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杀破狼三星合一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难得的帅才!”

    “可惜,不能为我所用,真是平生憾事!”

    看着空中聚集在一起的三星,以及沐浴在星光当中,手提着沙武吉人头,仰天长啸的杨寿,成郡王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阴郁。

    恨不得将杨寿斩杀当场。。。

    在他心目当中,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为我所用,一种是不为我所用。

    不为我所用的,一定要斩杀,免得他投奔他人。

    成为自己的敌人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看着空中站立,好似神人的司徒刑,十分理智的将这种想法掐灭。

    司徒刑可是一个狠人。

    他如果真的胆敢攻击杨寿,司徒刑定然强势镇压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和成郡王同样想法的还有刘季。

    正如吕太公预料的那样,刘季逃跑之后,并没有远去,而是隐藏在附近的一个小山丘上,偷偷的观察着战场上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他的根基在泗水,他的兵卒在泗水,他怎么可能舍得放弃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杨寿成就杀破狼格局时,眼睛中不由的也是流露出一丝懊恼,以及不忿。

    他司徒刑,何德何能,竟然能够有这样强大的将领投靠?

    妒忌好似毒蛇一般撕咬着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知不是司徒刑的对手。。。

    恐怕他就早跳出,镇压杨寿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好在!”

    “我手下还有萧何,还有韩信!”

    “那韩信虽然出身卑微,也没有上应天星,但是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将才!”

    “只要用心培养,未来必定是一个帅才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季的脸色才变得好看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起身,到营地之时。

    泗水县大营突然发生巨变。。。。

    萧何,韩信,吕太公等人竟然悍然起兵,同袍相残起来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发生同袍相残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仅是刘季,就连站在城头之上的成郡王等人也是满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在战争即将结束之时,泗水县大营竟然会发生哗变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萧何,韩信,吕老头,你们竟然敢背叛主公!”

    一身甲胄,好似铁塔一般的张全蛋满脸愤怒的伸出手指,指着萧何等人。

    “特别是你吕老头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一直以来,都对你不薄,你竟然敢鼓动众人反叛!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张全蛋的挖苦,不论是吕太公,还是萧何等人脸上不由的都流露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他们背后的士卒,眼睛中也流露出躲闪之色,不敢和张全蛋等人对视。

    毕竟,反叛这个词汇,并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就算有再多的理由,反叛就是反叛。恐怕日后,也会被人防备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的确是没有办法。。。

    现在不投司徒刑,难道要坐视被瓜分不成?

    而且他们心中对刘季真的绝望了,今天他刘季可以独自逃脱,明日未尝不会。。。

    而且吕太公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对。

    刘季这样的人,只能同苦难,不能共富贵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改投明主。

    所以,任凭张全蛋如何辱骂,众人都没有任何退缩。。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否则不要怪我等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韩信的眉头不由的皱起,这次改头虽然是吕太公张罗,但是韩信从内心是认可的。

    毕竟,他不想因为阵营的关系,被人闲置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,有人出来阻止,他最是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等投到司徒刑那里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就会重视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虽然不是降将,但也是反叛过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受到重用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现在大错还没有铸成,还可以头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以主公的度量,定然不会生气记恨。”

    张全蛋显然是看到了众人眼睛中的躲闪和犹豫,细声的劝解道。

    “头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头!”

    看着士卒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心动。吕太公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,但是他并没有慌张,仔细琢磨半晌之后才脸色冰冷的说道:

    “刘季此人!”

    “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的主公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同苦难,但是绝对不可以同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常言说的好,狡兔死走狗烹,飞鸟尽良弓藏!”

    “诸位不是想要如此吧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不是这样的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张全蛋脸色不由的大变,有些不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莫要污蔑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他刘季是什么人,大家都知道,何况虚言诓骗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这样的人,会独自逃跑?”

