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应该如何操作?”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成郡王总算下定决心,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种运之法,虽然是禁忌,但也是大宗之法!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就是一种因果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刘季现在的气运已经低到谷底,短时间内很难恢复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要做的,就是敕封刘季提高他的气运,从而结上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如同养猪一般,将刘季的气运不停的提升,等他的气运到了强横之时,也就是王爷收获之日!”

    青衣道人对此早有准备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催生气运!”

    听着青衣老道的解释,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就是催生气运!”

    “提前透支真龙之主的气运,从而让他丧失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的气运掠夺!”

    “老道本想将此法用在司徒刑身上,但是没有想到,司徒刑的发展如此迅猛,现在更得到了人王的敕封,大势已成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,我们手中还有刘季这个真龙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将他攥在手中,我们就没有输!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面色阴郁,眼睛中透露着诡异。

    仿佛在他眼中,不论是司徒刑,还是刘季,都只是猪猡的存在。

    养肥了,就要被宰杀。

    只是,司徒刑的成长速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就好似本打算散养,过了一段时间,结果突然发现,那头猪已经变成了凶狠的野猪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有了全盘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做吧!”

    “但是,其中的凶险,不用本王说,你也明白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,否则,别说你,就连本王也会死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成郡王见青衣老道做出了详细的完整报告之后,这才重重的点头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放心!”

    “老道知道轻重!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失败,气运反噬之下,别老道摆脱不了身死道消的下场,恐怕就算是老道背后的宗门,也会受到牵连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没有万全的把握,老道绝对是不会做的!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知道成郡王的顾虑,气运之道最是微妙。

    牵一发而动全身,而且一旦反噬,其后果也是难以想象的,所以,除非是疯子,很少有人胆敢打气运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咱们俩都会万劫不复!”

    成郡王眼帘下垂,不再讲话,显然是默认了老道的主意。

    见成郡王首肯,青衣老道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兴奋的光芒。。。

    刘季!

    真龙之主。。。

    呵呵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成郡王和青衣老道算计的时候。

    正在城下好似鹌鹑一般垂着脑袋刘季,竟然好似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抬头,看向城头方向,因为他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恶意。

    仿佛有人正在算计他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,可惜,刘季不是成郡王,也不是随侯田璜,他现在只是一个县令,刚刚有发迹的迹象罢了。

    在这乱世之中无根浮萍。。。朝不保夕。

    身边自然没有阴阳家的高人。

    不,以前还算有一个。

    那就是吕太公。

    吕太公虽然不是出身阴阳家,但是家学渊源,尤其擅长面相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他和吕太公的关系已经降到冰点,自然也不会厚着脸求教。

    关键是,就算他的厚着脸皮去求教,吕太公也不会搭理。

    毕竟,因为吕雉的关系,吕太公已经彻底的倒向司徒刑。

    并且为了重新修复两家的关系,他更是鼓动萧何和韩信直接投诚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吕太公撇清关系还怕来不及,怎么可能沾染刘季?

    “古怪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呢?”

    搞不明白缘由的刘季不停的摇头,只当自己多想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!”

    “杂家在神都,可是闻名已久!”

    “杂家二十多岁的时候,还在净衣房做下等营生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如果不是恰巧入了先帝龙眼,恐怕现在早就是是枯骨一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真的是了不得!”

    一身黑色大氅的李德福笑容可掬的看着司徒刑,仿佛是一个年老的爷爷看着自己茁壮的孙儿。

    “李都公真是抬举小辈了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小辈,何德何能能够和公公相提并论。。。”

    但是司徒刑心中却不敢真的这么想。。。

    这个老太监可不是易于之辈。更不是和善慈祥的老人,因为这样想的人,早就已经变成了枯骨。

    有三法司信息渠道的他,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司礼监大太监只是李德福掩饰的身份,他真正的身份是黑石的头领。

    他不仅是乾帝盘的耳目,更是乾帝盘杀人的钢刀。。。

    很多上不了台面的事情,都是这位笑容可掬的老人在操作。

    多少大臣死的不明不白,或者是盗贼截杀,或者是被小偷误杀,或者是被仇人灭口。。。。

    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,恐怕只有乾帝盘和这位大太监心中明白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李德福是乾帝盘最信任的人,也是他最忌惮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李德福手中掌握了大量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些秘密一般曝光,就算是乾帝盘也会非常的难看。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个昏庸的皇帝也就罢了,大不了下几道罪己诏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常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。但是就算商君在世,恐怕也没有办法真的治帝王的罪责。。。

    但我们这位乾帝盘和以前的天子不同。他要成为千古以来第一圣君,所以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身上有污垢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来分析,这位大太监的地位,其实也是非常的尴尬。

    毕竟,知道的越多,也就意味着,他离死亡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这位大太监也不是一个目光短浅之辈,自然明白的处境。

    正因为明白自己的处境,所以他才和司徒刑坐在一起谈笑风生,而不是立即缉拿审问大秦金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大秦金人封存在前朝皇陵之中,是大乾太祖留下的一个后手。

    李德福岂能不知?

    所以,当他看到大秦金人的时候,心中对事情的经过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但是,他并没急于捉拿司徒刑。

    而是把他约到了密室,请人泡上香茗,好似真的爷孙相会一般。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心中也是有鬼。

    刻意奉承迎合,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坐在一起,天南地北的胡扯,外人看来倒也是融洽。

    但是,究竟几分真,几分假,恐怕连鬼都不知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