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听着众人的嘲讽咒骂,吴起的脸色不由的微变,眼睛中更流露出危险的光芒,就仿佛是一头被激怒了的雄狮。全身上下透露着一种冰冷,危险的气息。。。

    吴起的眼睛很冷,更充满了危险,不论是故作优雅的刘季,还是好似疯狗一般乱咬的儒生,都有一种人掐住脖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咒骂之声,戛然而止!

    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好似打鼓一般,升起一种难言的惴惴,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他尾椎向上蔓延。

    仿佛此时坐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病痨鬼,而是一头被激怒,露出爪牙,即将撕咬的雄狮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有一种可怕的直觉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胆敢继续嘲讽,必定会被此人暴起诛杀!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煞气?”

    “难道此人出身兵家?亦或者是从战场上经历过百死的老兵?”

    刘季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,眼睛更是不停的闪烁,在他心中更是浮现出数个推测。

    不论那一种推测。

    刘季都愿意去招惹。。。

    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功名利禄,身份都是笑话。。。

    正是有着这种认知,刘季才能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表现更是不堪,都下意识的后退,低头,竟然没有勇气和吴起对视。

    看着药鼎老人不由暗暗的摇头。

    朝廷安稳日久,百姓早就丧失了血性。

    就连这些号称脊梁的儒生都是如此的怯懦,怪不得大乾动荡,宗门窥视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怪不得他们。

    这是大势,没有人能够逆转。

    “好重的煞气!”

    “好重的杀性!”

    老神在在,一脸淡然的药鼎老人脸色不由的微变,眼睛中更是多了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来北郡了?”

    “师尊认识此人?”

    楚凤儿见到药鼎老人的表情变化,不由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师久不出谷,认识的也是一些老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和他相熟?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听到楚凤儿的问询,不由轻轻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也是!”

    “师尊什么身份,他怎么可能认识。。。”

    楚凤儿轻轻点头,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饮酒的吴起动作不由的就是一滞,脸上更是浮现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自己这个三法司当代行走,在这个女子眼中竟然如此的卑微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暴起,因为他知道。

    楚凤儿的言语虽然尖锐,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实话。。。

    不是他的身份不够,而是那个老人的身份实在是太过惊人。

    药王谷的谷主!

    医家当代宗主。。。

    在大乾,论地位,只有乾帝盘,太上道的梦神机,以及洪玄机等寥寥几人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而且,他此次前来,乃是有事相求,怎么可能发怒?

    所以,虽然心中有几分不悦,吴起还是好似闻所未闻,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“不过,如果为师所料不差,此人应该是三法司当代首席吴起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此人为何不在神都,反而出现在这等偏僻荒凉之地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眼神幽幽,过了半晌才有些疑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为了张家之事?”

    楚凤儿听到药鼎老人所言,不由好奇的打量了吴起几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虽然醉心医药,但并不是说她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,三法司首席大弟子吴起可是当代天骄。

    在司徒刑没有横空出世以前,他们都是空中最耀眼的明星。。。

    “张家已经败亡!”

    “终究是过眼云烟,不足以让三法司首席大弟子亲临现场!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听到楚凤儿的话,不由轻轻的摇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究竟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楚凤儿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不过她这种好奇很快就有了答案!

    “五劳七伤掌!”

    “这位三法司首席大弟子状态并不是太好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被医家的五劳七伤掌所伤,病气已经深入脏器,如果不妥善处置,必定会酿成大祸!”

    楚凤儿看着吴起蜡黄好似病态的脸颊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神都之中藏龙卧虎,不仅有高高在上的御医,更有数个大医,无数的良医,他为什么不早早的拔出病气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此人太过自负!”

    “他故意不拔出病气,想要凭借自己的修为导出,从而锤炼自身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他没有想到,这个五劳七伤掌这么的缠人!”

    “以前他只是肺部受损,现在不仅是肺部,就肝脏,肾脏,脾胃都受到了影响,可以说是五脏六腑全受损伤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早作处置,恐怕命不长矣。。。”

    药鼎老人看着面色枯黄的吴起,眼睛幽幽,有些无奈,又有些好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此人太过自负!”

    “也太小瞧我医家手段,否则定然不会有此之厄!”

    “师尊说的是!”

    楚凤儿轻轻的点头,满脸的认同。

    正如药鼎老人所说,吴起之所以沦落至此,纯属自己自负所致。

    也让她想到了医圣扁鹊见蔡桓公那篇脍炙人口的杂文。

    疾在腠理,汤熨之所及也;在肌肤,针石之所及也;在肠胃,火齐之所及也;在骨髓,司命之所属,无奈何也。今在骨髓,臣是以无请也。

    吴起虽然不是蔡桓公,但是所作所为,也是讳病忌医!

    如果他早早的医治,病气断然不会深入五脏!

    “难道他此人在北郡,是为了等师尊?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病容,气息混杂的吴起,楚凤儿不由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药鼎老人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楚凤儿所言未必没有可能。虽然没有为吴起号脉,但是他的伤势在药鼎老人眼中却好似黑夜中的烛火一般明显。

    就差一丝就病入膏肓!

    到了那时候,就算是药鼎老人出手,也没有办法救治。

    毕竟,医家医的病而不是命!

    但就是如此,这样的伤势,医家绝对数人也只能束手无策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丝丝病气纠缠,慢慢的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吴起此行是为了自己,也能说的过去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药鼎老人心中狐疑猜测之时,一直坐着的吴起陡然站起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