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如果能够为我大乾所用,必定会是一个治世能臣!”

    “但是如果走上歧途,恐怕就是一个乱世枭雄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陛下能够听从老朽的建议,施以恩泽,将他牢牢的绑在战车之上。”

    听着药鼎老人的感慨,楚凤儿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异色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形象,在她的心中高一点点的被完善,变得立体,有血有肉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代表她就愿意嫁给司徒刑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固然优秀,但是如此评价是不是有些言过其实?”

    “凤儿,你在知北县这些时日,可有什么感触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没有立即答楚凤儿的问题,而是轻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干净!”

    “有活力!”

    “还有好似朝阳一般的希望。。。这是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!”

    楚凤儿虽然不知药鼎老人为什么这么问,但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种感觉,朝阳一般的希望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知北县最可怕的地方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给他一定时间,定然能够席卷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候,恐怕就算朝廷有心剿灭,也没有那个力气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了一眼县衙所在。

    那里是一个人来人往的集市,来自外域的商人,蛮荒的商人在那里不停的叫卖,各种货品不停的被搬上机关车,然后在众人希冀的目光中运往各地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想象,廉价商品抵达各地后,引发的抢购风潮。。。无数的银子,会好似流水一般汇聚。

    “既然司徒刑如此的危险,为什么不立即镇压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可以燎原,但那毕竟只是以后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楚凤儿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并非不愿,而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拥有大秦金人,非三大宗师亲自出手不能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三大宗师又互相牵制,不敢轻动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听到楚凤儿的诘问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涩,满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希望,我们的计划能够成功,否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能够成功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已经半只脚迈进了棺材!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了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大乾江山,本公主牺牲自己的幸福又算的了什么!”

    看着面色扭曲,咬牙切齿的楚凤儿,药鼎老人的心中顿时升起一种难言的萧索。

    自己这样做,究竟是对,还是错?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知北县神工坊坐落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巷子里面。

    面积也不是很大,只有前后三进院子,但是众人不知道的是,这个院子,只是一个伪装。

    神工坊真正所在,根本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司徒刑抛开身后的尾巴,在知北县绕了数圈,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,他这才轻身一跃,落在院落当中。

    径直的走进房屋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正在锻造兵器的匠人,竟然对他的存在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该锻造的锻造,该熔炼的熔炼。

    司徒刑穿过大厅,来到一个十分隐秘的房间,在发黄的墙壁上有规律的拍打几下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黝黑的洞口陡然出现在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身体也好似自由落体一般坠落。

    等他眼睛适应黑暗之后,他的脚已经踏在柔软的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!”

    几个年老的匠师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,上前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在意这些繁文缛节,轻轻的挥手,示意众人去工作,有些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大人的吩咐,我等已经基本完成了设计锻造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稍许细节尚需完善。。。”

    年老的匠人知道司徒刑的脾气,也不见外,上前半步,张开嘴巴露出焦黄的大板牙,满脸堆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成功了?”

    听着匠人的话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闪烁,满脸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托大人洪福,老朽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老匠人也是满脸的激动,对着司徒刑行礼之后,有些文绉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眉头不由的轻轻一皱,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火枪虽然研制成功,也能够射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因为温度太高的关系,枪膛特别容易炸裂!”

    “而且射击速度也不是很快,装填弹药也是麻烦,在老朽看来,此物短时间内不能用于实战!”

    老匠人眼睛闪烁,有些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们的测算,一杆长枪能够发射多少次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脸色不由的一僵,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经过我们的测试,发射百次之后,枪膛就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炸裂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用更好的材质,才能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!”

    老匠人也是一脸的无奈,眉宇之间带着忧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射击百次,就枪膛炸裂,的确不是很稳定!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头疼的揉着眉头,不过他也明白,这样的进度已经非常难得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就算是上一世,西方发明火遂枪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不死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倒是有,但是可惜成本实在是太高了!”

    老匠人听到司徒刑的询问,嘴角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,大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玄铁的硬度要远远高于普通生铁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玄铁太过珍贵,根本没有办法大规模生产。。。”

    老匠人满脸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司徒刑发明火遂枪的目的,就是大范围的配备。如果只是小规模的换装,根本没有多多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难道就只能放弃了?

    科技树等级太低,就没有特殊材料。

    没有特殊材料,一切奇思妙想都是空中楼阁,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怪不得前世的时候,欧美等发达国家对华国限制特殊钢材出口,并且封锁技术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华国的很多军用,民用设施要远远落后世界先进水平。

    司徒刑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无奈的苦楚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