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无耻之尤!”

    “真是无耻之尤!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如同司徒大人所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刘季这厮果真隐藏在暗处,危险之时逃遁,见功劳之时,出来抢夺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明主,不保也罢!”

    看着面色如常,没有任何羞愧之色的刘季,韩信不由的轻轻摇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大踏步向前。

    “韩将军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想到韩信如此,难免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良臣择主而事,韩某这就去拜见司徒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,收留我等!”

    韩信仿佛早就预料到众人会如此的询问,头也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韩将军这是何为?”

    “可是刘某往日所为,有不当,让将军不满之处?”

    “将军大可放心,只要有不满,尽管诉说,本官自然如数满足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可是刘某的肱骨,失去将军,刘某就好似失掉半壁江山。。。呜呼哀哉!”

    刘季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急忙上前两步,拉着韩信的衣袖满脸的哀求,眼角之中更含着泪水,让人看起来说不出的心疼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主公竟然落泪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脸上带着哀求之色的刘季,围在四周的士卒,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们的内心中更泛起一种难言的心酸。

    毕竟,在他们看来,男儿是有泪不轻弹的,而且刘季的身份贵重。

    生来就是豪门公子,现在正是一方主官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当众流泪,对众人来说冲击,不亚于一场核爆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不能如此啊!”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不能如此啊!”

    张全蛋等拥护之人,见刘季如此反应,心中不由的一揪,没有任何犹豫的跪倒在地,满脸的感动。

    “将军如果还是不原谅刘季!”

    “刘季这里给将军跪下了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刘季见韩信脸上还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厉色。不过他并没发怒,反而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,单膝跪倒。

    在他的想法中,只要他做出这种礼贤下士的姿态。

    不论是韩信,还是萧何,都会被感动,并且改变心中的想法。。。

    而且会主动上前搀扶,毕竟他可是真龙之主,命格尊贵。

    岂能真的跪下?

    至于吕太公。

    没有吕雉这个鸾凤命格,吕太公又能有多大价值?

    但是,刘季的如意算盘明显的要落空了。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他如此的礼贤下士,不论是韩信还是萧何,都会感动的誓死以报。。

    但是经过刘季抛弃大家逃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又遇到司徒刑这样的明主对比。。。。

    因为不论是韩信,还是萧何,都已经彻底的认清刘季的本性。

    所以,不论刘季如何的哀求,如何的礼贤下士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眼中都是那么的虚伪,就如同鳄鱼的眼泪一般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,不论是萧何,还是韩信,心都好似磐石一般,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变化,让刘季的如意算盘全部落空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面色清冷,不为所动的韩信。。。。以及自己行礼的姿势。

    刘季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半曲的膝盖停在那里,下去不是,上来也不是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看着刘季那羞红的脸色,以及装腔作势的态度,萧何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不屑和冷笑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!”

    “争霸天下固然需要手腕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待人以诚也非常的重要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此,将士不能归心。不如此,百姓不能乐业,不如此大业不能成就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萧何的话虽然很轻,但是刘季却有一种被小鞭子打脸的感觉。

    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火辣。。。。

    好在,他的脸皮早就千锤百炼,更不知羞耻为何物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将两人留下,就算遭受点屈辱又能算的了什么。。。

    “萧先生教训的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刘季自然谨记在心!”

    “还请萧先生留下,刘某必定日夜谨遵教诲,持弟子礼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垂涎着脸,顺杆上爬的刘季,就算萧何心中也升起一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这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你的冷嘲热讽,挖苦讽刺,对他来说,就好似春风细雨一般。。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萧某才疏学浅,当不得大人之师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刘大人让开道路,放萧某离去。。。”

    身穿黑衣面色清冷的萧何,看着刘季那堪称拙劣的表演,索性不再虚与委蛇,不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!”

    “还请让开道路,韩某也要过去!”

    韩信见萧何已经撕破脸皮,也不再多言,目光冰冷的看着刘季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看着当众打脸的韩信,刘季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冰冷起来,眼睛中更有寒光浮动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迫于形势,恐怕他早就暴起伤人。

    “两位真的要舍刘某而去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听着刘季那威胁气味十足的话语,不论是萧何,还是韩信都不由的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八府巡按司徒刑大人有令!”

    “调萧何,韩信,吕太公三人帐前听令,担忧违抗阻止者,以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一直好似透明人存在的吕雉,见事情已经明了,萧何,韩信已经表态,这才轻轻上前,掏出一枚青铜铸造的令牌。

    面色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八府巡按!”

    “本官怎么不知晓?”

    刘季看着那块雕刻着虎头的命牌,眼睛不由的闪烁。

    “朝廷并未有通传,此命令,不会是吕小姐假传圣旨吧?”

    八府巡按,是大乾中一个举足轻重的官职,负责八个郡县的政令,军务。

    权利之大,不亚于半个总督。

    如果,司徒刑真的被敕封为八府巡按,那么,他就有和成郡王分庭抗礼的资格,以及实力。

    刘季论身份只是一个县令。

    远在八府巡按之下,所以不论是心中多么不满,他也只能接受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他心中还是有几分侥幸。

    毕竟,据他所知,这个任命还没有下达。。。

    否则,他也不会趁司徒刑不再的时候,暗算知北县府兵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这才如此的疑问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