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战争只是政治的延续!”

    “尚未开战,胜败已经成为定局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声音很轻,但是在萧何的耳朵中却不亚于黄钟大吕。

    震撼!

    实在是太震撼了。。。

    萧何的心中仿佛有一扇大门洞开,他的眼睛看到了另外一个完全陌生,却又无比真实的世界。

    以前有些模糊的地方,瞬间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道文气,好似流水一般从空中倒灌而下,萧何的念头在如水的文气洗礼中变得更加的纯粹,透明。

    一丝丝智慧的火花迸射而出,一篇篇经文涌向心头。

    萧何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司徒刑,顾不得失仪,盘膝坐在地上,嘴巴微张,声音宏大的读诵着一篇篇诸子文章。

    管子!

    百里奚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和普通儒生不同,萧何虽然也是儒家出身,但是他的所学,多是治国之策。

    这其中又以中古管仲,百里奚的著作为主。

    所以,在萧何背诵文章的时候,空中陡然出现了管仲等人的投影。

    更有民生百态的图像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顿悟了!”

    看着眼睛紧闭,好似木头人一般没有知觉的萧何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眯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顿悟是可遇不可求的,就算是司徒刑,也仅仅是顿悟过一次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么一次顿悟,让他凝聚法种,成为了法家的传人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次顿悟,司徒刑必定会和以前的轨迹一般,普普通通,或者是被人暗害,或者是庸庸碌碌过完一生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无心之言,竟然让萧何进入顿悟状态。

    虽然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但是,司徒刑并没有打扰。

    这种机会十分的难得,究竟能够获得多少造化,和顿悟的时间有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仅没有出声,并且悄悄的站起身,走到大营之外,好似披甲之士般站立,禁止任何人进入大营百丈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感受着营帐上方翻滚的气息,以及好似守卫一般笔直站立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不论是士卒,还是将领,眼睛中都流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,自然不会出现哗然之声。

    不过,围拢的人却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到最后,更是里三层外三层将整个营帐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好在,韩信和杨寿处置得到,再加上军法司的人及时出现,这才避免出现骚乱。

    “狗儿,你说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大人的脸色如此的肃穆!”

    杨寿看着空中翻滚的文气,以及时不时发生变化的图像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俺那里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过,大人这么肃穆,定然是有大事发生!”

    “我等还是好好的维持秩序,不要被不开眼的腌臜货冲撞了才是!”

    樊狗儿看着空中的文气,眼睛中不由的也流露出一丝好奇,但是他并没有去探究,而是瓮声瓮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是杨某着象了,还是狗儿想的透彻!”

    看着好似甲士一般忠心站立,警觉看着四周的樊狗儿,杨寿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自嘲。

    “必定不会不是坏事!”

    “你等只注意空中翻滚的文气,以及诸多异象,没有看到大人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喜色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大人左右不见萧何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动静,定然和萧何先生有关!”

    “再结合这里的动静,恐怕,萧何先生是进入了难得的顿悟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恐别人惊扰,司徒大人这才亲自手持宝剑,镇压四周!”

    韩信看着空中翻滚的文气,面露喜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司徒刑在此,定然会对韩信刮目相看,几条分析不仅有理有据,而且已经距离真相很近。

    怪不得,韩信以后有那么高的成就。

    这份心智,是一般人的难以比拟的!

    “萧何先生顿悟了?”

    听着韩信的分析,樊狗儿等人的脸上也都流露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萧何虽然不是将领,但在知北县体系中有着非常高的声望。

    所以,众人为他由衷的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“虽不中,但也不会相差甚多!”

    韩信看着众人希冀的目光,不由重重的点头,满脸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左右!”

    “将整个大营戒严,百步之内,不许有任何人靠近!”

    “但有抗命不尊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杨寿面色严肃的看了一眼大营方向,这才单手按住家传宝刀,声音冷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得到他命令的兵甲重重的点头,身形后传,甲片摩擦,发出齐刷刷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把把闪烁着寒光的长刀,更是陡然出鞘,在伍长,队正的带领下,组成阵势,将整个大营护卫起来。

    一丝丝寒气,一丝丝煞气升腾而起,空中更是凝聚成好似火烧云一般的血气。

    无论是鬼仙,还是妖邪,只要胆敢窥测,就会被蓬勃的血气点燃,最终变成飞灰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又是血气!”

    就在知北县大营被血气笼罩的瞬间,一个鬼神有些无奈,又有些悻悻的咒骂道。

    “去告诉王爷,知北县大营疑似有人顿悟!”

    “因为大营被血气,煞气笼罩,鬼神不敢接近,何人顿悟不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就在那个鬼神吩咐之后,一个黑色的影子陡然炸裂。

    身在千里之外的青衣老道,得到鬼神的传讯急忙走向王府花厅。

    成郡王大多时间都在花厅之中处理政务,或者是接见将领,属臣。

    所以,想要找成郡王,去花厅定然没有错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想的那样,脸上长着短须,眉宇之中透着紫气的成郡王正龙盘虎踞的坐在王座之上。

    在他前方站着几个文臣,正满脸苦涩的向他汇报政务。

    自从知北县成立机器织布局之后,越来越多的商人或者是明,或者暗的投靠知北县,在那里开设工坊,建立产业。

    受到这个情况的影响,知北县的日子,越来越艰难。

    他们此次前来,就是向成郡王请命,利用强制手段,禁止北郡商人,以及他们的财产外流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