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问题显得比较突兀,甚至是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但李德福却听懂了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要表达的意思是为什么会选择我?

    毕竟,现在看来,有资格和李德福合作,成为他外援的人大有人在。司徒刑并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手里有你的把柄!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背叛,更不敢过河拆桥,毕竟,如果让儒家知道你的真实身份,你的一切,都会化作乌有!”

    李德福眼神幽幽的看着司徒刑,声音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想到,李德福竟然说的如此直白,但他还是轻轻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理由,不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,掌控着黑石,朝中诸公的把柄尽在手中。如果仅仅因为这个原因,你不会和我进行结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被司徒刑再三否定,李德福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眼睛中的寒光不停的闪烁,充满了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司徒刑好似木人一般,竟然丝毫不受影响,手掌有力的抓着茶杯,轻轻的嗅着芬芳的茶香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,就在司徒刑快要失去耐心之时。

    李德福才幽幽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一些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本都手中掌握着你想象不到的秘密,可以说,整个朝堂之中,上到三公,下到青衣,都有把柄落在本公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本都公愿意,随时都可以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正因为如此,满朝文武都想要老夫的项上人头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言重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知您简在帝心,别说是外臣,就是宫内的太子,对公公也是百般逢迎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眼前的茶汤,嘴角不由的上翘,声音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司徒大人身在边疆,对朝中的事情竟然如此了解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费心,忠心耿耿,真是陛下的好臣子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轻轻的一笑,好似若有所指,又好似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法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朝中的势力错综复杂,本官也是担心哪天惹了不该惹的人,才如此的关注!”

    司徒刑好似根本听不出李德福的嘲讽,没有任何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话好似击中了李德福的软肋,或者是让他联想到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下官,外臣消削尖脑袋都想到神都,在人王的眼皮下为官,因为这样比较容易出政绩,比较容易升迁。

    但是殊不知,神都之中派系林立,看似波澜不惊,实则暗流涌动,稍有不慎踏错半步,就会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就算是李德福现在的地位,也是谨小慎微,深恐招惹政敌攻讦。

    在神都之中,宦官因为特殊的原因,是天子近臣,深得信任。

    但是,和朝中诸公有着天然的矛盾,而且是不可调和的那种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乾帝盘才如此的信任内官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李德福的眼睛才重新有了光泽,声音幽幽充满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朝中之事,不可不知,否则,脑袋搬家了都不知为了那般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本都选择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以上原因以外,还因为你出身三法司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法司和黑石一直以来,不都是对立的存在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虽然心中早有准备,但是听到李德福的答案,他还是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三法司和黑石都是大乾的情报结构。”

    “某种程度上两者是完全对立的,这也是大乾皇帝有意为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不论是三法司还是黑石,都是皇帝手中的恶犬,只有将缰绳放在自己的手中,他们才会放心!”

    “三法司和黑石互相敌视,互相监督,只有这样,皇帝才能安睡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,最了解你的人,不是你的朋友,而是你的敌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黑石一直以来,都和三法司对立,所以,最了解三法司的人就是黑石。同样道理,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黑石的人,就是三法司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了解,所以,本都才敢和你,以及你背后的三法司进行合作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眼睛中流露到出睿智的光芒,满脸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公抬爱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在三法司只是一个小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都公如果想要和三法司合作,应该和三位指挥使大人谈判,或者是和当代行走吴起沟通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李德福的理由,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笑,满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特殊身份的关系,一直以来,司徒刑和三法司都是若隐若离,也正是这样原因,他在法家中话语权并不是太重。

    李德福认为他能够代表三法司,实在是太抬举他了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太看轻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,也许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以后定然会发生逆转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法家中的地位不仅会飙升,而且会得到更多的资源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你还不知道,法家三法司已经分裂。”

    “势指挥使叛变,带着一部分人投靠了先帝遗腹子九王爷,另起灶炉,在梧州郡建立了新的机构!”

    “也正因为这个原因,三法司势力大损!”

    司礼监大太监看着受宠若惊的司徒刑,嘴角不由的上翘,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什么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三法司分裂了!”

    “势指挥使叛变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惊天消息,司徒刑全身的肌肉不由的绷紧,眼睛圆睁,嘴巴大张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晌,司徒刑才将这个消息消化。

    但是他心中还是有着浓浓的疑惑。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在这个节骨眼,法家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大的变故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因为百家打压,皇权的不信任,法家这些年一直都在收缩势力。

    本来就已经处于弱势,如果在将势力分散,势必会被对手分而击之。。。并非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势指挥使怎么可能叛变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非常的难以相信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本都公也是呆愣了半晌。因为本都实在是想不出势指挥使叛变的理由。。。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