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后辈,你的决定是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面色肃穆的看着司徒邢,一字一顿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拒绝!”

    司徒邢眼睛中流露出挣扎之色,过了半晌,这才满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成为太上的传人,你就会得到太上的道统,气运。。。到了那时。。。等等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,夸夸其谈,过了半晌,他才好似过神来,眼睛收缩,脸色古怪,难以置信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要拒绝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晚辈说的是拒绝!”

    “晚辈不想成为太上的传人!”

    司徒邢看着药鼎老人的眼睛,一字一顿,异常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满脸严肃,一字一顿的司徒邢,满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虚名虽好,但是终究不如性命贵重!”

    “成为太上隔代再传弟子,固然风光无限,但是却危险重重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虽然做过很多冒险的事情,但是大多都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的危险程度已经超出晚辈的掌控范围,所以晚辈拒绝!”

    司徒邢目光严肃的看着,异常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因为这个拒绝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眼睛收缩,满脸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限风光在险峰!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实在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太过胆小?”

    司徒邢的嘴角不由的上翘,流露出一个嗤笑的笑容,有些不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无限风光在险峰!”

    “但是,首先得有命,才能享受这一切风光!”

    “当然,只有活着的人,才能有资格评价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某种程度,大家都在比命,比谁活得时间长。三大宗师如此,大乾和宗门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多智近妖的诸葛为什么会败给前队变后队的司马懿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诸葛亮因为火烧藤甲军的关系导致寿命太短?”

    “就算后世给他再多的荣耀,也改变不了他失败者的命运。。。反观司马,他虽然才干不如诸葛,但是却年岁活得非常大。以至于成为最后的胜利者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一切都是假的,只有生命才是最根本的!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司徒邢的话,药鼎老人不由的沉默了。他是神器转世,寿命之长,直追破碎的圣人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他见惯了生死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,也不得不承认司徒邢的话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如果,当年诸葛先生不是阳寿不足,恐怕早就逆转乾坤。

    同样道理,如果司马家不是寿命足够长,熬死了诸葛亮,熬死了孙权,熬死了曹操,熬死了曹丕,他绝对不能造反作乱成功。

    将司马家从一个豪族变成了王族。

    这个差异,看似不大,但实际上却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很多人穷极一生,或者是数十代的努力,都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司马家从崛起到成为王族,用了两代时间,不得不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道理固然是如此!”

    “但是,后辈你这样做,是不是太过保守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嘴巴颤动,竟然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。但他还是不甘心放弃,有些萧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让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药鼎老人即将绝望的时候,没想到竟然出现了峰路转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眼睛陡然亮起,有些兴奋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前辈要给我讲实话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一定要我成为太上传人?”

    “如果前辈不讲实话,晚辈是绝对不会答应的!”

    司徒邢声音肃穆,面色认真,没有任何转余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实话?”

    被司徒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住,药鼎老人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逝,强忍着心中的不舒服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朽刚才所说的就是实话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前辈为难,那么这件事,咱们就不能继续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晚辈不想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某个人的棋子!”

    “哪怕他是人王!”

    司徒邢眼睛闪烁,满脸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司徒邢满脸肯定的表情,药鼎老人的脸色不由的大变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刚才还不是很确定!”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,晚辈已经百分百的确定!”

    看着司徒邢的表情,药鼎老人的俩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多智近妖!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个妖孽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见司徒邢如此的优秀,他对那个计划的信心又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猜到!”

    “老夫也就不枉做小人。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的确是那位面授机宜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用手指天,面色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

    司徒邢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了然。

    “宗门和朝廷的矛盾由来日久!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乾国祚将尽,宗门蠢蠢欲动。为了延续国祚,提升朝廷的实力,那位帝君做了很多布置,留下很多暗手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脸上流露出唏嘘之色,有些崇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也是他的暗手之一?”

    司徒邢眼睛如刀的直视药鼎老人,言语犀利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被司徒邢这么逼问,药鼎老人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羞赧,但是他最后还是萧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老夫正是暗手之一!”

    “药王谷其实早就投靠朝廷,每年都需要为皇室和军队提供大量的丹药!”

    “当然,皇室也不是没有馈!”

    “不仅给药王谷屡次敕封,共享气运,并且将谷中弟子招入皇宫,组建御医堂,专门为皇室和达官贵人服务。并且将大内藏对谷中弟子开放。。。让他们学习上古医术!”

    “最后那位更是将自己最喜爱的公主送到谷中学习,其实就是质子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药王谷和朝廷关系正处在蜜月期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见被司徒邢看穿,索性也不再隐瞒,就连楚风儿的身份也透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跟随你来的那个女孩是公主?”

    听到药鼎老人的话,司徒邢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