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!”

    司徒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心中不由的也多了几分焦躁。

    经历过六次雷劫,好似玛瑙一般晶莹的念头不停的旋转,碰撞,一个个好似火花的智慧迸发。

    玄铁?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硬度够了,但是成本太高,而且就算自己不计成本,玄铁的数量也不够武装整个军队。

    青铜?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青铜的延展性不错,但是硬度远远不如黑铁。

    而且熔点太低。

    经过火药的燃烧,以及子弹的高温摩擦,必定会溶化。

    黑铁?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黑铁的硬度足够,而然熔点也高。会避免青铜枪管出现的问题,但是黑铁的延展性不行,冷脆性也高,极容易折断。

    六次雷劫念头不停的演算,一个个金属材质出现在的脑海之中,又被他一个个的否定掉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正如老工匠所说的那样,火遂枪枪管对材质的要求太高。

    别说知北县,就算是大乾,也没有多少合适之物。

    “难道只能少量生产出来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微眯,有些郁闷的想到。

    火遂枪!

    那可是知北县最高机密,他更是抱以厚望。

    现在研发成果,却因为金属材质的事情不能大规模的生产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的非常的憋屈。

    “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容颜苍老的匠人,声音低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请大人恕罪!”

    “不是小老儿藏拙,而是真的没有办法。。。”

    老工匠明白司徒刑心中的苦闷,急忙上前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北郡乃是方圆千里之内唯一的大城,里面人烟稠密,匠人众多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们会有办法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以后再说!”

    司徒刑听到老匠人的话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,但是他眼睛中的亮光很快就熄灭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知北县最后的底牌。最强大的科技产物,他要进行严格保密,就算是知北县土生土长的工匠都要经过三法司的层层把关。

    就在司徒刑即将绝望之时,他的脑海中陡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使用合金?”

    司徒刑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,有些鬼使神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合金?”

    老匠人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将生铁,青铜,玄铁等材料混合在一起进行冶炼,不仅能够提升材料的硬度,更能降低材料的成本!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兴奋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样既能保证金属的硬度,又能大大的提升延展性!”

    “可以试一试!”

    想到这种可能,老工匠的眼睛也不由的发光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司徒刑所说的那般,绝对是一场工艺上的革命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眼前的锦盒,有些迟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九转金丹,能够延寿三载,因为炼制工艺太过苛刻,就算药王谷也只有数丸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了一眼司徒刑,好似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传说中的九转金丹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巴掌大的锦盒,司徒刑的表情顿时大变,眼睛中更流露出难言的垂涎。

    因为受伤的关系,司徒刑的寿元大损。

    一枚九转金丹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,但是却可以给他延长三年阳寿。

    有着三年时间做为缓冲,说不得司徒刑就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只要成为武道圣者,他的寿元就会大增,到了那时,以前损耗的寿元不仅能够全部补,还能正增加不少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枚金丹,我要了!”

    “不知前辈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微眯,看着鹤发童颜的有药鼎老人,他不相信,药鼎老人会如此的大方,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随手送给自己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送人。。。

    那么就一定有所条件!

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的确是痛快人!”

    “老朽的条件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请大人将“蒸汽机”的设计图纸交出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人王陛下对此非常有兴趣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见司徒刑开门见山,他也不再绕弯子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人王陛下真的好大的胃口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你认为可能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上翘,有些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虽然想到这个结果,但却没有想到,司徒刑会如此的直接,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,常言说的好,率土之滨,皆是王土!”

    “大人如此不留情面,恐怕会惹得陛下震怒,到了那时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点头,丝毫不将药鼎老人的威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现在的大乾就外强中干。

    以霸道著称的乾帝盘,在宗门天仙大能的窥视下,也只能龟缩在王城之中。

    别说司徒刑这样的封疆大吏,就算是文官对乾帝盘的畏惧也是大减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司徒刑真不相信乾帝盘会为了这么一点矛盾,冒着被击杀的风险走出王城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他对药鼎老人的威胁,丝毫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只有人王陛下对图纸感兴趣?宗门就对图纸不感兴趣?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陷入尴尬沉默之时,司徒刑突然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被司徒刑说中心思的药鼎老人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讪讪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正如司徒刑所说,宗门怎么可能对司徒刑手中的图纸没兴趣。

    知北县的机械,那可一个会下金蛋的母鸡。

    如果宗门得到图纸,必定会攫取大量的财富。。。。不要以为宗门中人就不需要钱财。某种程度上,宗门更加的缺钱,毕竟修炼离不开法地侶财四个字。

    每一个宗门弟子,都是用大量的财富堆积起来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每一个宗门都分内门外门。

    内门是修炼的核心弟子,而外门则负责俗世,为宗门提供源源不断的物资和财富。

    司徒刑发明的机械,不知疲惫,日进斗金,短时间内为知北县攫取了大量的财富,宗门之人怎么可能不垂涎?

    只是碍于司徒刑的实力,不敢放肆罢了!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