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萧何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随着韩信的叩拜,萧何也单膝跪倒,对着司徒刑站立的方向,面色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萧何还有韩信的举动,他们身后的士卒都默然了。

    萧何和韩信在军中的威望很高,反而身为主公的刘季,因为无赖,因为不学无术等原因,一直以来都被士卒诟病。

    今日,韩信和萧何投靠司徒刑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并没有多少抵触。

    所担心的,不过是会不会被重用?毕竟他们也算是背主之人。

    结果,司徒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打消了众人心中的顾虑。

    萧何成为了八府内使,掌管八府内政,论权利,已经相当于半个总督。

    韩信更是一步登天,封台拜将,这是武者最高荣誉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这两个命令,让所有人都默然了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大的信任?

    所以,就连一直阻路的张全蛋也愣愣的站在那里,他扪心自问,如果,有人如此待他,他会不会背主?

    虽然内心一直在说服自己,不会的,不会的。。。

    自己绝对不会做出这等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还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,鸟择木而栖,人择主而事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有了司徒刑命令的韩信,心中再无犹豫,站起身形,抽出腰间的长刀,直指张全蛋,眼睛中的决绝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。

    那就是,他彻底的下定决心,一定要投靠司徒刑。

    谁敢挡路,就是他的生死大敌。。。。

    萧何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他手上的宝剑,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今日,谁敢阻路,谁就得死!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看着韩信和萧何两人的态度,张全蛋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韩信和萧何在军中的地位很高。

    两人的能力更是强悍。。。。

    仅凭他自己,根本不可能是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让开道路,又难免陷入不忠的尴尬境地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他背后的士卒,也是一脸的纠结。。。。

    同室操戈!

    如果在阻挡,就难免同室操戈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即将对昔日的同袍出手,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难过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反了!”

    “反了!”

    “韩信,萧何,竟然敢造反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刘季偷偷的看着自己军营中的变化,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满脸愤怒的咒骂道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在这等关键时刻,萧何和韩信竟然胆敢背主。

    反戈一击,背腹受敌!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统统该死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将他们全部诛杀!”

    刘季受到了刺激,眼睛顿时变得猩红起来。全身的气血更是不停的沸腾,在空中凝聚成一条赤龙的形状。

    手中的赤霄宝剑,受到他情绪的刺激,不停的嗡鸣,好似一头苏醒的恶龙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刘季的脚步轻轻移动,准备上前将二人斩杀,以解心头之恨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走出几步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诡异的停住。。。

    眼睛中的愤怒,猩红更是慢慢的退去,目光多了一丝理智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现在将此二人斩杀,只会导致军心大散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不论是萧何,还是韩信,都是天下少有的俊才,某现在大业未成,就这么斩杀,着实可惜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虚言安抚,等大业成就之日,在秋后算账。。。”

    仔细琢磨半晌,将所有的可能都想到之后,刘季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阴郁。

    去,一定要去!

    泗水县府兵是本官的本钱。

    不能就这么抛弃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季没有任何犹豫的拔高身形,在空中划出一个好似游龙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百转千之时,空中陡然出现一道黑影。

    一身官袍的刘季竟然在众人震惊目光中,飞掠而。并且在众人的诧异的目光中落地。好似根本没有看到场中诡异的气氛,脸上没有任何尴尬,理所当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张家逆贼!”

    “真是该死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泗水县府兵用命,才有今日的大胜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自然会为诸位请功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不论是萧何,还是韩信,亦或者张全蛋等人,脸上不由的都流露出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这得多大的心,才能如此。

    难道他就不知人心的变化么?

    “大人既然抛弃我等,独自逃生,怎么又突然转!”

    众人虽然没有说些什么,但是眼睛中的情绪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位主官,怎么可能获得众人的信赖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冷漠的眼光,刘季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悲愤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低垂着头,满身萧索的踱步。用一种近乎凄凉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本官知道大家在怪。。。怪本官独自逃生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真的都误会了!”

    “本官并没有逃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敌军势大,而且他们的目标就在本官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离去,只是才能为众人争取一线生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本官的决定是对的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安然无恙,本官心中甚慰。。。”

    刘季不知是真情流露,还是什么原因,说道最后声音竟然变的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士卒,仿佛是受到这种情绪的影响,看向他的目光也不像刚才那么冷淡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司徒刑在此,必定会大声喊。

    影帝!

    影帝!

    不给一个小金人,对不起刘季此时的表演。

    “本官真的不是那种冷血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大家能够更好的活着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我的兄弟!”

    “本官自然不会遗弃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周围人的表情变化,刘季的眼睛深处不由的升起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任凭你们如何,终究摆脱不了刘某的手掌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心中还是有着几分不舒服的感觉,因为他从萧何,韩信等人的目光中竟然看到了一丝淡淡的奚落。

    吕雉的美丽的眼睛中,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恶心,仿佛他刘季就是一个臭狗屎。。。。

    最让他感觉糟心的是,他们的眼神仿佛在说,现在,请开始你的表演。。。

    这种眼神,让他的心中说不出的苦涩。

    仅有的一点成就感也变得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事?

    难道,他们看穿了自己的心思。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