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不能吧?”

    “假传圣旨,可是要被剿灭九族的!”

    看着手持令牌的吕雉,以及老神在在的刘季,每一个人的眼睛中都流露出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但是,正如刘季所说。

    如果朝廷真的敕封司徒刑,必定会有旨意下达。

    他们和普通的布衣不同,自然会知晓,但是,至今为止,众人都没有听到一丝风声。

    难道,司徒刑真的如此大胆?

    竟然胆敢矫旨?

    众人虽然没有将心中的想说说出,但是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躲闪闪烁的目光,吕雉的眼睛不由的一滞。

    就在她心中百转,不知如何圆场之时。

    空中陡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:

    “谁说司徒大人是矫旨?”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“谁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“竟然胆敢插嘴!”

    被一个从来没有听到过声音公开反对,本就气闷的刘季顿时爆发出来,面色狰狞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左右!”

    “将那个不知上下的奴才拿下,杖毙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左右看着面色铁青的刘季,虽然感觉暴虐,不敢迟疑,急忙上前。

    刘季现在的爆发,何尝没有杀鸡儆猴的意思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这个声音十分的陌生。。。

    并不在刘季需要忌惮的人员之列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!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真是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“竟然胆敢对督公无礼,真是该杀!”

    但是,事情显然并没有按照他的想法进行发展。

    那两个上前的士卒,还没等靠近,就被两柄细长的软剑割断了喉咙,炽热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涌出,很快浸湿了地面。

    本来围在一起的士卒好似流水一般向两旁分开。

    也将来人的身形露了出来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十几个身穿灰色大氅的身体柔弱,脸色阴柔,全身充满诡异气息的年轻人,团团护卫着一个头发花白,没有胡须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阵容,刘季不由的感到一阵牙疼!

    自己真是流年不利。。。

    本想要捏个软柿子,没想到却捏到了钢钉!

    这些人的气质,打扮,还有说话的声调,无不诉说着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天子近臣,东厂太监!

    也只有太监才会有这么娇柔的身段,也只有太监才会有这么阴森的气场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诸位公公!”

    “下官有眼不识泰山,刚才多有冒犯,还请各位大人不计小人过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者不怪!”

    刘季想明白这些,脸色不由的大变,顾不得刚刚倒地的士卒,急忙上前躬身行礼,满脸的哀求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芝麻绿豆小官,也敢在我等面前自称本官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一个外表阴柔,披着大氅的太监缓步上前,看着躬身的刘季,以及他身上象征身份的补丁,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七品县令!

    在他们眼睛里,就是芝麻绿豆般的小官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愿意,随手就能捏死。。。

    大不了拾掇一点罪证,按上一个通匪的罪名就是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大人教训的是!”

    “刘某的确是僭越了!”

    刘季感受到太监眼睛中的冰冷,全身的汗毛瞬间倒立起来,急忙行礼赔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请公公见谅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自己错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本公公应该如何惩处你呢?”

    “听说最近宫中有点人手不够。。。我看这位大人长的也算是英俊!”

    “年岁也是正好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为陛下近点心力!”

    小太监目光冰冷的注视着刘季,阴损的目光更是在他的两腿之间流转。

    仿佛感受到小太监的阴毒,刘季的双腿不由的靠拢,饶是如此,他双腿之间也是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,后背的汗毛更是根根竖起。。。

    心中不停的咒骂:妈拉个巴子的,竟然想要小爷的子孙根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小爷可是将来要成王的人,要是没了子孙根,岂不是要变成无后之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季全身的气血不由暗暗的调动,并且打定主意。

    只要这个小太监真的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将自己炮制。

    那么他一定会暴起反击,大不了从此亡命天下,或者找到一个山头落草为寇。

    刘季对自己有信心,就算是落草为寇,他一定能搏杀出一片天地!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等还有要事要办!”

    “不要和这么一个小官浪费时间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刘季就要暴起的时候。。

    站在后面的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陡然出声。

    也化解了众人的一场危机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李德福懒得吱声。

    太监都是去了势的人,心态和正常不一样,所以有时候会显得变态一些。

    喜欢折磨别人。

    别说是这些小太监。就算他,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举止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下面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他的放纵,这些小太监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不过。。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同。

    整个北郡都是烽火连天,内有张家造反,外有外域虎视眈眈!

    还有他们这次的目标,随侯田璜在其中煽风点火,让整个北郡形势变得更加的糜烂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绝对不能在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“本都督是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,司徒刑大人被敕封为八府巡按,是陛下亲笔!”

    “本都此次前来,带了陛下的手!”

    “诸位不用怀疑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环顾四周,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之后,这才从怀里取出一份明黄色的圣旨。

    这是乾帝盘敕封司徒刑为八府巡按的圣旨,随着圣旨的缓缓展开,众人还能在上面看到三省的印章,以及诸位大人的亲笔签名。

    中省!

    门下省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显然,这份圣旨已经通过了三省。

    是一份完全具有效力的圣旨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圣旨?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真的被敕封为八府巡按!”

    “一步登天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一步登天啊!”

    “以后,北郡的天要变了!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李德福手中慢慢被展开的圣旨,顿时疑惑尽去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