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的商人统统该死!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在破坏规矩!”

    四周的商人对知北县凭借机械之利,近乎野蛮的掠夺行为,无不恨得咬牙切齿。恨不得将这些游商全部击杀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对此又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知北县府兵的战斗力,那可是经过血与火考验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就算他们心中再恨也不敢做那以卵击石的举动。

    北郡总督府

    总督霍斐然高高在上,手按长刀的陈平站在他的身后,眼睛如电的环视四周,但凡有丝毫的风吹草动,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出刀斩杀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不能在让知北县的人这么闹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要毁我北郡根基,无农不稳,无商不富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站起身形,满脸殷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总督大人!”

    “此事您一定要出面,让知北县的人这么闹下去,我等小本营生都得关门!”

    其他的商人见李东来出面,也都站起身形,声音悲愤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等损失是小,动摇国本是大!”

    “诸位说的太夸张了吧。。。”

    陈平听到众人的言语,嘴角不由的上翘,嗤笑一声,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动摇国本,呵呵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商人们被陈平嗤笑,脸色不由的微变。

    但是商人在大乾地位卑下,更何况,面对的是陈平这等手握重兵的大将,就算心中有着再多的不满,他们也不敢发泄。

    敢怒不敢言。。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闭目养神的霍斐然轻轻的咳嗽了一声,也让剑拔弩张的两人分开,

    “知北县的事情,本官也多有耳闻!”

    “不过月旬,北郡就有数十个商铺倒闭,长此以往,恐怕北郡商业真的要陷入窘境!”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!”

    见霍斐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商人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本官怎么做?”

    霍斐然轻轻的颔首,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我等的折子!”

    李东来赶紧上前,从袖子里取出一个折子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折子是我等日思冥想之后,总结出来的,只要按此进行,必定能够遏制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霍斐然没有想到,李东来竟然准备的如此完善,不由高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,有的事情不能仅仅听一面之词,毕竟司徒刑可是自己政治上的盟友。也正是因为有司徒刑的存在,自己才一直苟延残喘,没有被成郡王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所以他并没有立即表态,而是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东翁,没想到总督霍斐然也是短视之辈!”

    “顾忌这个,顾忌那个,畏手畏脚,没有丝毫的魄力!”

    “长此以往,北郡必定会毁在他们手中!”

    刘子正想到今日在总督府的遭遇,不由满脸的唏嘘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李东来也是满脸的无奈,不由重重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从先秦以后,我商家的地位就越来越低贱!”

    “到了大乾,更是卑微到了极致,竟然和娼妓等同属于贱籍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商家祖师地下有灵,恐怕也会痛哭流涕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想到商家的地位,刘子正也是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但这是国家层次的问题,不是他们这小小的商人能够改变的。

    这次更是表现的尤为突出。

    不论是高高在上的成郡王,还是牧守一方的官员,都不愿意轻易的得罪。。。

    而且最关键的是,商人一直以来,都被视为贱业。

    司徒刑重视农商的事情,没少被人诟病,更有人借此大做文章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司徒刑地位特殊,恐怕早就被儒家之人革除功名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当地的官员都深以为戒,不愿意和商人走的太近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受到时代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意识不到商业工业崛起后的强大。。。

    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恐怕一切都已经太迟。

    “东翁!”

    “为之奈何!”

    “为之奈何啊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出路!”

    李东来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,见没有人注意之后,这才压低嗓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东翁的意思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刘子正仿佛想到了,眼睛不由的一亮,有些迟疑又有些不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投奔知北县!”

    “我等本就是商人,逐利而走乃是常态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北县的事情已经不能阻止,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北郡一起沉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知北县,重新开始,相信,以我们的财力,和人脉,很快就能够东山再起!”

    李东来面色严肃,有些憧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候,我们的实力,不仅不会损伤,反而会大增!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知北县有四大家族,如果他们排外,我等很难。。。”

    刘子正的眼睛不由的一亮,但是很快又变的暗淡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那司徒刑我等虽然素未谋面,但却不是一个简单之辈!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看他的执政多有先秦影子!”

    “商家的地位在知北县也是很高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过去投靠,他定然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知北县的排外,你也大可不必担心,吕家太翁是我商家的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有他照顾,作保,定然无事!”

    李东来满脸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干了!”

    “与其在这里等死,不如拼死一搏!”

    刘子正脸上流露出纠结之色,好似陷入了天人交战,半晌之后,他的眼睛中陡然流露出一丝精光,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见刘子正下定决心,李东来的身形不由的就一松。

    两人的头颅靠在一起,小声的议论撤离的步骤,受这两人的影响,北郡商人开始慢慢的撤离。

    最后竟然形成一股暗流。。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做的隐秘,成郡王等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。

    或者说,就算他们掌握了一些蛛丝马迹,也没有丝毫的重视。

    毕竟,在他们看来,商人重利轻别离,都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,全部都走了才好!

    这样,北郡就是皇商的天下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