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是不是非常的难以相信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本都公也是呆愣了半晌。因为本都实在是想不出势指挥使叛变的理由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任务出现了纰漏,返神都被人王斥责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三法司的重要性,就算人王心中再是不满,也不可能立即替换他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其他两位指挥使斡旋,最后的结果定然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法家实力本就虚弱,这等分割,实在是不智之举。按照三位指挥使的智慧,断然不会做出这等错误的决定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直到昨日,本都才想明白其中的关键。。。三位指挥使真是高人啊!”

    李德福看着司徒刑的反应,没有任何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感觉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,但是总有一层迷雾笼罩,让他隐隐约约看不清楚。索性不耻下问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,你说大乾国祚如何?”

    李德福没有立即答司徒刑的问题,反而好似无相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乾帝盘乃是千古圣君,我大乾更是国泰民安,国运昌隆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嘴角上翘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还是信不过杂家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看着满嘴鬼话的司徒刑,眼睛不由的上翻,满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何必虚言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当今大乾看似平稳,实则暗流涌动,国运将尽,各路妖魔横行,这是国之殇,更是百姓之殇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此乃天意,非人力所能挽。”

    ‘乾帝盘虽然雄才大略,是一代天骄,但终究人力有时尽,不能逆天而为。。。。’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能够得到大秦金人就是最好的明证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这个大秦金人,可是乾帝盘最后的底牌。本想取出,镇压神都。。。谁能想到,最后却落在你的手中。这非战之过,而是命数不可逆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似笑非笑的眼神,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份说不出的尴尬。

    如果是忠君爱国之臣,恐怕会将大秦金人献出,保大乾社稷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没有丝毫将大秦金人交出的想法。。。

    在这个乱世,没有力量,就是一只卑微的蚂蚁。

    被人能够轻易的捏死。

    如果没了大秦金人,成郡王等人就不会忌惮。

    虽然他有很多的理由,但是却掩盖不了一点,那就是他不是一个纯臣,更不是一个忠臣。

    乾帝盘和他的关系也必定会陷入冰点。。。好在他现在羽翼已经丰满。

    乾帝盘就算是心中再多不喜,也只能以安抚为主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和法家分裂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司徒刑心中虽然好似抓到了点什么,但多少还有几分迷惑。

    “现在大乾朝局震荡,气运不稳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覆巢之下无完卵,法家这次分裂,看似无奈,其实何尝不是在为自己寻找退路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三法司这些年为陛下做了不少事情,也得罪了不少人。很多人对他们恨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食其肉,一旦大乾覆灭,第一个被诛杀的就是他们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三法司才分裂开来,化整为零,就算大乾真的出了事情,也能留下一些种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本都所料不差,神都三法司会继续分裂,会有一支力量来投奔司徒大人,到了那时,大人在法家中的地位必定飙升,手中权力恐怕不会亚于三位指挥使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杂家才想和司徒大人合作!”

    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面色肃穆,眼睛中透露着认真,显然,现在的他,已经将司徒刑列位对等的存在。

    实际上,司徒刑也的确有这么一个资格。

    大乾金人的掌控者,论战力仅在三大宗师之下,别说是他,就算是乾帝盘对于司徒刑心中有着再多的不满,也只能以拉拢安抚为上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司徒刑并不愚笨,甚至说,他比大多数人都要聪明。

    之所以很多问题想不到,不是他的智慧不足,而是资讯不够。

    听到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的话音之后,司徒刑心中快速的计算。一个个念头碰撞,绽放出智慧的火花。

    大乾朝廷不稳,国祚将尽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法家想要为自己谋取生路的话,北郡的确是一个最佳理想的选择。

    从地理位置上说,北郡在大乾的最北方,和神都距离遥远,不论是乾帝盘还是其他宗门,都有一种鞭长莫及之感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里还有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升任八府巡按,统领半个北郡。

    上有大秦金人镇压八荒,下有知北县府兵横扫天涯,这样的实力,想要庇护法家,实在是太过容易。

    所以,法家的退路在北郡,也只能是北郡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的目光慢慢的亮起,到最后更是释放出一种难言的灼热。

    “大人相通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司徒刑的目光,李德福不由轻轻的点头。满脸的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想明白前因后果的司徒刑,目光平静的看着李德福因为苍老略显混浊的双眼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杂家知道,大乾一旦灭亡,杂家必死!”

    “就算大乾侥幸不灭亡,杂家也绝对不能久活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想要插嘴的司徒刑,李德福轻轻的摆手,豁达的说道:

    “从杂家踏入黑石的第一天起,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杂家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狡兔死走狗烹,一旦朝中物议沸腾,乾帝盘必定会毫不犹豫的将杂家抛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用杂家的性命,堵住那些大臣的嘴巴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下场,杂家早就预料到,所以,并不是不能接受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杂家不能接受的是,乾帝盘竟然想要将黑石连根拔起,斩尽杀绝!”

    “想我黑石,始创于太祖年间,第一任统领乃是曹锋将军。历经数十代传承,才有今日,岂能断绝在杂家手中?”

    “乾帝盘想要杂家的性命,杂家绝无怨言,因为杂家是家奴,他是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想要将黑石斩草除根,杂家说什么也不能答应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脸色铁青,眼睛狰狞说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