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你怎么进入前朝陵寝的?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谈笑风生,虚与委蛇之时,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突然发难道。

    “公公,下官不知您在说什么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前朝帝陵。。。。下官一直都在北郡,未曾离去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脸上的笑容不由的就是一滞,因为这个是他心底的最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李德福是如何知道的,但是他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慌乱之色,反而满脸无辜茫然。。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去过前朝帝陵,这头大秦金人是如何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蒙骗别人可以,却是骗不了本都。”

    “这头大秦金人本已经损毁,被前朝发现后,藏在帝陵这种,试图利用王朝龙气进行修复!”

    “结果,还没等修复完毕,前朝已经被太祖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“这头大秦金人也就成为了本朝最后的底牌。少有人知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恰巧本都公就是那少数知道的人之一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小猴子,你在这里和本都抖机灵,有必要么?”

    看着李德福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司徒刑的内心不由的就是一揪。手掌更是下意识的握拳。

    就在准备暴起发难,趁机逃大营之时。

    李德福的脸色竟然变得松弛下来,好似呢喃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小子的身份真的出乎本都公预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谁能想到,名声在外的小圣人司徒刑,竟然是法家暗子!”

    “谁又能想到,竟然真的有人能够儒法双修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满脸感慨的看着司徒刑,到现在他的心中还是有几分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别说是别人,就算是他,刚知道司徒刑真实身份的时候,也是满脸的震惊,再三确认之后,这才慢慢的接受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才还坐在那,面无表情的司徒刑豁然暴起。

    巨大的拳头好似陨石一般重重的砸向面白无须的李德福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大的秘密。。。

    也是他最大的软肋。

    司徒刑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个看似和煦,没有危害的老太监竟然如此的毒辣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掩藏的秘密,在他眼睛中竟然好似不设防一般。

    死!

    必须死!

    老太监李德福必须死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一定不能泄露,否则别说自己,连法家都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的儒家可是如日中天。就连乾帝盘某种程度上,也只能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们知道司徒刑的身份,恐怕整个儒家都会沸腾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后背更是瞬间被冷汗湿透。

    “脾气这么急,这可是一个不好的习惯!”

    老太监李德福仿佛早就料到司徒刑的反应,洁白如玉的手掌轻轻的伸出,好似书包网.bookbao2兜一般罩住司徒刑的拳头。

    司徒刑只感觉自己的拳头不由的一滞,就好像是掉进了黄油的石头,速度竟然越来越慢。

    到最后更是停止在老太监面前一寸之地,在也没有有办法移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阴柔功夫!”

    “以柔克刚,就差一步就可以阴极阳生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传说大内有一套阴柔无比的功夫,叫做九阴真经,本官以前还有几分不信,但是看到公公,想来这个传闻却是真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全身好似黑洞一般不停吞噬气力的大太监李德福,眼睛不由的收缩成一条直线,面有惊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宫大内是天下最富庶的地方,有几分功法不足为奇!”

    李德福对司徒刑能够识破他的武功,丝毫不感觉诧异,微微一笑,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倒是司徒大人隐藏的才是深沉,看似普通的一拳,却蕴含多种劲力变化,阴柔交杂,变化多端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杂家痴长几年,所不得还真被司徒大人伤到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让公公见笑了!”

    “公公屏退左右,和司徒谈论此事,想来公公也不愿意让太多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公公有合适要教司徒!”

    司徒刑见一击不中,也不再出招,轻轻的收拳头,好似稳坐钓鱼台一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做大事的!”

    “就凭这份眼界,心胸,也是潜龙之姿,怪不得三法司那帮人费心费力的替你掩藏身份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出身黑石,本都公也会如此!”

    看着神色淡然,满脸轻松的司徒刑,李德福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种难言的赞赏,到最后不无羡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李德福,司徒刑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黑石虽然是一个江湖机构,但是里面的主要人员却都是太监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他们信任的,也只能是太监,或者是天阉之人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,本都公谁也没有告诉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知道此事的人,也都已经被本都公料理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大可不用担心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翘起兰花指,眼睛流转,不无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公如此费心,又想要在司徒这里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李德福虽然说的轻描淡写,但是司徒刑却不会天真的认为,李德福做出这一切,都是为了帮他。

    李德福定然有所求。

    索性,司徒刑也就不和他绕圈子,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是一个痛快人!”

    “本都公也就不绕圈子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本都公想要和司徒大人结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在野,本都公在朝,互相合作,互相照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德福见司徒刑识时务,也不再绕弯子,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都公的实力,关系想来司徒大人早有耳闻,这样做,对司徒大人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李德福的要求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。

    内臣和外臣联盟的事情,并不新鲜,确切说,是非常普遍的一种现象。

    内臣在天子身边,能够得到最精确的消息。

    并且关键时刻为外臣美言几句,必定能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而外臣,或者是拥兵自重,或者权柄赫赫,可以为内臣提供大量的财富,从而帮助他们在内廷之中如鱼得水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,司徒刑还是有一些地方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李德福虽然在内廷地位不算最高。但是手中的权利并不容小觑,黑石的统领,想要和他结盟的人如同过江之鲫。

    论权势,论地位,比司徒刑强大的人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明白,李德福为什么放着这么多高官不去结盟,反而和自己这么一个边疆小吏合谋?

    天上这难道真的能够掉下馅饼?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好事,司徒刑并没有立即答应,反而声音沙哑,却异常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