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什么,大秦金人在司徒刑的手中?”

    乾帝盘听到李德福的汇报,眼睛不由的圆睁,满脸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是我大乾最高的机密,就算是九王爷都不知晓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奴才不知!”

    “只是,大秦金人的确在司徒刑手中,也正是有大秦金人的存在,他才轻易的镇压了张家父子的反叛。让北郡恢复了以往的安静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看着乾帝盘的表情变化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涩,满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秦金人乃是国之重器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能流落在其他人手中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给司徒刑下旨,让他速速交出,朕绝对少不得他的好处。否则,朕必定降下雷霆之怒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想到大秦金人的威能。乾帝盘眼睛不由的收缩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,他就会变成乱臣贼子,天下人人诛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乾帝盘的命令,李德福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为难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朕的命令,连你这个老狗都敢不听了?”

    仿佛感觉到了李德福眼睛中的迟疑,乾帝盘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有几分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非是奴才不听,而是那司徒刑定然不会将金人交出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被乾帝盘的鹰眸盯着,全身肌肉不由的就是一僵,不过他并没有畏惧,反而上前半步,满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北郡见到大秦金人之时,老奴的内心中也充满了惊诧。并且老奴也曾试探过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司徒刑大人却是一口绝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大的狗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他怎么敢如此?朕向来待他不薄,没想到就连他也是一个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“传朕的命令,司徒刑的上负皇恩,诛杀!”

    虽然心中早就准备,但是听到李德福的话语,乾帝盘的心中还是充满了无尽的失落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司徒刑竟然真的不听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‘陛下,司徒刑那人素有贤名,而且尚未有纰漏,我等以何等理由诛杀?’

    听着乾帝盘杀气腾腾的话,李德福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有些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合理的解释,恐民心生变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不尊王命,就是最大的罪孽!”

    “再说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。。那需要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乾帝盘眼睛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向来以冷血著称,既然你不交出大秦金人,那么就将你诛杀。。。

    就这么霸道,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“还请陛下收成命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秦金人虽然没有完全修复,但是实力已经超出我等预期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天下三大宗师不亲自出手,恐怕难有人能够将他制伏。。。还请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李德福见乾帝盘乾坤独断,急忙上前,小声的劝解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非三大宗师出手,难以降服?”

    乾帝盘没有想到大秦金人能有如此的威能,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到大秦金人流露在外人手中,他的心中就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烦闷。

    “大秦金人一定要掌握在自己人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事情最后祸福难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用强硬手段,恐怕弄巧成拙,毕竟,司徒刑的战力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睛中流露出犹豫之色,全身的煞气慢慢消失的乾帝盘,李德福的心中不由的升起几分得意,还有一些说不出的唏嘘。

    乾帝盘真的老了。。。

    没了以前的霸气!

    如果是二十年前,同样的情况,乾帝盘定然会没有任何犹豫的出手镇压,将大秦金人抢夺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的乾帝盘却犹豫了。

    而且身上的煞气越来越轻,显然,已经放弃。。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没有立即说话,但他欲言又止的表情,却勾起了乾帝盘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奴才,有什么话要说,莫要做这种小儿女姿态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如果老奴一会有不当之处,还请陛下赦免。。。”

    不过出乎意料的是,李德福并没有立即话,而是跪倒请求道。

    看着李德福那慎重的表情,乾帝盘的眼睛中不由的多了几分凝重,不过他还是重重的点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朕恕你无罪!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谢主隆恩!”

    “依老奴看,那司徒刑羽翼已经丰满,强行镇压,绝非上策!”

    “还不如将他收为己用,让他成为陛下手中的长刀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宗门和世家这两年来,动作异常的频繁,我等已经有些力所不逮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司徒刑这等人天骄出手,对我等,对朝廷都是大善之事!”

    李德福见乾帝盘脸色恢复平静之后,这才有些试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奴才说的有些道理!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等怎么才能将司徒刑绑在大乾的战车之上呢?”

    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乾帝盘好奇的眼睛,李德福的眼睛不由的闪烁了几下,嘴巴微张,但是他的嘴巴好似被胶水粘住一般,竟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朕已经赦你无罪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大胆的说出来就是,朕定然不会怪罪!”

    乾帝盘仿佛知道李德福的顾虑,笑着满脸和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如果老奴记得不差,司徒刑尚未婚配,而陛下也有一位掌上明珠正在药王谷学艺!”

    李德福声音柔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想要用朕最疼爱的女儿去和亲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不怕朕杀了你吗?”

    乾帝盘的眼睛顿时收缩起来,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,豁然站起身形,满脸铁青的怒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还请陛下息怒!”

    “还请陛下息怒!”

    “还请陛下息怒!”

    李德福仿佛被乾帝盘的暴怒吓到,急忙跪倒,不停的叩头哀求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