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就在众人议论之时,建在游子鸟背部上的木屋突然被里面推开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青衣,眼睛下弯,满脸堆笑胖乎乎,好似弥勒的商人走了出来,不停对着众人作揖,行礼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十分的柔和,配合他胖乎乎的身材,让人心中顿生好感。

    就算是心情再不好的人,遇到他,也会感到由内而外愉悦。

    不论是什么人,见到他们,都不会产生敌意。

    想来也正是这个原因,才能让他游走于各个大陆之间,而不被穷凶极恶之徒攻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游方商人!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来自远方的信使,也是一个离家游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几乎每天都是在鸟背上度过,所以有人将他们成为鸟生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满脸喜色和欢喜的游方商人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我要好好看看,不知有没有喜欢的物品!”

    楚凤的眼睛越来越亮,满心期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四海游商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四海行商落地的瞬间,一个皂衣衙役就满脸兴奋的冲进县衙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海游商?”

    正在批阅文的司徒刑下意识的抬头。

    四海游商是人们对游商的一个尊称,司徒刑也略有耳闻。

    传说他们的足迹遍布整个大陆,就算是充满危险的魔界,蛮荒深处,也都有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四海游商的货物都是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每次出现,都会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在起身的时候,杨寿,薛礼,吕太公,胡御道等人也听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都兴冲冲的来到县衙前方的开阔地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四海游商手中的货物,可不止有一些珍奇,还有很多秘籍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都是平常可遇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大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!”

    司徒刑因为在县衙当中办公,路途最短,所以他第一个出现在县衙前的空旷地。

    不论是本地的居民,还是南来北往的商旅,无不满脸的恭敬,急忙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司徒刑刚开始还是躲避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对这样的事情慢慢的就习以为常,轻轻的点头之后,笑着向四周拱手还礼。

    这才龙行虎步的向前。。。。

    站在游子鸟身上的四海游商,也发现了司徒刑的不同,急忙行礼,满脸的堆笑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司徒刑!”

    楚凤儿看着龙行虎步,气势惊人的司徒刑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考究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司徒刑!”

    “上次见他,可没有这么强的气势!”

    “居养气,果真不假!”

    看着龙行虎步,已经有了蛟龙之资的司徒刑,药鼎老人也是满脸的感慨。

    上次,通过命运窥视到司徒刑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那时候的他,还只是一个穷生。

    虽然气质异于常人,但是却没有现在的霸气和贵气。

    儒家亚圣孟轲曾说,居养气,想来着实不假!

    正在前行的司徒刑仿佛感觉到了药鼎老人的目光,豁然转头,两人的目光陡然在空中交错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也没有躲避。

    他目光平和,好似长辈看着晚辈,有着说不出的慈祥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司徒刑感受到药鼎老人的目光,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,目光中更是流露出忆之色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他感觉这个目光出奇的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,任凭他绞尽脑汁,对药鼎老人也没有丝毫的印象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可怕的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可是武道宗师,大脑记忆出奇的强大,说句不客气的话,就算在大街上无意遇到一个行人,数年之后,他也一定能够清晰的描述出他的长相。

    但是,不知为什么。。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有办法获之丝毫的讯息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必定是自己重要的人!”

    “否则自己不会有这个感觉!”

    “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究竟在那里见过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自己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陷入忆,满脸纠结的司徒刑,药鼎老人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淡笑。

    当年,他们的确见过。

    但是,那时候,他俩的对视,是精神层次的。

    而那时候的司徒刑的修为实在是太低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实力,根本没有办法窥探到自己的全貌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司徒刑对他虽然有熟悉之感,但却不知,两人究竟有着何等的渊源!

    “宗师!”

    “总算是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风尘仆仆,满脸焦色的白自在从城门方向跑来,看着全身白衣,头发雪白,额头处有着药鼎印记的药鼎老人,眼睛找那个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,躬身行礼,崇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白福的后人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的目光这才挪开,看着脸上沾满汗水的白自在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禀宗师,白福正是家祖!”

    “家祖当年陨落之后,家父携带我等在知北县落地生根,已经有接近百年的历史!”

    听到药鼎老人的问训,白自在不敢隐瞒,急忙行礼,恭恭敬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白福当年可是我药王谷的真传弟子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为被贼人暗算,他现在必定早就突破,成为谷中的长老!”

    “可惜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白自在那似曾相识的脸颊,不由满脸惋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先祖知道宗主如此评价,就算是九泉之下,也会安息!”

    “后世子孙不肖,至今没有一人再入谷中学习,这也我等的遗憾!”

    白自在满脸谦卑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家先祖虽然为药王谷战死,但是他们并没有什么可以倨傲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果没有药王谷明着或者暗着的照拂,凭借白家二代,三代的能力,根本不可能创下这么大的家业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白家一直以来,都是药王谷的外门。

    经常帮药王谷打探情报,搜集草药。

    今天药王谷宗主亲临知北县,对白家来说,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,如果不是担心老太太身体撑不住。

    白家老太太都要亲自在城门迎接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