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哈尔巴面色阴沉,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当中,一个个奴仆头颅低垂,不敢发出丝毫声音,生恐惹怒城主。

    外域乌兹国奴隶非常多,而且是家主的似有财产,别说责罚,就算杖毙,官府也不会追究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每一个奴仆都异常小心谨慎,生恐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城主!”

    “此事并非属下不用心,而是大乾人实在是太过狡猾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早就来到乌兹国,并且潜伏,我等根本没有办法甄别!”

    身穿白色长袍,头上带着白色头巾的哈米,满脸的苦涩,有些无奈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雷登平日都在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城内这么多细作,竟然没有任何发现,这是失职,等战争结束后,本城主一定要重重的责罚!”

    身体虚胖,看起来好似肉山一般的哈尔巴胡须炸开,声音好似金钟一般浑厚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哈米看着哈尔巴暴怒,本能的闭上嘴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中却有这几分别样的心思。。。

    哈尔巴虽然是城主,但是军队却一直掌握在雷登手中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两个人的关系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的和谐。

    哈尔巴今天暴怒,想要惩处雷登,何尝没有借题发挥的意思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有些不满,但是他却没有为雷登出头的打算。反而作壁上观,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这些细作都是如何进入城池的?”

    虽然暴怒,但是哈尔巴却没有忘记主次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城主,知北县的商业一直以来都十分发达,特别是近来几个月,势头更是惊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阔叶城的商人到知北县购买廉价的商品,然后在国内进行售卖,所得之利,远超普通贸易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属下调查发现,其中几个家族,竟然偷偷的和知北县做起了军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大量的生铁,兵器被高价贩卖到知北县。。。”

    哈米急忙躬身如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他们竟然胆敢售卖军备,他们这些人难道不怕掉脑袋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没有惩处!”

    哈尔巴的眼睛圆睁,声音如同炸雷一般。他的手掌更是重重的砸在桌面之上,上好的瓷器被直接打翻,茶水洒落一地,看的哈米的眉头不由的就是一跳。

    哈尔巴真是被气到了。。。

    “城主!”

    “不是属下不负责,而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哈米的嘴唇抖动,满脸的犹豫和迟疑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发现尽管说来,本城主恕你无罪!”

    哈尔巴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眯,声音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属下纵容,而是那些人的背景太过惊人,其中很多更是老牌的贵族!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是不想管,而是不敢管!”

    哈米满脸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“都有谁!”

    “难道,本城主的刀不够锋利么?”

    哈尔巴有些气急的抽出腰刀,虎目圆睁,杀气腾腾的说道。

    哈米被哈尔巴逼问,不敢隐瞒,用小若蚊蝇的声音说了几个名字,刚才还杀气腾腾的哈尔巴,顿时满脸颓废的坐下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刚才的气势。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哈尔巴的反应,哈米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,显然,哈尔巴的反应早就在他的预料之内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对着自己的亲族高举屠刀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次参与的人实在是太多,如果哈尔巴真的胆敢举起长刀,恐怕第一个要造反的,就是哈尔巴最亲密的战友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该死,都是国之硕鼠!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,我们的阔叶城才千疮百孔!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就不明白,没了阔叶城,他们就算拥有再多的财富,也会是寄人篱下!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聪明人,岂能不知。。。。但是利欲熏心!”

    听到哈尔巴的话,哈米也是满脸的颓然。

    大权在握的他,心中第一次有了无能为力之感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冰雪咆哮!”

    就在城头双方战斗火热,你来我往,难分彼此之时。

    一直做壁上观的白衣神官陡然抬起手臂,一道白色好似龙卷的能量瞬间肆虐开来。

    一朵朵晶莹的雪花从空中飘落,青色寒冰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不论是人还是其他,都变成晶莹的冰雕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快撤!”

    感受到其中的危险,樊狗儿的脸色不由的大变。

    他是先天高手,战力直追宗师,全身血气好似熔炉,自然不怕严寒,但是士兵们却是不行。

    他们的整体境界都在练皮。

    气血虽然远超普通人,但是,当他们面对严寒的时候,还是那么的脆弱。

    樊狗儿没有想到这个神官竟然如此的霸道。

    更没有想到他的心竟然如此的狠辣,竟然丝毫不顾及城头上的勇士和骑士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“快撤!”

    樊狗儿的身体变得赤红,一丝丝血气凝聚,好似烟柱一般升腾而起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受到他的影响,四周寒冷的空气慢慢变得温暖。

    本来被冻僵的士兵也开始恢复行动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樊狗儿知道,这种情况并不能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撤退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恶毒的老匹夫!”

    “竟然连自己人都杀!”

    看着空中不停跌落的雪花,韩信和杨寿的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那位老年神官竟然如此的狠毒。

    而且,他所掌握的力量也是他们闻所未闻的。

    “以前在知北县的时候,本将曾听外域商人说,外域有神官,可以操纵天地之间的规制之力!”

    “冰雪寒霜,流水瀑布,只在他们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本以为这只是他们的夸张之词,没想到竟然是真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薛礼看着空中的雪花,眼神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掌握规则之力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些小把戏!”

    “和宗门中的修士之力没有任何区别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们头顶的雪花,还么有落下,就被士卒身上的气血溶化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军出动,这些神官的法力根本没有任何效果!”

    李陵因为出身李家的关系,得到了李射虎的指点,所以对于鬼神之道了解最深。

    听到薛礼的感慨,李陵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。满脸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所言极是!”

    就在李陵的话音落地,大帐篷之外陡燃传来一声清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听着那熟悉的声音,薛礼,韩信等人的脸上陡然升起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