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现在诸位应该对司徒大人的身份没有怀疑了吧?”

    头发花白,身穿黑色大氅,头上带着冠帽,全身上下透着一种阴柔气息的李德福目光流转,被他目光注视的人,无不感到身上一疼。

    仿佛有一把锐利的宝剑,从他们身上掠过,冰冷的寒气,让他们全身的汗毛不由自主的炸立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了,大人!”

    一个个人都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头颅低垂,不敢和这个老太监对视。

    不过和表面的平静不同,他们的心中却好似翻江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这道圣旨,意味着,司徒刑真的大势已成。

    不要再被成郡王,总督霍斐然等人钳制!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北郡将会出现三个声音,总督霍斐然,成郡王,以及八府巡按司徒刑。

    萧何和韩信不由的对视一眼,他们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侥幸和兴奋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投在司徒刑门下。

    司徒刑现在出任八府巡按,他们的待遇也一定会跟着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至于说,刘季!

    他们下意识的从心里忘掉了这个人的存在。。。

    “诸位既然认同了司徒大人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那就按照司徒大人的指令做事吧!”

    “毕竟,按照陛下的旨意,黑山,泗水,郭北,知北等八郡县皆在大人的管辖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既然是泗水县的府兵,自然也要听从大人的调令!”

    披着大红外裳的吕雉见众人在李德福的眼神中全部选择了沉默,趁势取出司徒刑的令牌,高高的举过头顶,声音清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张全蛋等人面色苦涩的看着吕雉手中的虎头令牌,不知是不是要听令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们,就连刘季也是满脸的惆怅。

    怎么就这么巧!

    如果圣旨在晚来一会,自己完全可以以不知为由,拒绝接令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不仅圣旨到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李德福等虎狼环视,只要自己公然抗令,恐怕第一个拔刀的就是这些太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越发的头大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接令,难道,你想要公然违抗司徒大人的命令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对陛下的圣旨心怀不满?”

    吕雉看着为难的刘季,声音清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吕雉的斥问,刘季的脸色顿时一黑。

    明显到这个小娘皮够狠啊。。。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真的敢说。

    现在李德福等人还没离去呢,这不是要坑死自己么?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本来宣读完圣旨,准备离去的李德福等人,脚步陡然站住。

    北郡内部的争斗,他们没有心思插手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刘季真的胆敢抗令,这就不是北郡的内部问题了。。。

    正如吕雉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这是挑战大乾的制度,更是对陛下的不忠心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迟疑,不接令牌的刘季。

    李德福的眼睛顿时变得冰冷起来,四周的小太监更是将手掌放在刀兵之上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!”

    刘季脸色苦涩,好似吞了一个蟑螂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不敢在迟疑。

    毕竟,不论是李德福,还是他手下的小太监都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就会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好一个扯虎皮做大旗,吕雉,刘某记住你了!

    刘季在心中恨恨的想到。

    “末将等谨遵上令!”

    见刘季在吕雉的压迫下服软,萧何,韩信等人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有了这层身份,他们就不算背主。

    毕竟在大乾,名声还是十分重要的。。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父皇的圣旨到了!”

    “竟然敕封司徒刑为八府巡按。非常明显,这个八府巡按就是为了钳制本王的存在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站在城楼之上,看着下方战场的成郡王,看着李德福从怀里掏出圣旨,敕封司徒刑为八府巡按,不由的气急。

    但是,,任凭他心中如何不愿,也只能低头。

    毕竟,他可以不将总督霍斐然放在眼里,也可以不在乎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,但是他却不敢违抗乾帝的命令。

    毕竟,他的权势来自于乾帝盘。

    他的一切,都是来自于大乾。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惹怒乾帝,只需要一道圣旨,就能将他所有的努力化作乌有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“这个司徒刑可要比霍斐然难对付的多!”

    看着下方,樊狗儿等人脸上流露出的喜色,以及气势明显强大了不少的黑山府兵,青衣老道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霍斐然虽然是总督,但却是一个文官,他手下的陈平虽然有些才华,但在军中孤掌难鸣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则不然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虽然也是儒家,但却在军阵上有着不俗的造诣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手下的薛礼,杨寿,樊狗儿等人,无一不是人杰。”

    “想想也是让人感到妒忌!”

    成郡王眼睛收缩,不无妒忌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明白,现在考虑这些都没有益处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考虑怎么扩大自己的实力,从而在北郡中有更强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未尝不可以结盟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看着空中好似神人一般镇压八荒的司徒刑,以及站在地上,不动如山,有几分铁军气息的府兵,眼神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自己谋主的建议,成郡王眼睛不由的一缩,有些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可以考虑和刘季结盟!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声音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就他?”

    “北郡城内有名的浪荡公子,这几年不知的了点什么造化,虽然有些起色。”

    “又被司徒刑打了原形!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资格和本王结盟。”

    成郡王的脸色不由的一变,嘴角上翘,流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,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莫要小看了此寮!”

    “刚才老道趁着他气运低迷,没有护持的时候,偷偷望气,没想到真被老道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!”

    青衣老道用眼神示意亲兵护卫远离之后,以秘法遮盖天机,这才悄悄的上前半步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秘密!”

    “竟然让你如此的慎重!”

    看着青衣老道的郑重其事的脸色,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