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刘季有心卖弄,自然不会刻意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四周的儒生,酒客无不报以热烈的掌声,更有人满脸讨好的站起身形,逢迎的说道: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刘郎君!”

    “此言大善!”

    “不战而屈人之兵,此乃大善之言!”

    “刘君之才,乃北地翘楚!”

    “妙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妙!”

    四周的儒生听到刘季的话语,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,好似醍醐灌顶一般。

    更有人在刘季言论的基础上进行引申,套上兵法战策。

    仿佛,刘季的话就是真理。

    刘季的判断必定将会成为现实。。

    更有人将刘季吹捧为北郡第二兵法名家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第二,而不是第一呢?

    因为在刘季之上,还有一个成郡王。

    刘季得到众人的吹捧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兴奋的潮红。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几分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假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刘季那厮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的吹捧,真是不当人子!”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么没有骨气。几个寒门出身的生见众人如此的没有节操,脸上不由的升起几分不渝。

    更有生性耿直之人想要站起,怒斥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们站起身形,就被旁边的友人拉住,并且在耳边小声劝慰。

    刘季此人不学无术,不足为虑,但是,此人却有大的靠山。不仅是成郡王的郡马,更是深得信任。。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北郡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,成郡王想要重用刘季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谁愿意得罪?或者是谁敢得罪?

    “真是不当人子!”

    “着实是不要脸皮!”

    那几个寒门儒生听到同窗的话语,脸上不屑之色更浓,不过,他们并没有和刚才一般站起身形。显然成郡王的名头,让他们心中有了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一个个满脸谄媚,没有半分骨气的儒生,以及满脸兴奋,洋洋自得的刘季。

    楚凤儿的脸色不由的变得阴沉,眼睛中更是浮现出难言的厌恶。

    她虽然自幼在药王谷长大,生性烂漫,但并不代表她不够聪明,而且皇家出生的她,自幼对权谋之术就耳濡目染。

    所以,刘季和儒生们的心思,怎么可能瞒得过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刘季满脸兴奋的站起身形,双手作揖,和四周的儒生频频点头,好似一头刚刚战胜的大公鸡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,也都站起身形,或者是高举酒樽,或者是拱手为礼。

    “事情究竟如何,尚未可知!”

    “纸上谈兵,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就在气氛炽烈之时,一个清冷的声音幽幽的传来。

    好似一瓢冷水浇入锅中,沸腾的情绪瞬间的冷却。刘季的脸顿时变得僵硬,眼睛中更是流露出羞恼之色。。。

    纸上谈兵,这可不是一个褒义词。

    而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贬义词。

    为官为将者,最害怕的就是被人打上纸上谈兵的标签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形成了这样的印象,不论人王还是上官定然都不敢重用!

    谁?

    究竟是谁?

    竟然敢如此的放肆?

    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?亦或者是说,他来自知北?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的出现,以及知北县地位的提升,现在知北县的人都以司徒刑为豪。

    而且,随着司徒刑鼓励农商。

    现在知北县商业风气大涨,无数的知北县人结成商队,来穿梭于各个州郡之间。

    或者以物易物,或者是进行交易买卖。

    大量的资金被他们带知北县。

    这也造成知北县发展速度大增。。。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在这种刺激下,开始从事商业,或者是跟随商队来经商。

    不仅是豪族,就连平民也着实的看了好处。

    所以不论是在北郡,还是在其他地方,如果中伤司徒刑,都会受到知北县人的抵制。

    不过,他很快就将这种想法抛弃。

    因为,就算是知北县商人的地位提升了不少,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自己作对。

    毕竟,在他们看来,自己是官身。

    代表的是成郡王,代表的是朝廷,根本是他们不敢招惹的存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季的眼睛越发的冰冷,在心中暗暗的决定,一定要让那个口无遮拦的人受到应有的教训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身白衣,面色蜡黄的吴起坐在酒肆之中,静静的端着尼碗,一口一口的喝着酒水,他表面看似平静,内心却早就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司徒刑是他举荐给法家的。

    也是他将他带入了三法司。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当年的一个穷儒生,竟然能够有如此大的造化。

    不过是数年不见,两人的地位竟然发生了惊天逆转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随手可以捏死的儒生,今天已经成长到就连他也要仰视的存在。。。

    真是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世事难料。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两人的关系,吴起的心又慢慢的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虽然和司徒刑见面不多,但是两人关系一直以来都算是融洽。否则,三法司的诸位大人也不会让自己成为信使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现在的司徒刑对法家,对三法司是一个什么态度?

    就在吴起心中百转千之时。

    刘季竟然面色铁青的坐在他的对面,眼睛冰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看着身穿华服的刘季,以及围绕他四周,好似狗腿一般存在的儒生,吴起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起,心中更有着一种难言的烦躁以及煞气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话可是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你再说本官纸上谈兵?”

    刘季目光逼视,声音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吴起心中烦躁,手中的酒碗被他轻轻的放下,毫不畏惧的对视去,声音清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刘季没想到吴起竟然敢如此的大胆。不仅没有害怕避,反而挑衅的对视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竟然敢如此放肆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哪里来的狂徒,竟然敢如此和刘大人说话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纸上谈兵!”

    “给你几分颜色,还真的敢开染坊!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可是我北郡第二兵法高手,岂能不如一个山野小子?”

    还没等刘季发作,跟在他四周的儒生,就好似疯狗一般跳出,不仅怒目而视,还大声咒骂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