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药鼎老人仿佛知道了司徒邢心中所想,竟然轻轻的点头。好似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看着毫不在意的药鼎老人,司徒邢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事?

    他为什么在自己明白他的身份之后,还是如此的淡定。

    难道说,药鼎老人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宗师,成为媲美大宗师的存在?

    不过,就算是这样,如果三大宗师联手,他也断然没有生机。

    毕竟,天下最强大的三大宗师,梦神机,洪玄机,乾帝盘可都是心慈手软之辈。

    为了上古丹炉,为了古经,他们一定会出手的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仿佛知道司徒邢的担忧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个洒脱的笑容,并且嘴巴微动,用细如蚊蝇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灯下黑!”

    司徒邢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药鼎老人竟然也知道江湖黑话,更没有想到是,药鼎老人竟然如此的大胆,竟然敢在乾帝盘和梦神机的面前耍花腔。

    而且,从现在的情形看,他还成功了。

    成功的骗过了乾帝盘和梦神机。

    仿佛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测,司徒邢全身的气血陡然变得沸腾起来,一丝丝好似灵芝一般的火焰在的丹田之中汹涌的燃烧。

    九天之上的元气,被他撕扯下来,变成最精纯的血脉。。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的身躯也是如此,一股同根同源好似血脉的力量在两人之间荡波折。

    太上丹鼎经!

    毋庸置疑,药鼎老人修行的也是太上丹鼎经,只有太上丹鼎经,才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也只有太上丹鼎经才能从虚空张之中撕扯下来汹涌的元气。

    也只有太上丹鼎经才能让他有这种血脉相传的感觉。

    再结合药鼎老人头上的胎记,他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。。。

    上古丹炉的转世之身。

    这也就能够解释,为什么司徒邢对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。但是,记忆中又没有药鼎老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想到药鼎老人的身份,司徒邢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欲言又止的司徒邢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安慰,笑着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司徒邢也知道这个话题的敏感性,看了一眼四周,不由重重的点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眼,让楚风儿误会。

    她以为药鼎老人要和司徒邢单独面谈的,乃是她的婚事,脸皮顿时变得赤红起来,就连动作也显得有些扭捏。

    但是她并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显然,司徒邢不论是外貌,还是才华,都符合他的择偶标准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反对,并不代表她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虽然是她的师尊,但是并不代表就能做出最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她可是大乾的公主,只有乾帝盘点头,才能决定驸马的人选。

    这也是皇室成员的悲哀。

    他们自幼享受常人难以理解的荣华,同样的,他们也要付出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。

    比如说,姻缘!

    每一位皇室成员,对于自己的姻缘都没有办法掌控。

    就连太子,乾帝盘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的婚姻是用来联姻的,也是用来拉拢朝中大臣的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花厅

    因为谈论话题格外的敏感。

    不论是金万三,还是楚风儿都被赶了出去,只有司徒邢和药鼎老人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司徒邢满脸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前辈,你真是大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不怕晚辈心存不轨,要知道,前辈的存在,对宗门和皇朝都意味着无穷无尽的财富,还有无数的天才弟子。

    上古宗门之所以那么强大,就是因为有前辈这样的神器镇压!”

    “中古以后,各种神器都变得消失匿迹,更有的神器进入了宝界,互相支援,就算是宗门和皇朝想要对付他们,也是力所不逮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北郡,难道就不怕被宗门,皇朝捕猎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对司徒邢的话未置可否,只是轻轻的冷笑几声。

    等司徒邢脸上挂着疑惑之色后,他才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宗门,皇朝每年都在追捕我们!”

    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!”

    “不过老夫已经转世,更是医家当代宗主,就算他们发现了老夫的秘密,也会投鼠忌器。毕竟,医家可不是一个小的宗门,单纯以影响力来论,甚至还在其他宗门之上,毕竟不论是高高在上的王公贵族,还是地位卑下的黎民百姓都会生病,生病之后,都需要医家弟子。

    所以,当今,没有人愿意轻视,也没人愿意得罪医家弟子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身为医家宗主,天下闻名的宗师,声望之高,就算是乾帝盘和梦神机轻易也不愿意开罪。

    所以,药鼎老人才会如此的坦然。

    “前辈此次来北郡是为了?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自信的药鼎老人,司徒邢心中不由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第一次见面,但是,因为特殊的传承,司徒邢真的不愿意药鼎老人被拘禁,沦为一台没有灵智,只会炼制丹丸的工具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心中还是有着几分隐忧。

    人心难测。。。

    乾帝盘和梦神机,真的会顾忌药鼎老人的名望么?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将这个担忧说出,毕竟,大宗师可是无限接近超脱的存在。而自己又不是一个常人,恐怕自己一提到他们的姓名,他们心中就会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不过,司徒邢却在心中暗暗发誓,一定要保住药鼎老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为了偿还因果,也要如此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上古丹炉,太上也没有办法体悟。

    没有太上,也就没有自己的今天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好奇,我为什么能够脱离本体,转生为人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不知道司徒邢的隐忧,他只以为,司徒邢在考虑他的跟脚问题。

    他也么有隐瞒,好似对后辈一般说道: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神器固然强大,但是强大也是制约本身的一个因素!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强大,神器才没有办法转生,更没有办法修炼!”

    “老夫能够转生,还是托太上的福!”

    “当年太上在世之时,老夫曾经化身八卦紫金炉,为太上炼制丹药!”

    “太上飞升破碎之前,针对老夫的情况,传下一篇神文,老夫日夜修炼,用了数百年时间进行准备,才转生成功!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