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老道突然发现,这个刘季的气运好似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在窥视的时候,更是差点被他的气运反噬!”

    “幸亏他今日接连受挫,运气低迷,这才没有出现可怕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仿佛想到了什么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,刘季气运接连受损。

    他真没有办法窥测,但越是如此,越是说明,刘季的气运不凡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听着青衣老道的解释,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凝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天子龙气的关系,成郡王没有办法修行,但这并意味着他不懂修行。

    气运越强的人,对法术的抗性越高。

    这也是法不上贵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那刘季只不过是泗水县的一个县令,虽然是大乾官员,但却是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。

    就算身上有贵气,龙气,也不足以形成反噬的力量。

    既然产生了反噬,那只能说明,刘季的命格贵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成郡王不由诧异的问道:

    “难道他的命格也是不同寻常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非常的不同寻常!”

    “经过老道反复推算,并且借助了师门秘宝,最后终于窥测到刘季命运的一角,他的气运呈现紫色,而且隐隐有着龙形翻滚!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明白成郡王的顾虑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龙形!”

    “难道刘季这厮也是潜龙命格?”

    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一缩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仅是潜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是传说中的真龙之主!”

    见左右无人之后,青衣老道上前半步,贴近成郡王的耳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真龙之主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种命格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无赖身上!”

    成郡王的瞳孔不由的收缩成一条直线,手掌更是无意识的收缩,城头上坚固无比的装饰,瞬间被他捏成粉末。

    “老道刚开始也是满心的不相信!”

    “但是气运做不得假,也许这就是命运的有趣之处吧!”

    老道能够明白成郡王心中的惊讶,脸上不由的也是升起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别说是成郡王,就算是他,也是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刘季,横看竖看,也没有一点王者风范。

    但是,事实就是事实,不论他们愿意相信,还是不愿意相信。事实不会随着他们的主观改变而改变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也一个逆贼!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,本王这就派人将他斩杀!”

    听完青衣老道的话音,成郡王的脸色不由的大变,牙齿轻咬,腮骨突出,眼睛更有凶光冒出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王爷且慢!”

    “那厮现在气运还没有衰落到极致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现在出手,除了打草惊蛇,让他逃跑以外,不会有什么别的好处。。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见成郡王将要下令,急忙上前,挡住他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成郡王下意识的停住身形,他自然明白气运的玄妙。

    也知道,青衣老道所说未尝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但是,不将他缉拿,放任自处,成郡王心中又有着说不出的烦闷。

    成郡王知道,这是念头不通达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不将这厮缉拿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和他结盟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养虎为患吗?”

    听到青衣老道的解释,成郡王的情绪慢慢的平复。眼神中的精光不停的闪烁,正如青衣老道所说,每一条潜龙都是大气运在身。

    是天地之间的宠儿。。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气运不绝,就很难将他们至于死地。。。

    反而打草惊蛇。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,要他和反贼合作,那是万万不可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虽然不满乾帝盘将皇位传给太子的旨意,更不满他乾帝盘处处限制他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,成郡王想要造反。

    相反,谁要造反,第一个放不过他的就是成郡王。

    因为大乾在,成郡王才是王侯。

    一旦大乾灭亡了,他就是一个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“王爷莫要生气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!”

    见成郡王的表情慢慢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青衣老道这才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计划!”

    成郡王横了一眼胸有成竹的青衣老道。

    按照他对老道的了解,他能如此的淡然,心中必定是有了对策。

    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担粮!”

    “王爷,可曾听说过种运之法?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从高处俯瞰泗水县大营,眼睛中神光不停的闪烁,过了半晌,就在成郡王耐心即将耗尽之时。他就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一缩,嘴巴大张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青衣老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想的是对的!”

    “老道要在刘季身上种运,培育,等成熟之后,王爷就可以收割他的气运!”

    “只要得到他的气运,王爷的命格必定会超过深宫里的那位太子!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时就算陛下和大臣都反对,也没有办法阻挡殿下成为储君。。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看着成郡王的脸色变化,顿时明白他想到了自己的计划,不由重重的点头,满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这个计划实在是太过疯狂了!”

    “而且,手段近乎魔道,如果被其他人知晓,你我都会被天下人所追杀!”

    看着青衣老道重重的点头,成郡王的脸上不仅没有喜色,反而有着说不出的恐惧。

    种运之法,听着比较文雅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却是非常可怕的魔道之法。

    将人的气运,好似庄稼一般种植培育,然后在进行收割。

    大乾大陆上,对此法早就明令禁止,已经发现就是全面追杀。。。

    在成郡王看来,此办法受益虽然惊人,但是太过于冒险。和他的利益是不符合的,毕竟他已经贵为郡王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道理去冒险,所以,他心中才有抵触。。。

    “王爷所想也没有错!”

    “但是,现在可是大争之世!”

    “各种天骄好似雨后春笋一般冒出,别的不说,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位司徒先生。也不是王爷短期内能够收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以前,自然没有什么,一年不行,两年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现在大乾国祚将尽。王爷又有多少时间蹉跎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仿佛知道成郡王的顾虑,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个种运之法太过凶险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稍有不慎,就会遭到反噬!”

    成郡王虽然知道青衣老道所说不假,但心中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王爷,想要成就大业,就必须要有决断!”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次的失败,青衣老道好似对成郡王彻底的失去了耐心,声音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整个人瞬间变得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