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白家这些年,为宗门的确做出不少贡献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在当地也有很高的美名。。。如果门中有年岁合适的子嗣,可以收入门中。”

    “先从采药童子做起,辨识药材,三年以后,资质优异,可以进入内门!”

    “对此安排,你可满意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静静的看着白自在。

    他能够理解白自在的想法,药王谷也分内外两门。

    外门弟子打理俗世杂物,虽然看似风光无限,但却永远没有办法获得药王谷的真传,并且,永远进入了核心。

    最多也就成为一个执事,或者是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空名长老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每一个外门弟子,都渴望进入内门。

    但是,内门的要求非常的严苛。

    资质!

    悟性!

    忠诚!

    缺一不可。。。

    就算是身为谷主的药鼎老人,也不能任人唯亲。

    就在白自在以为,药鼎老人肯定会拒绝,满脸失落的时候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这才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峰路转!

    白自在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难掩的兴奋。

    采药童子!

    这个名字虽然听起来卑贱,但是却能够和药道大师日夜相处。

    如果再机灵几分,讨的大师的欢心,将会有很大的几率直接从童子变为弟子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成为真传弟子。

    凭借这些年的实践积累,耳濡目染,也能成为一个明医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不论在其他地方开设医馆,还是家接手百草堂的生意,都是非常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满意!”

    “满意!”

    “小的非常满意!”

    “谢谢宗主!”

    “谢谢宗主!”

    白自在的脑袋点的好似雄鸡啄米一般,眼睛中透露着喜色。更是不停的躬身。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旁边的弟子,见药鼎老人答应下来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急色。

    不同于其他宗门,药王谷内门弟子的名额向来是十分的稀少。。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内门弟子的竞争向来激烈。

    很多外门弟子,都在摩拳擦掌,准备大展身手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虽然没有明言,但是显然倾向于给白家一个名额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恐怕会引来谷中其他的人非议,在他看来,这样的做法,着实有些不妥当,所以这才进言道。

    “你感觉本宗赏罚有问题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的眼睛横斜,声音阴仄仄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不敢!”

    那个弟子被药鼎老人的目光盯住,顿时感觉全身不由的一冷,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白家应该得到的!”

    “为了本门的利益,全家从药王谷迁徙到这个苦寒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在这块苦寒之地,经营百年,对于宗门交付的任务,从来兢兢业业,不敢有丝毫的疏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哪位嫡传弟子的后人,愿意如此,本宗也不介意大开方便之门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了一眼四周弟子,见他们的脸上多有不服之色,不由声音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药鼎老人的话,不论是刚才的弟子,还是楚凤儿都沉默了!

    药王谷虽然是名字为谷,但是实际面积却非常的大。

    历代嫡传弟子的家人都在谷中繁衍,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城池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有药王庇护的关系。

    那里没有战乱,也没有灾祸,更没有朝廷的苛捐杂税。

    说是人间乐土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人愿意迁出药王谷。

    白家当年的行为,的确值得众人夸奖。

    而且白家利用百年时间,扎根北郡知北县这等苦寒之地,用心经营,不仅成为知北县有名的豪族,更为谷中尽心尽力的搜集各种药材。

    这种奉献,就算最苛刻的人,用挑剔的目光来看,也没有任何可以指责之处。

    而且药鼎老人没有直接给白家内传弟子的名分,只是给了一个采药童子的名额。

    “谷主英明!”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里,无不羞愧的低下头颅。

    “老身在这里谢过谷主!”

    “谷主大恩,我白家必定终生难免!”

    一身锦袍,头发花白的白老太太在侍女的搀扶下来到近前,对着药鼎老人行礼之后,面色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记得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离谷的时候,还很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白福陨落,谷中长老想要你白家继承福萌,但是是你主动要求离谷,为宗门到蛮荒之地进行开拓!”

    “此事当时,在谷中影响很大,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!”

    “谁能想到,今日再见,你我都是白发苍苍!”

    看着被侍女搀扶,但是身子骨还十分硬朗,头颅高昂,满脸骄傲之色的白家老太太,药鼎老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感慨之色。

    岁月无痕。。。

    还没有什么感觉,大家都已经老了!

    “劳谷主挂念!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未曾谷,想来谷中一切都安好!”

    白老太太看了一眼头发花白的药鼎老人,也是满脸的感慨。

    他离谷之时,药鼎老人还是没有成为宗师,更没有成为谷主。

    白马过隙,瞬间大家都已经老了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那么的刚烈!”

    “当年王长老也是因为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满脸皱纹的白家老太太,满脸唏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“常言说的好,好马不配二鞍,好女不嫁二夫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子虽然不是儒家弟子,但也知道忠义二字!”

    白家老太太抬起手掌,有些不礼貌的打断药鼎老人的话语,声音决绝的说道:

    “当年的一切,老婆子早就忘记,还请谷主不要再提!”

    白自在有些诧异的看着白家老太太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老太太年轻之时,竟然有如此的遭遇。。

    恐怕,当年的离谷,也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毕竟已经过去了将近百年,白家老太也变成了一个行将就木之人。

    其他知情人,恐怕早就故去,就算存活,身份地位也不是他能够接触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真的有心追查,恐怕也是力所不逮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自在不由的幽幽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好在,经过百年的拼搏,白家并没有愧对先祖,在知北县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营生。

    而且,和药王谷再次取得联系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