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除掉黑石?”

    司徒刑满脸诧异的问道,要知道黑石可是乾帝盘最锋利的一把刀。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明白,乾帝盘为什么要自己废掉左膀右臂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的圣君,外宽内嫉,异常的多疑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三百年的发展,黑石已经渗透到大乾的每一个角落,力量太过强大,为上者忌!”

    李德福有些悲凉的笑着。

    想想难怪,他自小净身,为皇家卖命一辈子。忠心耿耿,不敢有丝毫的逾越。

    但是最后,还是被人以莫须有的理由抛弃。

    其中的悲凉,岂是一般人能够体会?

    司徒刑怔怔的坐在那里,心中暗暗自问,如果换做自己,会怎么处置?

    虽然不知答案,但是司徒刑知道,如果按照自己的心性,恐怕做的会更加的决绝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帮你保住黑石?”

    “本官虽然有些实力,但是却做不到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眉毛上挑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杂家怎么可能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!”

    “黑石是保不住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黑石最大的后台就是乾帝盘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乾帝盘已经有了动黑石的念头。这就意味着,不论如何努力,黑石终究会变成过眼云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黑石可以灭亡,种子一定要留住!”

    “等合适的时机,黑石定然会重新焕发生机!”

    看着司徒刑的脸色,李德福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,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作为报!”

    “杂家不仅会在朝中为大人斡旋。”

    “更会将黑石这些年的辛密全数托付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信任我?”

    “就不怕我过河拆桥,翻脸不认人?”

    看着李德福诚挚的目光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愣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其他人,杂家定然有所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大人却是不能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看着坐在太师椅上,气度威严的司徒刑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笃定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李德福自信的表情,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“因为司徒大人出身法家!”

    “骨子里也是一个法家!”

    李德福满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和法家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想到,李德福的信任竟然出自这个原因,心中的好奇更盛,不由笑着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法司和黑山,一直以来都是乾帝盘的眼睛和耳朵,更是他手中杀人的钢刀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在乾帝盘刻意的安排下,三法司和黑石这些年来一直争斗。并且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杀的是难解难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外人不知道的是,在每次争斗中,不论是三法司,还是黑石都给对手留了足够的余地!”

    李德福眼睛幽幽,仿佛陷入了忆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这个情况他真的没有掌握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在外人看来势同水火的两家,竟然十分默契的给彼此留有余地。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仿佛知道司徒刑心中所想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你定然是想要问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惨死在对方刀下的人并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很多人做事不留余地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司徒刑重重的点头,他这些年仔细的研究过三法司的存档,发现被黑石击杀的人员的确不少。

    同样,黑石也被三法司捣毁了数个窝点,造成不可衡量的损失。。。

    为了此事两家多次闹到御前,如果不是乾帝盘的调和,两家早就全面开战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现实下,他实在是难以想象两家竟然还都留有余地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那些人为什么没有给对方留下余地?”

    李德福轻轻的叹息一声,好似考校一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真的不知!”

    司徒刑在心中考虑半晌,但还是一无所获,只能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虽然身在三法司!”

    “但却没经过三法司的训练,更没执行过任务,这是好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们不留余地的时候。只能说明两个问题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,上峰的任务就是如此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就是那个任务必死!”

    李德福的声音很轻,但好似寒风一般,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所以,杂家这才说,大人没有经历过,未尝不是一种幸福!”

    “为了达到某种目的,牺牲是在所难免的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你的要求本官答应了!”

    “你的人可以留在北郡,只要本官在一日,不论是远在神都的乾帝盘,还是隐藏在江湖之远的宗门,都别想要找到他们!”

    司徒刑静静的坐在那里,权衡利弊之后,这才重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杂家不会让大人为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留在这里的人,不会超过十个!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年轻人,是黑石的种子,也是黑石的未来!”

    见司徒刑答应,李德福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狂喜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随着击掌的声音,关着的门被缓缓的拉开。

    一个脸色苍白,身体柔弱的小太监陡然出现在内室之中。

    “承恩!”

    “过来,拜见你的主公!”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你要像效忠我一般,效忠于他。他的命令,就是我的命令,不能有丝毫的违抗!”

    李德福看着那个眉宇之中透露着坚毅果断的小太监,眼睛中顿时升起难言的欣赏。

    这个小太监是他的义子,也是他最看好的接班人。。。

    为了打磨他,也是为了保护他,他明面上的身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太监。

    就算是乾帝盘也没有留意。

    “义父!”

    “我不离开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李德福好似托孤一般的安排,王承恩脸色不由的大变,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种难掩的悲色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还不按照杂家的吩咐做?”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你和黑石再无半点关系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看着面色苍白的王承恩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不舍,脸上也多了一丝不常见的温情。但是他是黑石首领,绝对不是那种被儿女情长所牵绊的人。所以这才狠心怒斥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