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黑石!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乾的特殊情报机构,和三法司齐名的黑石?”

    听到黑石的名字,巴布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脸上更是流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外域人听到黑石的名字都如此反应,黑石的恐怖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正是那个黑石!”

    “杂家王承恩,现在添为黑石的指挥使!”

    黑影中的声音阴柔,透着一股子的媚态,听的巴布全身不由的一寒。

    这种声音他在大王宫中曾经听过。

    是阉人特有的声音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公公此次前来,可是要为大乾做说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如此,公公请!”

    “我家王子和王后的争斗乃是兄弟之争,万万没有请大乾入关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爵爷说的对,也不对!”

    “杂家的确出身黑石,但是这次并不是代表大乾皇帝而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王承恩仿佛没有听到巴布的拒绝,声音如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大乾皇帝,那么咱们之间就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闻王承恩并非身负皇令,巴布紧绷的身体顿时变得松弛,有些颐气指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巴布爵爷不急着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听完我家主人的条件之后再拒绝也来得及!”

    王承恩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巴布面色冷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巴布定然不会做大乾的走狗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巴布爵爷。。。如果我是你,定然会好好的听听,伊丽贵女,您说我说的对么?”

    王承恩也不动怒,声音冷静如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巴布,我们还是先听听再做决定吧。。。”

    伊丽眼睛闪烁了几下,面色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伊丽,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巴布没想到伊丽竟然真的想听,脸色不由的微变,用责问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伊丽贵女果然是聪明人!”

    “杂家虽然是黑石,但代表的却是司徒大人!”

    王承恩有些赞赏的看了一眼伊丽。

    伊丽虽然是女人,但是论野心和手腕,不在巴布之下,甚至某种程度上远超巴布。

    从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能看出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司徒刑那个县令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资格和本爵谈判?”

    听到司徒刑的名字,巴布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不屑,有些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倒是伊丽的脸色不由的微变。

    知北县和阔叶城相邻,对其政治格局,她有着超出常人的了解。

    甚至她仔细的了解过司徒刑的经历,越了解她就越是心惊,妖孽。。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词,她不知用干什么来形容自己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巴布爵爷,你的信息太落伍了!”

    “大人现在已经是八府巡按,掌握着北郡大半的土地,并且很快就会被敕封为藩王!”

    “杂家想,以这样的身份,应该有资格和巴布爵爷进行谈判。。。”

    王承恩见巴布轻视司徒刑,脸上不由的升起几分不自然的潮红。好在,他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,十分克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乾怎么可能异姓封王?”

    听到王承恩的话,巴布的脸色不由的大变,本能的感到不信,但他的理智又告诉他,王承恩定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虚言。

    毕竟,只要自己稍微派人打探,就能将这个谎言彻底揭穿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如此的愚笨。说出这样拙劣的谎言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司徒刑真的要被敕封为藩王?”

    伊丽也是眼睛圆睁,嘴巴微张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王承恩能够理解伊丽的震惊,别说她,就算王承恩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也是嘴巴大张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的条件是什么?”

    得到王承恩的肯定答之后,伊丽脸上的倨傲尽去,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。

    这也不怪她,大乾藩王的地位足以和乌兹国国王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伊丽虽然出身贵族家庭,但是论地位,远远不能和国王相提并论,所以,她本能的放低自己的姿态。

    当然,与其说伊丽对司徒刑低头,不如说让她低头的是制度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条件是,只要打开城门,迎接大乾军队入城者,就会被敕封为王!”

    王承恩声音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大乾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乌兹国有自己的国王,也有自己的王储!”

    “王权高贵,岂容别人窥视?”

    听到王承恩的话,巴布顿时好似一头被激怒的雄狮,声音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乌兹国王位空悬已久,那位王储从小长于妇人之手,根本不足以成大器。”

    “天授不取,必遭其殃!”

    被巴布眼神盯住的王承恩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满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巴布绝对不会背叛国王,更不会背叛王储!”

    “你今日找错人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巴布高昂着头颅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王承恩淡淡的哦了一声,好似对巴布的反应,没有一点生气和诧异。扭过头颅,看着眼睛闪烁的伊丽笑着问道:

    “美丽的伊丽贵女,你也是如此的想法么?”

    “你问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只是一个女子!”

    巴布看着有些意动的伊丽,他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几分不渝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伊丽贵女,我家主公说了,如果你能够打开城门,条件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王承恩没有管巴布,声音充满诱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伊丽虽然有野心,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成为乌兹国的王者,所以当她听到王承恩的话,第一反应是荒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呢?”

    “在外域一百零八个国度中,不是没有女王执政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够完成大人的嘱托,那么你就是乌兹国的女王!”

    王承恩声音柔软,充满诱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伊丽的心不由的重重的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获得司徒刑的支持,这个事情不是没有可能。。。。

    毕竟,论个体战力,整体实力,知北县府兵都远在乌兹国之上。

    乌兹国最大的屏障,就是阔叶城。

    阔叶城一旦沦陷,知北县府兵长驱直入。。。恐怕就连王城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候,自己就是新的国王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司徒刑没有所图!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想法很诱人,但是伊丽还是理智的掐住这种想法,但是种子一旦在心底发芽,欲、望就好似杂草一般,在也没有办法控制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