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不够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司徒邢,不知他究竟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说,乾帝盘开出的条件不够!”

    司徒邢看着药鼎老人,面色认真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

    “太上传人的荣耀,以及气运加成,都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”而且,乾帝盘是君,你是臣,忤逆上命,这可是乱臣贼子的表现!“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一脸认真的司徒邢,面色顿时有些难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要违抗圣旨么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司徒邢并没有说话,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手指轻点半天,但是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接受,司徒邢现在的确是羽翼丰满,有了对抗乾帝盘圣旨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也是内臣和外臣的区别。

    内臣手中没有兵权,一切都是来自天子的雷霆雨露,只要皇帝愿意,一道圣旨就能让他跌落深渊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世人常说的,雷霆雨露皆是天恩,君让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

    但是外臣则是不同。

    他们远离神都,不在乾帝盘的眼皮底下,升迁速度很慢。

    但是每一步都稳扎稳打,根基深厚,如果在手握兵权,那就是一方诸侯。

    就算是乾帝盘想要动他们,也要思虑再三。

    并且没有绝对把握,不敢轻动,生恐因为逼迫造反。

    张家就是如此。。。

    随侯田黄也是如此。。。

    不论是张家还是田家,早就有了反义。

    为什么乾帝盘一直以来,都听之任之,就是这样的原因。

    也不怪乎,古圣先贤感慨,治大国如烹小鲜。

    司徒邢现在虽然没有成长到那种地步,但也是一方诸侯,轻易不能乱动。

    就算乾帝盘心中再是不满,也只能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现在的局势有关系,大乾风雨飘摇,乾帝盘就像是一个浆糊工,到处的修补,拆东墙补西墙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愿意过分逼迫司徒邢。

    也正是有了这样的底气,司徒邢才敢拒绝乾帝盘的旨意。

    “敕封为藩王,知北县周边十郡县为属地。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,顶牛,谁也不想妥协的时候,那个古朴的铜镜上再次浮现出文字。

    敕封藩王,永镇北疆!

    这个条件不可谓不厚。。。

    就算在大乾三百年历史上也是少有的,要知道,大乾开国初期,有不少异姓王,但是随着历代帝君有意的裁撤,异姓王不仅数量越来越少,而且封地的面积也是不停的锐减。

    当然这其中也有司徒邢的功劳。。。

    他的推恩令执行起来,让本来就有些苟延残喘的藩王实力大损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很多藩王将司徒邢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,恨不得处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如果,真如乾帝盘承诺的那般,恐怕司徒邢的地位,立马就会上升到权贵行列。

    甚至就算在藩王之中,也算是实力强大的诸侯。

    不过,司徒邢并没有过分的乐观。

    实力强大了,固然是好事,但也意味着,他即将进入争龙的战场,要么生,要么死。。。

    绝对没有中间选项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他的强大,他就会进入有心人的眼睛,各种暗箭随之而来,让人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“后辈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泼天富贵,不知多少人求都求不来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脸色黝黑,眼睛中神光闪烁的司徒邢,满脸艳羡的说道。

    正如药鼎老人所说,这就是泼天富贵,也就是因为大乾国祚将尽,而司徒邢羽翼丰满,形成尾大不掉之势,乾帝盘这才出此下去。

    否则,按照乾帝盘对国土的执念,定然不会撒手。

    别说乾帝盘这等强势之君,就算是昏庸之主,也不会轻易的将神器倒悬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,药鼎老人才会如此的艳羡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感到吃惊的是,司徒邢并没有一口答应,而是思索半晌,只有才面有苦涩的说道: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泼天的富贵?在本官看来,这分明是索命的无常!”

    “那梦神机岂是易于之辈?否则,乾帝盘也不会下如此大的本钱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?”

    “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见司徒邢说的神秘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意味着,乾帝盘有九分把握,某家没有办法活下来。就算是侥幸活下来,本官也会成为一个废人,对他,以及大乾没有任何威胁。否则,以乾帝盘的强势,他定然不会如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邢满脸苦涩的看着药鼎老人,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变,他虽然因为没有经历过大难的关系,心思相对单纯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智慧不足。否则他也不会成为医家的宗师,药王谷的宗主。

    所以,听到司徒邢的话语,他的心中顿时也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相对无言的时候。

    神都之中,也有两人正在讨论北郡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老猴,你说,司徒邢会接旨么?”

    乾帝盘高居龙椅,平天冠低垂,遮住目光,面色威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也是不知!”

    “想来应该愿意吧。。。毕竟,陛下愿意敕封他为藩王,并且拥有领地和实权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事情,也只有在开国之初,几个有大功的臣子,才享受到这等待遇!”

    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头颅低垂,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,声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邢这个人很聪明!”

    “如果在盛世必定是一个能臣!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乱世,就会是一个枭雄!”

    “这点和魏武帝当年倒有几分相似,不过魏武帝此人武道修为不高,而且太过多疑,否则定然不会早丧,最后被司马家捡了便宜!”

    乾帝盘眼睛闪烁,声音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,陛下是不是太高看司徒邢了!”

    “他何德何能,竟然能够和魏武帝相提并论?”

    李德福的眼睛不停的收缩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同时心中又有着说不出的担忧。。。

    他在乾帝盘身边日久,对乾帝盘的习惯早就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乾帝盘将一个人的能力说的越高,就说明他对此人越发的忌惮,心中越是想要除去。。。

    今日乾帝盘的话语,让李德福感觉到了一种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此也是毫无办法,只能祈祷司徒邢福大命大,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