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你这个莽汉,想要做甚!”

    “本官可是六品布政使,更是无双郡马,你敢当街刺杀官员不成?”

    看着好似雄狮暴虎一般的吴起,刘季的脸色不由就是大变。就连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恐惧。。。

    不是他胆小如鼠,而是吴起的眼睛实在是太过可怕。

    好似一头饥饿已久的苍狼,随时可能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如此反应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看着刘季那怯懦的表情,吴起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的嗤笑。

    这样的胆量,竟然也敢大放厥词。真是不知所谓。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吴起那不屑的表情,刘季仿佛受到了某种难言的屈辱,脸色顿时变得赤红起来,手掌更是用力的攥紧。。。

    “兀那汉子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对刘某所说并不认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认为事情将会如何发展?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乃是少有的天骄,镇压当世的存在,岂如尔等所说那么不堪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某家推测不错,知北县府兵毕竟会以摧古拉朽之势荡平边疆!”

    吴起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刘季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刘季竟然克服了心中的恐惧。反问于他。。。

    不由的对刘季高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但是,他并不认为,刘季就有资格挑战司徒刑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司徒刑可是镇压当世的存在,任何天骄在他面前,都会黯然失色。。。

    正因为对司徒刑的了解,他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司徒刑拥有万夫不当之勇,也绝对不可能短期内将三县平定!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三个郡县虽然面积不大,但都是城高沟深,城内更储藏了大量的粮食物资,就算被异族围困也能保证三个月不失。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府兵虽然强悍,但终究是刚经历过大战,尚未修整,怎么可能短期内将三县攻下?”

    听着吴起的言论,刘季再也顾不得心中恐惧,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,瞬间高高跃起,满脸难以置信的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本以为是一个有才之士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遇到的却是一个狂妄之人!”

    “凭借知北县府兵的力量,怎么可能短时间内连下三城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正是一个狂妄之人!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“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听到吴起的言论,其他儒生的脸上也都流露出嗤笑之色。

    正如刘季所说,就算知北县府兵再是精锐,也断然没有连下三城的道理。

    要知道北郡临近外域,蛮荒,和安稳的内地不同,这里经常面临烽火,所以,每一个城池都要比内地的高大,浑厚。

    里面更储存了大量的物资,根本不担心围城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我某家狂妄,还是尔等无知,日后自然会有分晓!”

    吴起不想和这些文人浪费口舌,索性闭嘴不言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吴起不再言语,只当他怕了,言语更加的放肆。。。

    “如果司徒刑能够短时间内连下三城,某家就将面前的盘子吃掉!”

    一个头上戴着纶巾,面色有些发白的儒生豁然站起,指着面前的木盘,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,你实在是太过幽默了!”

    旁边一位略微矮小的儒生,见众人的目光都被杏张的儒生吸引,就连刘季的眼中也有几分赞许,心中难免不服,也是急忙站起身形,看着桌子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,晚生也不相信司徒刑能够短期内连克三郡!”

    “如果司徒刑能够连克三郡,晚生将这个桌子吃掉!”

    吴起看着几个目光带着挑衅之色的儒生,心中不由的好笑。

    尔等吃掉桌子,和某家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真是不知所谓!

    就在他不想搭理之时,一身华袍的刘季却陡然上前,躬身行礼,面色肃穆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位壮士,刘某乃是城中的布政使!”

    “吾观壮士乃非常人,不知壮士可有兴趣,来我城中出仕?”

    见吴起脸上流露出不以为然之色,以为吴起是嫌弃自己官职卑微,刘季的眼睛不由的一转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壮士可能不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刘某虽然官职卑微,但却深得成郡王信任,并且将女子下嫁。。。由此论来,刘某也算是皇亲国戚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招募我?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真诚,礼贤下士的刘季,吴起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面色更是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叔有女出嫁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本宫所记不错,成郡王府中并没有适合婚配的郡主!”

    听着刘季的话语,楚凤儿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迷茫,有些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皇族,特别是成郡王这等嫡系,不论是婚嫁都是了不起的大事。

    就算楚凤儿身在药王谷,也会得到通知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有此疑惑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启禀公主,成郡王府中并没有郡主下嫁!”

    “嫁给刘季的,不过是一个血缘淡薄的远房亲戚,身上虽然也有爵位,但却不是不过是一个县主!”

    就在楚凤儿询问之时,旁边好似奴仆,面白无须的老人急忙上前,在楚凤儿耳边窃窃私语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楚凤儿不由轻轻的点头,眼睛中闪过几丝了然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在皇家之中并不少见,为了维系某种关系。他们会从远房亲戚中寻找待嫁之女,给予敕封。在赏赐给下属臣子,从而即笼络了臣子,又避免自己嫁女。。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个县主,就是成郡王用来安抚刘季的工具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这个刘季是真的不知,还是装作不知,竟然真的以郡马自居。。。

    见人就说自己是成郡王的乘龙快婿。。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也纯属少见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自己那位皇兄,知道刘季的所作所为,是何感想。

    “这个刘季,倒也是一个妙人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听着两人的对话,不由轻轻的鼓掌,满脸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个无赖之徒,只是不知这个刘季妙在何处?”

    听到药鼎老人赞叹,楚凤儿不由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朽虽然不知成郡王究竟在打的什么主意,但是,恐怕要失算了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满脸真诚,礼贤下士,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的刘季,嘴角不由的上翘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