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难道司徒先生真的会如那厮所料,陷入泥潭之中,不能自拔?”

    听着药鼎老人的话,众人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狐疑。不过他们也没有全部相信,毕竟,知北县和周边诸郡县的战争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现在下结论,委实有些过早。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,刘季却有言之凿凿,而且仔细分析发现,并无道理。

    毕竟,三个郡县经营日久,这次因为暗地投靠张家的缘故,又未逢兵灾。实力保存完好。。。

    绝对不是短期内能够拿下的。

    所以,司徒刑的知北县兵马必定会陷入泥潭,不停的鏖战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样,对成郡王,亦或者刘季等人来说都是一件喜事。。。

    有了三县的钳制,众人的处境必定会大为改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季的眼睛瞬间亮起。。。。

    机会!

    这次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。只要抓住,未尝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。。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好似感觉到了什么,看向刘季的目光中的谄媚之色越发的浓郁。

    “刘君不愧是兵法大家!”

    “分析的入骨三分,让人不得不卑服。晚生北郡李家之人,谨代表家主邀请刘君到府中做客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晚生北郡竹林唐家弟子,对先生的学问甚是佩服,希望日夜可以请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晚生北郡南宫府弟子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身穿花炮,头戴儒冠的生好似得到了族中的某种指示,急忙站起身形,端着酒樽将刘季团团围住,满脸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!”

    “哪里!”

    刘季满脸的谦虚,不停的礼,看起来好似一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,但是他的眼角眉梢却出卖了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兴奋!

    喜悦!

    倨傲!

    仿佛是想到了什么,一身华袍的刘季竟然鬼使神差对着雅间的楚凤儿处轻佻的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个浪荡子!”

    “这个登徒子!”

    看到刘季那轻浮的目光,楚凤儿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,本来对刘季就不多的好印象,瞬间被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站在楚凤儿身边,白脸无须,好似家奴一般的老人豁然抬头,好似被激怒一般,目光中竟然流露出一种难言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个浪荡子!”

    “竟然胆敢如此的倨傲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儒生更是全无读人的骨气,趋炎附势,真是让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大乾承平日久,现在的儒生早就不是三百年前的儒生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些人,长于妇人之手,娇柔的很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外面乱糟糟的一切,以及好似跳梁小丑一般不停拱手的刘季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,有些批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儒家在不整顿,离灭亡之日不远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,也不都是如此!”

    “那司徒刑也是生于安逸之时,但是此人却素有大志!”

    “更于此家国动荡之时,弃笔从戎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家国大义!”

    “只要司徒刑不夭折,必定能够延续儒家数百年气运!”

    楚凤儿本来对司徒刑印象并不是太好,但是和眼前的众人比较之后,他这才发现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铮铮铁骨,竟然是那么的难得。

    见药鼎老人贬低儒家当代,难免有些抱屈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刑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,药鼎老人的神色不由的就是一滞。

    正如楚凤儿所说,在这等动荡的环境中,司徒刑的果毅变得尤为可贵。

    而且,司徒刑不仅性格,品德高尚,学问在新一代中,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。。。

    只要司徒刑不过早的陨落,必定能够成为儒家新圣人,到了那时,有他的照拂,儒家气运延续数百年绝对不是妄想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就算是药鼎老人的淡然,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一丝艳羡。

    儒家真是好运气!

    就在众人有心观望之时,大厅之中再度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“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了不起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韩信将军帅三万兵马出征,兵分三路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了黑山县!”

    “黑山县令畏罪自杀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才刚开始,怎么就可能有城池被攻破!”

    “假消息,定然是假消息!”

    “就算知北县兵锋无双,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攻下城池。。”

    刘季听到那人言语,眼睛顿时扩张,本能的感到不相信。脸颊上更有一种被人掌掴的感觉,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自己刚说知北县府兵断然不可能短时间内攻下城池。。。

    结果这个人就大声呼喊黑山沦陷。

    什么叫打脸!

    这就是打脸,而且是出奇众人想象的迅速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骤然变得安静的大堂,以及脸色微变的儒生,刘季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,看向大厅的目光中也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阴郁。阴仄仄的说道:

    “此地虽然并非军营,但是妖言惑众者,本官也有权处置的!”

    其他人的反应虽然没有如此的激烈,但脸上也多流露出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,对于知北县府兵这么短时间就攻破黑山,心中存有疑惑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听到刘季阴森的话语,那个人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僵,心中更是充满了委屈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此事并非小人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“而是确实已经发生,黑山县不抵韩信,已经易主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黑山县可是北郡有名的大县,人口众多,而且城高沟深,别说是府兵,就算面对外域的精锐,也可以数月不失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那韩信不过是一个降将,投降司徒刑不过数月,他有什么能力,攻克黑山!”

    刘季听闻韩信的名字,脸上的气色变的更加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韩信本是他看重的将领,被司徒刑挖了墙角,本以为受到反叛影响,他必定会被司徒刑忌惮,从而泯然于众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司徒刑用兵竟然如此大胆。

    丝毫不忌讳韩信的出身,竟然真的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而且,韩信也是没有辜负他的信任,奇袭黑山,数日之间就将一座大城攻破。

    这样的速度,着实让人感到咂舌。

    但越是如此,越是让刘季有一种颜面无存的感觉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