到现在,已经有数个奴仆被暴怒的成郡王活活杖毙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倒霉蛋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给本王调动兵马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大逆不道,本王要讨伐他!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静静的看着成郡王,并没有劝阻。

    司徒刑这次的政令,不仅让皇族,地方豪族惶惶,就连宗门也多受影响。

    北郡豪族震怒!

    一个个家族发出怒吼,集结自己的私兵,和成郡王的兵马合在一处。。。

    十万兵马!

    几十万的物资!

    几天就集结完毕,如果是以前,这种速度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这也说明,司徒刑的政令,让豪族多么的愤恨。

    为了击杀他,无数的豪族倾尽所有。。。

    豪族们恨得咬牙切齿,平民和奴仆也是一脸的狐疑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这道政令究竟作不作数?

    毕竟古往今来,奴隶一直都是贵族的私有财产。司徒刑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?

    “萧何,城中可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司徒刑气定神闲的坐在条案之后,脸上没有任何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形势不太乐观。。。吕家等诸多家族,虽然没有明确反对,但是内心多少有些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奴隶们虽然获得了自由,但是他们心中还有非常多的担心。”

    萧何轻轻的行礼,满脸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皮不由的就是一跳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担心大人朝令夕改!”

    “担心这条政令不会长久,也因为这样,很多获得自由之身的奴仆并不敢离去,生恐将来被主家清算。。。”

    萧何看了司徒刑一眼,见他脸上没有任何怒色,这才细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点头,认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这还是本官的错,威信不够,这才让百姓有所怀疑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一诺千金,更何况那是本官的政令,自然没有更改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这般这般去做。。。!”

    “他们心中的疑惑自然会尽去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神幽幽的思考半晌之后,轻轻的探身,在萧何的耳边小声的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样真的可以?”

    萧何的脸色不由的微变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做了就知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重重的点头,没有任何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快去看啊!”

    “县衙那里有热闹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清晨的知北县格外的宁静,但就在宁静当中却有着一丝难掩的骚动。

    全城的百姓都好似赶集一般聚集到县衙门前,满脸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各位乡亲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有令,但凡有人将这块木头扛到西城门,就赏黄金千两!”

    身穿黑衣,头戴冠帽的萧何面色清冷的站在那里,环顾四周之后,这才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萧大人,莫要开玩笑了!”

    “这块木头,别说是壮年,就算是老朽也能抬动西门,怎么可能赏金千两!”

    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走出人群,看了一眼枯木,满脸不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爱开玩笑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白给钱么?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到老者的话,也是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“老丈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能抬动,何不前来试试?”

    被别人质疑,萧何也不生气,微微一笑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老丈被萧何的反问将了一军,有心上前,又感觉不真实,犹豫再三之后,他还是对着萧何重重行了一礼,有些羞臊的返人群。

    显然,他最后还是心存怀疑。

    “那位壮士愿意?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有令,只要将木桩扛到西城门,就赏金一千两黄金!”

    看着老丈的行为,萧何也不着急,只是轻轻的摇头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