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此事休要再提!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“朕登基之前,就曾立下誓言,朕的公主此生绝不联姻,绝不和亲!”

    “否则千年以后,后人又会如何看待大乾,又会如何看待朕。。。”

    乾帝盘满脸铁青的看着李德福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朕的态度,也是我大乾的态度!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你领会错了老奴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老奴并不是想要凤公主真的去和亲。”

    “那司徒刑,老奴见过,着实是仪表堂堂,而且此人外貌好,更有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在我神都,那也绝对是风云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固然有政治联姻的考虑,但是凤公主下嫁,并不委屈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对乾帝盘这样的反应早有预料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朕已经说过了!”

    “朕的公主,绝对不会成为联姻,和亲的工具!”

    “我大乾千万男儿竟然保护不住一个女子,岂不是笑话?”

    乾帝盘的表情冰冷,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但是李德福并没有见好就好,反而有些发轴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陛下虽然坐拥四海,恐怕对此事也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乾帝盘那好似吃人的目光,李德福急忙从怀里取出一封密信。声音肃穆的说道: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,老奴收到密报,药王谷谷主药鼎宗师携带着凤公主已经启程,目的地就是北郡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听到李德福的话语,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脸上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在这个时候,药王谷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动作?

    要知道,药王谷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。

    历代以来,药王谷都是中立,绝对不会参与到朝廷的更替争龙之中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历代朝廷对药王谷都非常的优渥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在这等敏感的时候,药王谷竟然会有动作。

    而且,就连他最疼爱的公主,也参与其中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可查清楚,他们此行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李德福对此事早有预料,急忙从怀里又取出一个情报,肃声说道:

    “禀陛下,老奴在得到线报之后,就立即联系了公主身边的暗卫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他们的禀,公主此去是去见司徒刑!”

    “根本药鼎宗师推算,公主和司徒刑有着累世缘分。。。所以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“简直就是胡闹!”

    “女子婚假,向来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!”

    “她心中还有没我这个父皇!”

    听到李德福的分析,乾帝盘顿时好似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,全身毛发炸立,身形更是好高的跃起,大声不满的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凤公主此去,恐怕是好奇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司徒刑此人是当世天骄,镇压一个时代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虽然不懂,但是哪个少女不怀春?”

    李德福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说,此去还有暗卫跟随,又有药鼎宗师在,公主定然不会吃亏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乾帝盘眼睛闪烁,重重的冷哼一声,没有再说什么,显然是认可了李德福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如果正如药鼎宗师所说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凤公主对此事也不反对!”

    “我等何不顺水推舟。。。只要那司徒刑成为了陛下的驸马,那就是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,大秦金人,不还是陛下的囊中之物么?”

    “而且司徒刑这人不仅文章写的好,而且还是一个能吏,更通兵法,手下又有一些不错的将领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他出力,那么风雨飘摇的大乾,必定能够获得一丝喘息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候,陛下就有能力力挽狂澜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乾之福,也是天下百姓之福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听着李德福的分析,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一滞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说些什么,但是心中却不像刚开始那般动摇。

    正如李德福所说,只要凤公主自己愿意,高兴,自己完全可以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获得司徒刑的效力,那么北郡必定会安稳。

    甚至四周数郡形势也会得到好转。。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大乾不仅会多了一头大秦金人,更能够获得一个天骄的投靠。

    看着乾帝盘的表情变化,李德福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在去游说,就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十分理智的闭上嘴巴。双手下垂,好似木头人一般站在一侧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李德福感觉自己都要睡着的时候,乾帝盘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给暗卫传令,一定要让他们确保公主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有最新情况,第一时间禀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看到乾帝盘满脸淡定的表情,李德福的心中不由的升起几分窃喜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“大事成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,本都能做的都为做了,剩下的就看天意了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要来北郡啊!”

    “这里刚刚经历战火,荒凉的很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身红色外袍,全身好似有火焰在燃烧,说不出艳丽的楚凤儿看着北郡大街上稀稀拉拉的人群,有几分不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药鼎宗师也不生气,十分宠溺的看了楚凤儿一眼,这才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为师是静极思动!”

    “而且,对那司徒刑心中也着实好奇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样的天骄,竟然能够力挽狂澜,以一人之力镇压北郡的乱局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世人喜欢以讹传讹,谁知当时的情景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楚凤儿皱了一下可爱的鼻子,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凤儿,莫要任性!”

    “那司徒刑乃是难得的天骄,岂能像你想象的那么不堪?”

    药鼎宗师看着满脸骄赌气的楚凤儿,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好笑之色。

    自从自己告诉她,司徒刑和她有夫妻之缘时,楚凤儿对司徒刑的态度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越是这样,药鼎宗师越是感觉有趣,时常来逗弄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说的没错!”

    “世人都喜欢夸大其词!”

    “那司徒刑就是沽名钓誉之辈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温和,却又显得放荡不羁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楚凤儿的脸色顿时变得微妙难看起来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