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以堂堂正正,泰山压顶之势攻下,再配合攻心之策,到了那时,不论是乌兹国,还是乌兹国王都会在大军面前感到绝望,最后只有投降!”

    杨寿满脸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邢不由轻轻的点头,这个计划,完全符合杨寿的性格,稳重,正大光明。

    和韩信的计划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但是,两个计划都非常的不错,一正一奇,各有所长。

    ”好!”

    “堂堂正正,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才是兵法中的上策!”

    “兵有云:攻心为上!”

    “杨将军此战策,深合兵法纪要!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将领如同醍醐灌顶一般,眼睛顿时亮起,满脸的激动。

    更有人重重的拍掌,显然,杨寿的兵法战策深合他们的心意。

    不过当然也有人脸上流露出迟疑之色,因为他们认为这个计策虽然稳妥,但是太过于保守,而且给了乌兹国太多的时间,一旦他们调动大军,或者向其他城邦求救,那么指北县的大军必定陷入泥潭。

    “杨将军,你这个计策好是好亦,但是却容易陷入泥潭!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那可是乌兹国的领土,我等本就是异国人,没有地利也没有人和,一旦被他们咬住,就会陷入泥潭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,我等有多少士兵投入战场?一万,两万,还是数万?”

    韩信听完杨寿的计划,仔细思考半晌之后,面色肃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一个问题!”

    “战争打的就是出其不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步步为营,难免会陷入泥潭。。。”

    薛礼等人不由的轻轻点头,韩信所说的情况极有可能发生,毕竟,那是乌兹国的领土。

    开疆拓土,对大乾来说,他们是英雄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乌兹国的人来说,他们就是侵略者。

    不论是当地的贵族,还是普通百姓,甚至是奴隶,对他们都会友好。。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稳扎稳打,不亚于将军队陷入泥潭,最后一定会是添油战术,就算最后胜利,也会是惨败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没有人愿意看到。

    “而且,乌兹国并不是单独存在,他的背后还有一个强大的联邦,外域百国同气连枝。我等一旦发动战争,必然要考虑到其他城邦的反应!”

    韩信见大家对他的意见十分认可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一旦其他城邦做出反应,以大军支援乌兹国,那么我们势必要面临多线作战的困扰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,我等背腹受敌,恐怕除了败亡,没有别的结果!”

    李凌眼睛陡然收缩,有些恐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其他人显然也想到这种恶劣的情况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所想,本将自然也是知晓!”

    “想要破解这样的情况,也并不是很难,要知道外域诸国虽然同气连枝,互相支援,但也不是铁板一块,特别是相邻国度之间更多嫌隙!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等派出能言善辩之士,备上厚礼,四周国度必定不会出兵!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,乌兹国就是孤立无援。。。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质疑,杨寿并没有生气,也没有恼羞成怒,而是声音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自信,计划一环扣一环的杨寿,诸位将领不由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们也意识到彼此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不论韩信,还是杨寿的计划,都堪称上策,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就算是司徒邢也陷入了左右为难之中,好在,他并不需要立即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诸位将领先行营,本官思虑半晌,再做出决定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不论是杨寿,还是韩信,亦或者其他将领都低头承诺,脸上不仅没有任何不满,反而一脸的认同。

    毕竟,此事是大事,关乎指北县的未来。

    司徒邢表现出的慎重是应当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知道,这个抉择不会太久。因为这是乾帝盘的旨意,和乌兹国的战争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就在众位将领转身即将离开之时,司徒邢十分突兀的说道:

    “萧何留下!”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正低垂着脑袋,想要离去的萧何,脸色不由的微变,眼睛中更是流露出差异之色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表情变化,大体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为萧何不是武将,也没有什么军事才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司徒邢将他留下,不得不让人感到玩味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留下属下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萧何上前行礼之后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于乌兹国之战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看着头颅低垂的萧何,司徒邢也没有拐弯抹角,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“大人,问属下,可真是问错人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虽然对内政方面有几分拙见,但是对于战争真的是一窍不通!”

    虽然心中早就有预料,但是当司徒邢询问的时候,萧何的脸上还是不由的升起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心中却当司徒邢是病急乱投医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认为本官这是病急乱投医!”

    司徒邢看了萧何一眼,有些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!”

    萧何感受到司徒邢目光中的戏谑,脸皮不由的就是一僵,后背的汗毛更是根根倒立。

    随着司徒邢手中的权柄增大,他身上的威严也是日重。

    而且,司徒邢行事,也颇有先秦之风,法律出奇的严苛,虽然大家刚开始颇有微言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众人慢慢体会出重罚的好处。

    领地内犯罪率大幅度下跌,而且,民风也变得淳朴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就说什么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岂是那种心胸狭隘之辈?”

    司徒邢看着身体有些僵硬的萧何,脸色顿时变得和煦起来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萧何的身体慢慢放松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国家之事,唯祀与战!”

    司徒邢继续说道。萧何轻轻的点头,脸上流露出认同之色。这句话是中古孔丘所说,早就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,司徒邢竟然话锋一转:

    “但是,在本官看来,战争只是政治的延续!”

    “其实某种程度上,战争尚未开始,已经分出了胜负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本官让你单独留下的原因!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