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斯人已逝。。。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见白老太太态度坚决,也不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谷主,您这次来是为了?”

    白老太太有些好奇的看着药鼎老人。

    她不是白自在。

    自然明白,药鼎老人所说不过是托词。

    白家虽然在知北县有些势力,但是还不足以让药王谷的谷主亲临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听到白老太太的询问,没有立即答,只是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楚凤儿。

    性格洒脱的楚凤儿看到药鼎老人那调笑的眼神,脸色顿时变得赤红,好似蒙上了一层红布。

    有些扭捏的转身。。。

    总不能告诉白老太太,此来是为自己选驸马,如意郎君吧?

    女儿家的,面皮还要不要了。

    白老太太见药鼎老人没有立即答,只以为涉及谷中机密,也就没有在追问。

    这让楚凤不由的长松了一开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她的心完全落地,耳畔突然响起一个清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位长者!”

    “你我是否曾经见过?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声音,楚凤儿的脸色不由的微变,表情也变得更加的扭捏。

    “老身见过县主!”

    白老太太见到来人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欢喜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说的可是老黄历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县主早就高升,现在是八府巡按,掌握八府之地,可是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!”

    一身素衣的白自在急忙上前更正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大人已经高升!”

    “倒是老身唐突了!”

    听到白自在的解释,白老太太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诧。

    因为年岁的关系,她早就不掌舵,但是,就算这样,她也知道,司徒刑担任县主时间并不是很久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司徒刑竟然只有了一年多的时间,就从县主提拔。

    而且直接成为权柄赫赫的封疆大吏!

    “老人家不用如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还是喜欢各位称呼为县主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您是长者。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的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满脸歉意的白老太太,不由的微微一笑,没有任何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年,小儿的行为让大人见笑了!”

    “老身知道此事后,已经重重的责罚于他,并且责令他从胡庆余堂中撤出股份!”

    白家老太太好似突然想到什么,满脸感谢的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诧异的抬头,看了一眼鹤发寿眉的白家老太太,以及站在她身后,有些拘谨的白大先生。

    要知道白大先生,当时亲自出面劝说,白二爷都没有任何应。

    可见他是真的铁了心的想要另立门楣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白家老太太三言两语,就让白家二爷退了胡庆余堂的股份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折煞本官了!”

    “白家是本官治下之民,本官自然要维护周全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长者是?”

    见司徒刑的目光落在药鼎老人身上,白自在和白老太太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为难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脸上堆笑。自然明白两人的担心,迎着他们的目光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得到肯定的应之后,白自在这才满脸恭敬的介绍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药王谷宗主药鼎老人!”

    “药鼎老人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收缩,满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他虽然对药鼎老人的身份早就有预料,但是他也没有想到,这个面容古朴,形态苍老的人,竟然是当代的医家宗主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!

    实在是太令人感到震惊了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晚辈见过宗主!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,司徒刑急忙整理仪容,上前深深的鞠躬,行弟子礼,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您这是?”

    看着司徒刑的表现,不论是白家老太太,还是白自在的眼睛都是不由的一眯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这是?”

    别说是白家等人,就连杨寿等人也是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大乾,师徒传承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模式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没有人胆敢冒认师门。

    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,司徒刑为什么要给药鼎老人行礼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也是满脸的狐疑。

    难道他记起了老朽的身份?

    不应该啊!

    当时他只是一个儒生,修为更是低微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发现老夫的窥视?

    如果没有发现,他这又是为何?

    “晚辈前些年曾经受伤,寿元耗尽。是医家长者华安先生传授“五禽戏”,才苟活至今!”

    “如此大恩,晚辈不敢忘怀!”

    “晚辈曾经在心中暗暗发誓,有朝一日,定然要报答医家!”

    “今日见到医家宗主,不知为何,心中竟然隐隐有着亲近之感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见众人都有些茫然,主动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这就是为何?”

    白自在知道司徒刑修行五禽戏的事情,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一直将司徒刑视为半个医家传人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司徒刑竟然真的在公开场合,对医家宗主行弟子礼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,我们又见面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在药鼎老人身边,头戴斗笠的人陡然将面巾掀开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吴起!”

    “吴兄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看着那熟悉的面孔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吴某身中五劳七伤掌,病入膏肓。”

    “幸得药鼎宗师救治,这才捡一条性命!”

    “药鼎宗师要经过危险重重的蛮荒,某自甘请命,千里护送。。。”

    吴起微微一笑,试图让自己的脸色变得柔和一些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听着吴起的解释,脸色不由的微变,嘴角更是不由自主的下扯。。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,真的好烂!

    药鼎老人是那是谁?

    在大乾仅次于三大宗师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需要保护么?

    看着药鼎老人和楚凤儿脸上的无奈,司徒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吴起就是一个蹭车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寻求保护的意思,毕竟不论是朝廷,还宗门,或者是世家豪族,多多少少都要给药鼎宗师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吴起在他的队伍中,无形减少了很多麻烦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