    吕太公不由的冷哼一声,满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议论争执不下之时,一身便装的吕雉,竟然在亲兵的护卫下,来到了泗水县大营。

    泗水县大营现在人心涣散,竟然也没有人阻拦。

    让那辆巨大的机关车直直的来到帅营之前,随着机关车车门打开。

    一身便装的吕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雉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看着披着大红斗篷,人比花娇的吕雉,吕太公不由的上前两步,满脸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的话,吕雉都听到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也都听到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他特命令吕雉送来两面令牌给萧先生还有韩将军!”

    吕雉看着吕太公那关心的神色,不由微微的一笑,轻轻点头之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什么令牌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吕雉的话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下了两道命令!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给萧大人的,一个是给韩将军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众人迷惑的神色,吕雉不由的微微一笑,满脸洒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萧大人在内政方面的才华,司徒大人非常仰慕,想请萧大人出任内使,否则属地所有的内政!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的内政么?”

    萧何的眼睛不由一滞,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萧大人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现在的领地是知北县,但是,过不久,他的领地就会包含黑山,泗水,郭北等八个县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可能还不知道,乾帝盘早就下旨,敕封司徒大人为八府巡按,掌握北郡八府之地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恭请萧大人出任八府内使!”

    吕雉看着萧何的表情变化,心中顿时明了,萧何是嫌弃官职有些不够。

    毕竟他在泗水县就是内丞,统领一县内务,虽然知北县要比泗水县繁华不少,但毕竟也只是一县之地。

    不过吕雉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人之常情,而且这种情况他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所以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八府之地!”

    “全部交由萧某掌管?”

    萧何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的令牌在此,这还能有假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司徒大人说,先生之才,八府之地尚有委屈,来日封地尽数有先生管理!”

    吕雉轻轻的点头,满脸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真是如此说?”

    听着吕雉的话,萧何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在得到吕雉肯定答之后,萧何不知为何,心中竟然升起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是他在刘季身上从来没有体会过的。

    明主!

    这样的人才是明主!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的人,才值得效忠。。。

    “不知司徒大人对末将可有安排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激动的萧何,韩信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艳羡。

    八府之地!

    那可是接近数十万的人口。。。

    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萧何能够成为八府内使,统领内务,真是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司徒刑能够给他这样的待遇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想到合理,他不由的心中也有了某种期许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,让吕雉给将军带一句话!”

    吕雉没有直接宣布任命,而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韩信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好奇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说,以他之才,最多带二十万兵马!”

    “不知将军对此是否认可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韩信不由的一愣,没有想到,司徒刑让吕雉带的话竟然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立即答,而是闭上双眼,思量半天之后,才认真的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虽然天资聪慧,但毕竟不是兵家出身,统帅二十万兵马,已经是极限!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韩信的答,眉头不由的轻轻皱起,吕太公眼睛中更是流露出孺子不可教的神色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如此。。。

    也不能说的如此直白。。。

    这不是得罪人么?

    如果司徒刑是一个心胸狭窄的,岂不是要因为这个记恨与他?

    话已经出口,更改已经不可能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论是萧何,还是吕太公都不由的摇头,这位韩将军真是军事上的天才,政治上的傻瓜。。。

    “将军果然是一个实诚人!”

    “也在司徒大人的预料之内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到韩信的,吕雉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满脸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让吕雉告诉将军!”

    “韩信点兵多多益善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之能,可以统帅百万,千万大军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听着司徒刑的评价,不论是韩信,还是众人,都不由的呆愣当场。

    韩信点兵,多多益善!

    这是多高的评价啊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司徒刑竟然用这么高的评价,来评价韩信。。。

    韩信两眼顿时通红,满脸感慨的对着司徒刑方向行礼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最了解他的人,不是刘季,也不是萧何,反而是素未蒙面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“士为知己者死!”

    韩信真的有一种慷慨赴死的冲动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刘季如此待他,他何须另投他人。。。

    “战事结束后,司徒大人必定垒土为台,拜请将军为帅!”

    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吕雉再度扔下一个炸弹。

    本来心中还有些惴惴的韩信,在也不犹豫,单膝跪倒在地,对着司徒刑的方向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“末将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