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太上教的开山祖师,以前是老冉的贴身童子!”

    “能够被老冉收为童子的人,自然也不是愚笨之人。。。而且,在老冉身边几十年,学会了不少。而且老冉这人忘情,不仅是对人,对器物也是如此,破碎的时候,竟然什么都没有带走。给那个道童留下了不少遗泽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些的基础上,那个道童创立了太上教!”

    “因为众人不知他的跟脚,竟然将他认为是太上的传人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“那个道童为了获取太上的传承,将所有的物品都翻了一遍,甚至是为了道德五千言和太史令闻喜大打出手!”

    ”最后只能敕封闻喜为副教主,这才避免被人揭穿!”

    “他却不知道,太上真正的传承根本不在五千言之中。。。“

    药鼎老人嘴巴裂开,满脸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人有时候不能太聪明!“

    ”那个童子,就是太聪明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太聪明,他才以为,太上的传承定人不会再那些破损的丹炉之中!”

    “如果被他知道,他一直觊觎,搜刮天下,灭到无数传承,也没有得到的太上传承一直以来都在他的手中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脸色微微变化,有些古怪,又有些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额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邢看着药鼎老人那幸灾乐祸的表情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古怪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原因,但是,他能够断定,当年的那个童子和药鼎老人关系一定非常的恶劣。

    否则,他不会这么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更不会一直没有将传承之法,告诉童子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好奇,但是司徒邢毕竟不是八卦之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绝对不会问当年之事。

    他现在更加关心的是,一旦他得到完整的传承,他会得到什么,又会失去什么?

    毕竟,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。

    他接过太上的道统,自然也要承担一些意想不到的压力。

    东方称这种现象为得失。

    西方称这种现象为“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!”

    虽然表达的方法不同,但是要表达的意思却是同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,司徒邢比谁都要谨慎!

    “前辈,本官要付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仿佛有些震惊,又好像有些诧异。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晚辈的意思是,得到太上传承后,本官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
    司徒邢满脸认真的看着药鼎老人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辈,你很好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司徒邢认真的目光,药鼎老人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赞赏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一般人听到老夫的话,恐怕会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!”

    “毕竟,太上老冉的名头还是非常大的,而且一旦成为老冉的弟子,能够得到的好处,也是无穷无尽的!”

    “在这样的诱惑下,还能坚持本心,这才是真正的智者!”

    “宗师过誉了!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这人比较悲观!”

    “而且有舍有得乃是天道循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有的事情,还是要问明白的好,免得稀里糊涂的做了应劫之人!”

    司徒邢并没有因为药鼎老人的赞誉就飘飘然,反而越发的谨慎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轻轻的颔首。

    “这个道理是最浅显易懂的,可惜,现在很多人却想不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得到,必先承受失去!”

    “就如同老夫当年转世,固然得到了肉身,蒙蔽了天道,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生灵。但是,老夫也失去了不朽不灭的躯体,更容易被人杀死,而且要经历胎中之迷,才能记起前尘往事!”

    “稍有不慎,就要胎死腹中,这样的危险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那前辈,晚辈需要面对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邢一字一顿,面色肃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举世皆敌!”

    “成为老冉的传人,固然风光无限!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也要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,甚至是来自太上教梦神机的敌视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梦神机敌视你是必然的,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转变了几个用词,声音肃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梦神机已经是半步虚空的存在了。。。就算不如当年未曾顿悟的老冉,但是也相差不会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那个童子所得的传承还算是比较完善,除了太上丹鼎经之外,已经获得了大半。在经过太上教历代传人完善,他们的经典必定十分的强大。否则太上教也不会成为第一宗门!”

    司徒邢注意到药鼎老人说话的语气,有几分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追杀我,难道就是因为那一部太上丹鼎经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,太上教追杀你,太上丹鼎经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原因是太上二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公开承认自己是太上传人,那么势必会分润大部分太上遗留的气韵!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,你和太上教注定会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因为太上教能有今日成就,固然有历代祖师传承,更多的却是因为他得到了太上遗留的气运!”

    “气运所钟,必定有天骄来投,也正是这个原因,太上教的气运这才好似水煎油烹一般。从一个小小的流派,变成今日的天下第一宗门!”

    “刨坟掘墓!”

    看着面色阴郁的药鼎老人,司徒邢的心中突然想起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刨坟掘墓!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如果按照药鼎老人所说,一旦自己打出太上传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不亚于斩断了太上教的根基,不死不休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甚至,太上教的当代教主,有着天下第一人美誉的梦神机也会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是时甚至。。

    是一定!

    梦神机必定会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,悍然出手,以压倒性的实力,将自己彻底的碾压成碎片。

    想到梦神机的强大,司徒邢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寒,全身更是有一种颤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。。。

    “后辈,你的决定是什么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好似根本没有看到司徒邢的表情变化,步步紧逼的问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