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知北县的商队过来了?

    知北县的货物一直以来都深受百姓的喜欢。。。

    质量好,花式新鲜,有时候还会带有明显的外域风格。

    “知北县的商行过来了!”

    刘子正听到外面的嘈杂,脸上表情不由的微变。

    知北县商行,让很多北郡商人头疼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靠近外域,有很多来自外域的商品,也正是因为这样,城内的达官贵人经常光顾。

    不过,刘子正并不担心!

    因为他的货物向来是以物美价廉而闻名。。

    知北县的价格却正好恰恰相反,也正是这个原因,某种程度上,两者之间并没有利益冲突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和北郡之间的贸易越来越频繁了!”

    “很多老家伙要坐不住了!”

    刘子正有些幸灾乐祸的想到。

    如果,知北县游商的到来,能够让北郡的同行蒙受一点损失,他是非常喜闻乐见的。

    正如后世郭大师所说的那样,同行盼着死同行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好心情很快就消失了。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到了一个近乎不可能的声音。

    花布五十文!

    快去看看吧!

    那里都抢了,去的晚了可就没了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正在内堂优哉游哉喝茶的刘子正手掌不由的一滞,眼睛更是不停的收缩。

    他经营布庄生意已经有十多年,更有自己的织布作坊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知道布匹的成本。。。

    五十文!

    恐怕也就只够成本!

    知北县的人是疯了么?

    他怎么这么便宜的出售?

    是不是搞错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子正豁然起身,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内室,因为知北县游商到来的原因,刚才还热闹非常的布庄,已经变得冷清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刘子正也顾不得这些,只见他上前一步,抓着伙计,有些吃惊,又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:

    “刚才那人说花布多少钱一匹?”

    “五十文!”

    伙计也是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学徒,对市场上花布的价格都了如指掌,知北县的价格太不正常了。。。

    难道说,知北县的花布都是残次品?

    “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给我备车,我要去市场上转一转!”

    听着伙计肯定的答,刘子正的脸色顿时班的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心中还是有着几分希望,或者说是侥幸,那就是,这些布匹是残次品,或者是只有少量。。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的人疯了么?”

    同样的事情,在北郡各地接连发生,一车车廉价的布匹,被知北县商人低价倾销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就是倾销。。。

    以众人难以想象的低价抛售。

    对当地的百姓来说是一件好事,但是对当地的商业来说,却是毁灭性的。

    因为低价倾销的缘故,本地的商品开始大量滞销积压。造成了资金链的断裂。。。

    很多根基不深的商人纷纷关门。

    就算是老牌的豪族,也只能不停的割肉,只希望知北县的商品能够快点抛售结束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显然是低估了知北县的生产能力。

    司徒刑和知北县的商人,也为他们好好的上了一课,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做资本战争。

    “东家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生产速度跟不上了!”

    “到处都是催促的!”

    一个织布工坊的活计看着身体粗壮,不停催促加速的东家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掩的苦涩。

    “跟不上了!”

    “都加班,加班!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在工期之前完成生产!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,是抢钱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谁都别给老爷掉链子!”

    东家听到伙计的话,脸色顿时变得漆黑起来,不停愤怒的吼道:

    “现在白家,吕家,田家,一个个家族都在不停的增加生产,我们也不能落于人后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都给我打起精神来!”

    “等熬过这一阵字,本老爷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听到东家的许诺,本就已经疲惫异常的匠人,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但是随即,每一个都又好似泄了气的皮球,瘫软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东家!”

    “不是小的们不努力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累了!”

    “匠人们已经连着干了三天三夜了,在这样下去,都会被累死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招人!”

    “招人!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去招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东家看着一个个满脸疲惫,强打精神的匠人,也明白此时不能逼得太紧,只能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动机,我这就去招工!”

    那个伙计听到东家的话不在于犹豫,急忙披上衣服,向大街上跑去。

    随着商业堪称爆炸式的发展,知北县的街上有着很多求工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说来也是奇怪。。。

    以前随处可见的求工者,现在竟然诡异的全部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只有在一些墙壁上,隐隐可见招工的告示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小伙计看着冷清的大街,眼睛中顿时流露出一种难言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!”

    “你是刚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别等了,托司徒大人的福气,现在的物资是供不应求,每一个作坊都在扩张规模!”

    “大街上就没有求工的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别等了,快去吧。。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老者好似看出伙计的迷茫,笑着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吧!”

    “以前这条街上可都是求工的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冷清的大街,用狐疑的眼神打量了老者几眼,小伙计有些不相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可是老黄历了!”

    “你别等了,去吧!”

    老者见小伙计怀疑,也不生气,从怀里取出一个扁平,用青铜锻造的酒壶,咕咚的喝了几口,这才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西域的酒壶!”

    “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随身携带,方便着呢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我不会骗你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整个知北县就是一个大的作坊,别说以前那么点劳工,就算再来十倍,也不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四大家族的人,都已经派人到临近郡县招工。”

    “更有人打算将作坊搬到黑山去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搬到黑山去?”

    “那里可穷着呢,去那作甚!”

    看老头说的认真不像是撒谎,伙计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周边八个郡县,哪里能比得上知北县?”

    老头抿了一下嘴巴,下巴上翘,一脸自得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劳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现在到处都是给作坊,缺劳工!”

    “黑山那个地方,虽然贫苦,但是闲散人多,而且薪酬也少。。。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